山西官场地震

image

截至8月29日,山西官场地震已有7名省部级领导被查,省委1/3常委落马。而就在现存领导班子表态拥护中央之时,中共的反腐大锤亦不曾停歇。8月27日上午,晋能集团董事长刘建中被纪检部门带走,而就在20多天前,该集团总经理曹耀丰也已被带走。这家山西省最大企业(按总资产排名)的一二把手再次上演被“双杀”剧目。

据陆媒《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虽然中共相关部门目前还没有公布刘建中被调查的具体原因,但其与山西前首富张新明的亲密关系在山西煤炭圈也是为人所知的。报道援引不具名消息人士的消息称,山西煤企高管与官员的关系错综复杂、彼此交叉,被查原因不会是单个,在刘建中被调查的事件中,张新明可以算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刘建中与张新明有关系,而且很硬”。

官方资料显示,晋能集团是2013年2月25日经中共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2013年4月24日,由山西省国资委和11个市国资委出资,在原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与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的基础上合并重组正式成立,是以煤炭生产、电力、燃气、新能源等产业为一体的现代综合能源集团。成立时,原山西煤销集团董事长刘建中当选为晋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公司2013年成立时名字为晋能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5月份揭牌后更名为晋能集团。在2014年发布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晋能集团以营业收入370.86亿美元排名第309位。

一二把手先后被查

据陆媒《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刘建中被带走调查事发突然。晋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其被带走的时间应该为8月27日上午。因为前一天他还在大同分公司走访调研,原计划8月27日下午赶到阳泉市,但是没想到突生变故,阳泉分公司未能等到集团董事长的到来。

报道称,刘建中事发前,已经在晋能集团下属的8家市级子公司进行了调研,阳泉分公司为其计划走访的第九站。晋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带走刘建中的是纪检部门。晋能内部已有部分高管知悉,目前刘建中的工作由山西省国资委的一位负责人代为主持。

另据未经官方证实的消息显示,在刘建中被查前20多天,晋能集团另一位高管曹耀丰已被带走。据悉,曹耀丰的职位是晋能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在晋能集团内部处于“二把手”的位置。

在晋能集团内部刊物《晋能》报上,曹耀丰的最后一次行踪是7月23日,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在晋能集团晋银公司宗银加工厂调研,曹耀丰和晋银公司董事长田军曾陪同调研。在此前一天(7月22日),晋能集团召开的上半年经济运行分析会上,曹耀丰还作了讲话,对该集团今后的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不过在7月29日,晋能集团召开的三季度总经理安全办公会上,出席的晋能集团公司领导名单中已经没有了曹耀丰的名字,之后曹耀丰的踪迹亦再没出现过。但目前打开晋能集团官方网站,其管理团队一栏中刘建中、曹耀丰的名字依旧在列。

对于上述两人被带走的原因,目前尚无任何官方消息进行确认或者披露。

两人均曾任职山西焦煤

对于刘建中其人,晋能内部人士及与其有过交往的业内人士对其评价为有才能、有涵养,甚至带着学者气质。据悉,现年58岁的刘建中,拥有南开大学EMBA和中国矿业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

刘建中曾一手主导了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和山西国际电力集团的重组。2013年2月25日,经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2013年4月24日,由山西省国资委和11个市国资委出资,在原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与山西国际电力集团的基础上合并重组正式成立晋能集团。此后,刘建中出任晋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一职。

而从晋能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曹耀丰的履历来看,其与刘建中的工作一直有交集。具有高级工程师职称的曹耀丰现年49岁,从霍州矿务局白龙煤矿生产科科长做起,一路升迁至霍州煤电集团公司董事、党委委员、总经理;2009年8月之后任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及霍州煤电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早在2011年,曹耀丰就已成为山西煤炭运销集团的总经理。随着晋能集团的成立,曹耀丰也再次升迁,出任晋能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等职。

报道援引晋能内部人士的消息称,如果真要找两个人的共同点,那就是两个人都有山西焦煤集团的任职经历。

2014年6月份,陆媒《财经》杂志的一则报道称,有迹象显示,山西焦煤集团原董事长白培中的案子被重点查办,山西焦煤集团内部有多名高管被中纪委谈话,同时内部亦有高管被查。此外,山西煤销集团副总经理姚海平亦被查,且已经于2014年5月份被下达免职文件。

