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折中的杨尚昆

image

在中共历史上,杨尚昆的地位非常特殊。其早年在上海投身革命,旋即远赴莫斯科中山大学求学,回国后在白区工作,进而从苏区到延安。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他长期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前后近20年,对党内中枢运转有着重要作用。而他晚年,也亲历改革开放直到90年代的波澜壮阔,在此期间担任过国家主席一职,地位不可谓不高。

更值得重视的是,杨尚昆目前是唯一一位在身后出版完整日记和回忆录的正国级国家领导人。虽然其日记有所散佚,但是基本上完整地反映了1949年之后中共政局的历史变动。其回忆录内容也十分丰富,从其少年时代的四川一直写到革命胜利之后的北京,蕴含着诸多历史细节。

壹有关1949年之前杨尚昆的情况,《杨尚昆回忆录》有最权威的材料。《杨尚昆日记》始于1949年,恰好和《杨尚昆回忆录》相对照。日记相对于回忆录而言,更为细致入微,其可读性也更强。1949年1月1日,杨尚昆在日记中写道:“伟大的胜利,一年计划,半年完成,而且超过。”同时认为“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不容许半途而废!”但是对于革命即将胜利的局面,杨尚昆依然保持清醒:“党内缺点有,好处也不少,就是这样的党。”而杨尚昆也记载了毛泽东当时的训诫:“要警惕资产阶级的捧场,同时对内部要严整起来,要停止做寿、致祝词、改县名、送礼。”

而革命即将胜利之时,革命队伍内部的清理、整顿,亦在考虑之列。在北平和平解放后不久,中共即在西柏坡召开七届二中全会,其中专门召开对于王明的批判会,此点为延安整风运动中对王明批判的延续。杨尚昆对王明的检讨颇为不满:“王明发言,空泛已极,从三皇五帝说到如今,说到新民主主义,说到毛泽东思想,口似悬河,离题万里,而对于自己过去的错误,则轻轻放过。默察会场情绪,大家对此实均不满。此人‘进步’可知!”

而当时中共内部,也有斗争,1949年3月8日,杨尚昆记录:“昨日x发言,实际是对周。周以此深为不安。”x指的是饶漱石。从上下文推断,饶漱石乃是借批判王明之机,对周恩来展开不点名的批评。杨尚昆未点明此点,但是也用春秋笔法加以记录:“这是两条战线上的斗争,既要反对乱干,也要反对游击主义。否则,全国革命将无法进行。”

王明曾经的拥趸康生也借此机会向王明展开批评。杨尚昆记录,当时康生发言,对晋西北土改的“左”偏错误,引为自己的责任,对王明则认为有三点错误,其一,没有从自我批评出发,检讨自己所犯的严重路线错误;其二,对毛主席思想的宣传是教条主义的,不是从理论和实践出发;其三,似乎自己是正确的,一贯是毛主席思想,而犯了的错误则是由六大会议和共产国际来的。康生认为王明的检讨不能令人满意,也证明了王明无进步。

而当时另外一些人的发言也耐人寻味,杨尚昆记载:“立三发言,对过去所犯的错误有深刻的反省,很好。”又记载:“稼祥对自己错误,亦有很好的表示,把自己比如‘木炭汽车’。”杨尚昆也记录了林彪的发言:“林彪发言对北平方式有所阐明,对各个关键上毛主席思想的解决问题,有极生动的说明。”1949年之后林彪的捧毛,于此有了一个生动的注解。

在此之后,王明再度发言,为自己辩白,杨尚昆认为其“没有彻底了解自己的错误,简直胡闹。”杨尚昆记载当时其第二次发言“及其全会对之不满,纷纷质问,而自己总企图抵赖。”“康生说他的态度是吹、拍、骗。大家都指出其品质问题,要求他坦白,明确表明自己态度。而王的态度,是与全场对立的,且因继续挑拨,而对个别同志的质问,则采取讥笑的态度。总观此人是毫无进步,野心未死,还有待机反攻之意图。”

而王明批判会上饶漱石对于周恩来的批判,也对周恩来有所触动。杨尚昆记载,周在随后一次座谈会上自我检讨,认为自己这几年工作在毛主席领导下也犯过错误,“毛主席的指导是从现实性出发,而我们有些事务处理常是不现实的(毛主席如发现常是压下的),如九月会议后对于统一办法的处理。”

开完会议,中共高层即动身进京,杨尚昆作为中办主任,事无巨细,但是具体工作则十分头疼,1949年3月27日杨尚昆记录:“一进城市,大家对居住、生活条件的要求就提高了,都爱从好的方面去布置,感触甚多。似乎大家都变了,要能维持简朴的作风,恐不容易。城市的引诱实在太大。”时隔三日,杨尚昆在日记中记载:“这几天来,就是忙于房子和车子问题,不知何日能就绪!”

