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天价培训报销黑洞

 中组部等2014年7月份早些时候曾下发通知,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项目,并严禁各级各类干部教育培训机构和各高等学校举办允许领导干部参加的高收费培训项目。中国官媒新华社调查发现,“禁读令”颁布近三个月,多地出现官员退学现象同时,一些高收费社会化培训仍在向受“禁读令”约束的人员招生,部分事业单位、国企领导干部仍在参加多种形式的高收费培训。培训的理由多种多样,花样百出的背后,暴露出围绕培训费预算的报销“黑洞”。 

名校顶风招干部

媒体调查发现,部分高校和培训机构,都开设有针对领导干部的高价培训课程,一些机构甚至表示可“按需定制、上门服务”,还可为领导单独“开小灶”。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培训中心一位负责招生的老师称,每年都有许多事业单位和国企到该培训中心做内部培训,2014年也没大的变化。近日该培训中心就刚刚为深圳市的一家事业单位——某建筑设计研究院开了一期内训课。“一般员工的内训预算是几千元,内容有法律、商务谈判、人文素养课等。”这位老师表示,“该研究院党委班子7名成员没有上普通员工的内训课,全部上的是单独定制的MBA国学班,学费6.98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学期一年半。”

清华大学在深圳的另一家培训机构“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培训学院”的项目部负责人极力推荐一项“商界精英实战班”课程。“学费9.9万元,至今已培训约1.4万人。”“我们欢迎事业单位的负责人参加,目前每个班里都有一些事业单位领导参加。”

在北京大学校区内的北大汇丰商学院一处后EMBA项目的招生办公室,招生人员重点推荐了一款标明“党政领导干部行政级别正处级以上”参与的项目。招生手册中,还公开列出多名前官员对口兼任授课名师,包括至少7名处级以上官员。

这名招生人员多次强调,“前官员、老领导授课”是卖点之一。根据申请指南,该培训一年仅上课30天,不含考察差旅的年基本学费19.8万元。据该负责人介绍,“在读班级和10月下旬开班的秋季班中,还有国企、事业单位负责人。”

另外,据调查,在北大、清华本部周边的一些商学院、培训中心,除一些公开课程之外,均开设了内训课程。

预算经费“不花白不花”

“禁读令”下,领导干部参与培训的理由多种多样,花样百出背后,还暴露出围绕培训费预算的报销“黑洞”。

据了解,一些财政拨款单位参加培训,是为了解决到年底“花不掉的培训经费”。“一些机关、企业年初会安排一笔培训费预算,这笔钱是报销的主要渠道。”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培训中心的一位知情人士说,深圳那家刚办完内训的建筑设计研究院就是“还有40多万元的年度预算没有花完,就以内训的方式突击花完”。

在“花钱为主”的动机下,提升自我不再是一些干部参与培训的主要目的。在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培训中心的官网上,“孙子兵法研究者”“广东省性学会副会长”等头衔的专家,被列为“师资力量”;向政府人员开放的“清华艺术品投资鉴赏高级研修班”课程包括“国内外瓷器博物馆、古玩市场及高端会所实践之旅”;北大汇丰商学院某后EMBA项目“推荐加入美国世界政商领袖联合会”;还有种种可自定线路、按需收费的“游学班”。

“清华资本运营总裁班”一学员近期发布的5日游学日记中,一半的“心得”都是“吃喝经”:第一天西北菜,第二天川湘菜、宫廷菜,第三天全聚德,第四天簋街小龙虾,第五天老北京菜。

东部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人力资源负责人出示的一份内网文件显示,国资委干部教育培训中心曾发布一份“选派国有企业高级管理人员攻读长江商学院2014年秋季EMBA的通知”:“8月31日报名截止,10月下旬入学,经协商后学费优惠为40余万元。”

这名负责人表示:“多年来都有这类项目通知。有的是禁令前发的已经缴了报名费不知道上不上,有的行业协会至今还在发来会员培训通知,原则上都要组织报名。今年的费用谁来出、出多少还在研究中。”

根据2014年1月起生效的《中央和国家机关培训费管理办法》,培训费的财务报销实行综合定额标准,分项核定、总额控制。比如,15天以内的培训综合定额标准为450元/人·天以内。同时,严禁借培训名义安排公款旅游;严禁借培训名义组织会餐或安排宴请;严禁组织高消费娱乐、健身活动等。

然而,为了便于报销,一些培训机构却为客户“暗中出招”。“超过单位预算,发票能开为餐费报销。一些领导开个人发票时数额不想写得太高,可开2万-3万元的发票,剩下的做到普通员工培训费的大盘子里。”一名名校商学院后EMBA项目负责人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胡锦光认为,如果通过单位的培训费预算报销社会化的高端培训项目学费,往往涉嫌滥用职权乃至腐败。

“退学不退会”需要监督

三令五申下,个别干部为何仍热衷高价培训?一些专家认为,“禁读令”确实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但仍存在的乱象说明,还需要进一步细化监督细则,加大监督力度。

一些基层官员认为,天价培训之风难以刹住,与规范仍待细化有关。一家事业单位干部表示,自己在上海一家MBA项目上了半年,还有一年半,“学费确实是个人付的,现在要不要退学组织上没有明确,学校也表示退学不退款,目前只是去备了案。”

北京一家事业单位负责人表示,自己目前仍在就读非学历MBA班,学制两年,还有一年毕业。他认为,这类班级的争议之处在于公开教人“搞关系”。“可明确干部可以自费上学,但原则上在读及毕业后不参加校友会、同学会;已经参加这类俱乐部的也要退出。”他建议,清理整顿还要更细化,对学费总价超过一定数额的培训划出超标“红线”。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等专家建议,公务培训需要遵守“工作需要、学用一致、自愿合理”的原则,进一步划定细则:一是明确“内部培训”的费用上限;二是对干部入职、任职培训等合理需求,应遵守现行差旅费、交通费等标准;三是加强培训费预算管理。

此外,在一些商学院的校友会、同学会的网站名单中,仍有部分“退学不退会”的党政干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亟须清理这些政商利益错综的“小圈子”。“防止借培训之名、行腐败之实,是改作风、反腐败的一项长期任务。”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88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