另有知情人士的消息,目前刘建中是否是简单地协助调查还难以确定,原因除了可能和山西焦煤集团有关之外,山西煤销集团过去多年行使行政收费职能,也容易滋生腐败。

与山西前首富张新明交集

陆媒报道称,虽然刘建中被调查的具体原因还没有官方说法,不过这恐与山西前首富张新明有脱不开的关系。从张新明与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一场关于大宁金海煤矿(下称“金海煤矿”)矿权之争的官司也可以看出,刘、张二人早已相熟。

2004年3月,张新明在晋城市阳城县投资了1,800万元,获得金海煤矿60%的股权。2005年,张新明和拥有金海煤矿40%股权的北京鑫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鑫业”)均遭遇资金短缺,无力缴纳后续煤矿资源价款。因此,当年10月,张新明之子张文扬、北京鑫业与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晋城分公司阳城县公司(下称“阳城煤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分别出让13%、15%股权。其中,股权转让价格为30万元/股,阳城煤运付出了840万元的股权转让金。

另外,作为合作内容的一部分,阳城煤运通过银行向山西金业煤焦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业集团”)旗下的跃峰洗煤厂和北京鑫业分别提供了借期6年的2.8亿元委托贷款。获得金海煤矿28%股权后,阳城煤运缴纳了6,100万元资源价款,该采矿权得以延续。

2006年3月,阳城煤运正式向跃峰洗煤发放委托贷款8,000万元,并于当年年底再次发放两笔共计1.23亿元贷款。不过,贷款发放后,跃峰洗煤厂却并未依约偿还相关利息。随后,工商银行阳城支行和阳城煤运一起把金业集团告上法庭,经省高院、最高法院两级审判,判决跃峰洗煤厂归还该委托贷款本息。后经强制执行,2012年才从金业集团索回2亿元。

报道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作为国企的阳城煤运如果拿不回这些委托贷款就是涉及大额国有资产损失,是非常严重的。不过,此时刘建中还没有到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任职。

2007年初,张新明又遇到棘手问题:金海煤矿采矿许可证已过期,若不缴纳剩余1.12亿元价款,就无法换发新证,而其本人和北京鑫业依然无力缴纳。这次,张新明找到了他的老搭档、老对手——山西沁和能源集团董事长吕中楼。经过一系列运作,张新明持有的46%股份、北京鑫业持有的15%股份转让给沁和投资,股权转让价格和2005年转让给阳城煤运的价格持平,沁和投资为此支付股权转让金1,830万元。同时,沁和投资还为北京鑫业提供3.75亿元的五年期无息贷款,张新明提供担保。2007年底,金海煤矿的股权结构变为沁和投资持股62%、阳城煤运28%、北京鑫业10%。

在中国官场一向有“晋官难当”的说法,这里的“难当”不仅仅指山西这个煤炭大省多名前高官因矿难而获咎,更为深层次的是在巨大的利益之下,山西官场包括本土晋官、外来官员及太子党、官二代等各方势力的盘根错节,以及在此之下官商勾结积重难返。中共十八大后,反腐风暴狂袭,山西官场的腐败已揭开一角。山西已有6名前任及现任省委常委接受了调查。种种迹象显示,作为山西“一把手”省委书记的袁纯清,亦在此轮山西官场地震中被波及,败走山西官场可以说已成定局。在此前的山西省委常委会上已罕见由“二把手”李小鹏大唱主角,而在最新一期《求是》杂志所刊袁纯清谈反腐的文章更是罕见地出现了波折。

山西常委会李小鹏罕唱主角

今年开展了一系列调查之后,中纪委8月29日公布山西省委常委兼统战部长白云及副省长任润厚被调查消息。至此,第十届山西省委11名常委中,今年已有5名常委落马,加上之前已调出山西的中国科协原党组书记申维辰,山西省已有6名前任及现任省委常委接受了调查。中纪委网站的数字显示,该省至少还有其他17名官员因涉嫌腐败或滥用权力而受到了调查,这其中包括山西省会太原市的公安局长等。

对于白云及任润厚的被调查,山西省委和省政府8月30日分别表态拥护中央决定。省委常委会是该省权力最大的管理机构。不过,官方报道却笼统地以“山西省委表态”“山西省委认为”、“山西省委要求”为主语,绝口未提省委书记袁纯清的名字。相反,在关于省政府扩大会议的报道中却说“山西省政府党组书记、省长李小鹏主持召开”会议,作为山西“二把手”李小鹏在拥护中央表态中大唱主角。