贰1950年杨尚昆的日记暂缺,但1951年的尚存,其中对于朝鲜战争的记述充满细节。毛岸英去世后,杨尚昆先于毛泽东得知消息,但是对毛难以启齿,杨在1月2日的日记中记载:“岸英死讯,今天已不能不告诉李德胜(即毛泽东)了!在他见了程颂云等之后,即将此息告他。长叹了一声之后,他说:牺牲的成千成万,无法只顾及此一人。事已过去,不必说了。”杨尚昆评论道:“精神伟大,而实际的打击则不小!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1955年“胡风事件”爆发,杨尚昆对此也有记录,该年1月11日,杨尚昆记载:“夜与胡绳同志商量关于高饶报告的几段内容问题,同时谈到了反胡适和胡风思想的一些问题。”1月14日,杨尚昆在日记中记载:“看看胡风的意见,20万字长,真是洋洋大观!小资产阶级的东西和资产阶级的东西,实在不少!一写就很长。读读这样的东西,以及再读读批评它的文章,自己是可以学到一些东西的。”1955年5月19日,杨尚昆在日记中写道:“胡风案,是一个反党反人民的专案,已决定捕起来,其爪牙甚众,不仅在文化界有,在其他方面也有,甚至有混入党内来的,中央宣传部就有三人,其中一人可称核心分子,胡风的30万言书是6个人写的,据说有4个是共产党员。继高饶问题之后,潘杨案件之后,又算找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说明阶级斗争如何的尖锐化!”

叁1956年苏共二十大召开,随后波匈事件爆发,1957年中共对此展开党内整风,随后又有反右运动,此一过程,杨尚昆是见证者,但是日记中具体的记载付之阙如,从2月到10月都没有留下日记。在1957年1月18日召开的省市委书记会议中,毛泽东发言,杨尚昆做了详细的记录。杨尚昆记录,当时毛泽东对国内国际形势做了判断,提出不要怕“大民主”,此点以往的研究者均认为是反右运动开始的一个信号,值得重视。该年11月,杨尚昆陪同邓小平访问莫斯科,此点显然是毛泽东的刻意安排,日后邓小平在中苏论战中扮演旗手角色,与这次苏联之行有着密切关系。

而杨尚昆也确实在1960年9月再度与彭真、邓小平等人访苏,此行为参加苏联十月革命纪念日,为此杨尚昆在莫斯科逗留了近一个月,返京之后大约过了十余天再度返回莫斯科,可见当时中苏关系的微妙。邓小平等人在莫斯科和苏共中央展开了明枪暗箭的斗争,而杨尚昆第三次去苏联时,中共又派遣了刘少奇前去,显然中共中央考虑当时莫斯科的气氛邓小平一人恐怕难以独撑危局。

除此之外,《杨尚昆日记》中关于“大跃进”以及三年困难时期的记载则要详细得多,而且作为中办主任,他对当时各地报上来的各项数字了如指掌,但是对“大跃进”的认识还较为片面,没有在日记中表现出自己的怀疑。而对于各地的饥荒,杨尚昆也没有掌握直接的材料,尤其是1960年2月19日,杨尚昆路过蚌埠,时任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与杨尚昆谈话,杨尚昆在日记中记载:“据说安徽不旱,不久前曾下雨。”但事实上此时的安徽已经出现了粮食紧缺的情况。而后杨尚昆又到合肥、宿州等地考察,均未发现问题。杨奎松曾在《毛泽东是怎样发现大饥荒的?》一文中指出,1960年7月,当时李先念便曾向周恩来、邓小平乃至毛泽东告急:“现在粮食库存,北京、天津只够销四天,上海只够销两天,辽宁只够销六天,如果不加速调运补充库存,照当前这个样子下去,是会出乱子的。”但是1960年杨尚昆的日记对此一字未提。

1961年1月1日,杨尚昆的日记中出现了对三年困难时期的记载:“目前国内情况的紧张,主要由于特大灾害引起,一部分地区(全国来说大约是百分之二十),是工作上有错误。”但杨尚昆直到4月份才奉中央之命,下到徐水、安国等地考察情况。不过杨尚昆对基层的记录虽然详细,但是鲜见切中要害的批评。随着该年底所谓“窃听器事件”的发生,杨尚昆逐渐失去了毛泽东的信任。该年6月,毛泽东安排其秘书田家英进入中央办公厅担任副主任,其实意在架空杨尚昆。

从1961年之后的杨尚昆日记可以看出,其虽然身在要津,但是已经不像1961年之前一样,参与中央重大事务的决策工作,1965年文革爆发前夕,杨尚昆离开中央前往广州工作,当年12月10日,杨尚昆离开北京,他在日记中写道:“16年的北京生活,今天开始变了,一切只能等时间!”

肆文革中的杨尚昆被监视居住近10年,直到1978年才恢复工作,当时邓小平派杨尚昆与习仲勋搭档,去他文革前曾经工作过的广东。杨尚昆之子杨绍明回忆:“当时邓小平要搞改革开放,有人提出要把陕北的干部用起来,所以邓小平派习仲勋先去广东做第一书记,然后派杨尚昆去,两人配合得很好。”

晚年杨尚昆对杨绍明说,他的一生在伟人身边工作,但是从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懈怠,也没有因为身居高位而脱离群众。杨尚昆自己也感慨:“我就是一只羊,我一生从不整人。”
杨尚昆于1998年去世,他的遗嘱有两点,其一是丧事从简。其二希望骨灰运回四川,安放在其四哥杨公旁边。

文/周言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4年第28期 总第521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87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