报道说:“30日,山西省委表态,坚决拥护中央决定,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积极配合中央纪委搞好案件调查工作,无论什么人、什么地方出现腐败现像和腐败分子,都要坚决反对、坚决清除。”报道并提到“要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

报道还引述由李小鹏为首的山西省政府党组表示,坚决拥护中央决定,坚决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8月31日,《人民日报》第四版发布广告,公布了9月1日即将出版的《求是》杂志(2014年第17期)目录。目录显示,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将发表题为《切实落实主体责任 旗帜鲜明反对腐败》的文章。然而,在已出刊的该期杂志中,该稿不在《求是》官方网站“推荐阅读”中,而《人民日报》网站人民网更是罕见地删除了《山西省委书记<求是>谈反腐》的报道。观察人士指出,种种迹象显示,袁纯清败走山西官场已成定局。

袁纯清被指平调闲职

有消息称,山西官场地震将祸延省委“一把手”。据称,袁纯清已被正式免去山西省委书记一职,将会在山西即将召开全省党员干部大会宣布,预计将会另有任用,或入京担任闲职。而中共中央8月31日就宣布,巴音朝鲁任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不再担任吉林省委书记。外间普遍认为,吉林官场此次重大变动,是为今日山西官场权力调整作准备。消息指王将接任袁出任山西书记。

袁纯清2010年5月开始担任山西省委书记。在此之前,他曾担任陕西省委副书记和西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1997年至2001年,袁纯清曾在中纪委任职,担任中纪委常委、兼中纪委的秘书长。而在此之前的17年中,袁纯清一直在共青团系统任职,历任共青团中央学校部干事、副处长,学联办公室主任,学校部副部长、部长;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全国学联秘书长、全国少工委主任,全国青联副主席,共青团中央机关党委书记等职因此外界也就此将其归结为所谓的“团派”。

山西省在今年已有7名副省级官员落马接受调查,其中包括5名省委常委。而种种迹象显示,山西省“一把手”,即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也将被换。据悉袁纯清将平调北京,可能会被安排在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

被称为中国“煤海”的山西,全省有三分之一的地下埋藏着煤炭资源。在煤价高企的前几年,山西矿难频发,而煤老板亦用“黑金”绑架地方官场。2008年,“襄汾溃坝”事故直接导致时任山西省长孟学农去职,副省长张建民被免职,临汾市市委书记夏振贵停职检查,半年后,因无适当人选任市委书记,导致地方“两会”推迟召开。

而此前的2005年至2008年间,山西省先后换了4任省长(张宝顺、于幼军、孟学农、王君),此堪称当时中国官场之最。

肃贪风暴再显晋官难当

随着过去1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能源需求的剧增,山西省凭借煤矿及相关产业蓬勃发展,同时也变得极其腐败。熟知山西官场的消息人士指出,在煤炭行情高企之时,包括本土晋官、外来官员及“太子党”、官二代等各方势力,先后在三晋大地上争夺资源。为巩固地盘,各方势力又介入官场,十余年间,官商勾结积重难返。

据熟知山西政坛的消息人士指,袁纯清自4年前由陕入晋后,并未能撼动关系错综复杂的本土晋官。香港《南华早报》消息称,袁纯清和前总理李鹏之子、山西省省长李小鹏的关系紧张。为了不与煤炭沾边,2008年,李小鹏从中国华能集团公司由商转仕时,最先分管的是商务、市场监管、外事、旅游等方面的工作。

而在落马的山西官员中,据称,山西省委前副书记金道铭与袁纯清熟稔,杜善学和聂春玉曾任袁的“大管家”,而落马的太远市委书记陈川平,则被认为是袁重点提拔的人物。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底,山西焦煤集团原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劫数千万现金及金银珠宝,有消息指,在对待白培中的问题上,袁纯清曾作“保护性”的冷处理。

而今,随着煤炭行情低迷,山西的矿难事故亦因资源整合、及加强安全生产等原因有所减少。然而,今年4月,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因在山西的煤矿并购涉嫌腐败而落马;而前山西首富张新明早前被带走调查后,据称已供出多名晋官。山西至今已有超过20名官员落马,山西亦是落马省部级官员最多的省份。肃贪风暴再次突显晋官难当。

值得注意的是,8月31日上午,山西省长李小鹏不发通知、不打招呼,直接赶到山西焦煤西山煤电集团公司马兰矿突击检查。不过,有消息称,若有王儒林接任袁纯清山西省委书记一职,又有于6月自湖北空降山西任省委副书记的楼阳生“卡位”,李小鹏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原地踏步”。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83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