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七月疯狂的反华事件

image

“不要把东西卖给中国人!”有人扯着嗓子喊出了这样一句话。在伊斯坦布尔原本就嘈杂的集市上,竟也显得突兀。那是个卖桃子的年轻小伙子,他仍然在喊:“他们杀死了我们的同胞。”

苏阳一脸错愕,继而感到愤怒,她走到那堆桃子前,“你说什么?”“你是中国人吗?”对方反问。一阵恐惧袭来。“是。”她回答。

这是苏阳在土耳其的第8个年头。她在集市遭遇质问的前一天,还发生了另一件事。那是6月30日的下午,下班后的苏阳在地铁上遇到了一位老太太。苏阳注意到她裹着彩色的头巾,而不是象征保守的黑色。她下意识地起身让座,老太太坐下后,看了她一眼道:“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中国人。”

老太太突然站起来,走向一旁不再理她。或许是心理作用,苏阳感到周边人群冰冷的目光,而那位老太太反倒像个不食嗟来之食的英雄。

车厢里的苏阳不知道,这一天清晨,经过土耳其与泰国政府连续数月的外交谈判之后,173名因偷渡而被拘押在泰国的维吾尔人抵达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其中大部分为妇女和儿童。一场更大的风波随即将至。

在土耳其,许多民族主义者持有一种泛突厥身份认同,他们认为横跨广大中亚地区、说着突厥语的不同民族间存在共同的起源。而伊斯兰教的信仰使得土耳其人格外关注他国穆斯林的生存现状。

这里没有肉卖给中国人

13岁就在伊斯坦布尔定居的苏阳,第一次因为中国人的身份而感到不安,是在2009年的“7·5”事件之后。当时周边的人总会问她,“你看报纸了吗?你看新闻了吗?”她感到争论可能带来的危险,主动减少和当地人的接触。

此后,对于每年7月5日前后的游行,她早已习惯。“之前都只是简单的活动,他们会在广场上摆一些东西,有时请一些学生过来。”而多数土耳其民众对此反应并不大。但今年“很诡异,好像提前商量好了”。苏阳注意到,在社交网站Facebook和Twitter上,许多注册多年却不发一语的账号突然活跃起来,还发布了许多关于新疆的虚假消息和图片。土耳其的电视媒体也在6月29日的晚间新闻上,播放了一则关于“7·5”事件的简短回顾。

刘丽是另一位注意到网络谣言的中国人。“我平时不太用Facebook,一开始看到并没有在意。”直到大量虚假新闻图片在网络上频繁出现,她才意识到今日不同往时。“后来,一些原本了解中国、学历很高的土耳其人,也开始问我这些事情。”

当地的华人圈子里,也出现越来越多中国人遭到冷遇的传言。最近的一个故事是,一个中国人去肉店买肉,肉都装好了,老板突然问她从哪里来,待她回答后老板却说:“这里没有肉卖给中国人。”

自6月18日进入斋月后,关于新疆地区禁止穆斯林“封斋”的传言在土耳其的网络上蔓延。“这并非新的流言,”据刘丽说,每年这段时间都会出现。新疆官方曾多次表态,对信教民众在斋月期间的封斋、聚礼、吃斋饭等活动不干涉,但基于中国政府对宗教事务的管理原则,公务员、教师、学生群体在实际操作中并不属此列。因此,这一敏感话题得以被夸大,并在土耳其被一再炒作,继而成为这场风波的直接导火索。

173名维吾尔偷渡者的抵达则是另一个引爆点。

据刘丽所述,“土耳其很多中老年人不用Facebook,但会看电视。当看到一群人在泰国滞留了许久后,终于来到土耳其,小孩在电视上天真烂漫地笑,维吾尔女人喜极而泣,加上社交媒体的渲染,如果我不了解情况,不知道他们是维吾尔人的话,也会觉得他们终于‘解放’了。(土耳其人)觉得电视都播出来了,怎么会是假的呢?”

在此背景之下,“中国政府迫害新疆穆斯林”之类的言论在土耳其越传越广。与此同时,社交网站上组织游行的帖子下面也不乏响应者,“具体在哪儿集合,什么路线,怎么联系,一应俱全。哪怕你在其他国家,也有联系邮箱。很有计划和规模的”。刘丽告诉《凤凰周刊》。

6月29日,一个名为“图兰主义者运动联盟”的组织在伊斯坦布尔打砸了一家中餐馆,示威者打出了“独立的东突厥斯坦万岁”旗帜,并且声称此举主要是为了抗议中国政府“禁止穆斯林封斋和打压维吾尔族人的宗教权利。”

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这家名叫“Happy China”的中国餐厅,其经营者实际上是一位土耳其穆斯林,大厨则是维吾尔人。“我并不认同在中国西北发生的事情,也很同情维吾尔人。但是我知道,(示威者的)大多数指控不过是谣言。”店主说,除了关掉餐厅,他别无选择。

接下来几天,一些景点附近能陆陆续续看到零散的小型集会,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7月4日。

这一天,中国游客李曼刚刚结束了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游览,正要离开时,听见外面排山倒海的口号声。她隔着教堂的围墙向外望去,只见苏丹阿合麦特广场上已挤满了人,目力所及之处,飘满了据称象征“东突”的蓝底星月旗。

几排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在教堂前严阵以待,成了李曼和示威者们之间的唯一屏障。保安将教堂内的中国游客拦下。“如果是日本人就放出去,要是中国人,就先等一下。”然后,在保安的引导下,中国游客们一小拨一小拨地,从教堂后门的第一个出口疏散。“出去之前保安都要先看一下(外面)”。

与此同时,在广场另一头的托普卡帕皇宫,一群韩国游客被误认为是中国人,遭到了部分示威者的袭扰,最后警方发射了催泪弹。一位惊魂未定的韩国女游客用英语对着媒体的镜头说:“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韩国人!”

这场乌龙最后还引发了土耳其示威者之间的肢体冲突。“当时我们百思不得其解,说好的反华呢,怎么自己打起来了。”刘丽从一位在皇宫附近做导游的土耳其朋友处了解到,当时韩国团中的女游客一度被吓得尖叫,“示威人群里面有一些人说别打,但是有一些暴力分子冲上去要打。结果他们自己打起来了。”

这一周,每天都有人聚集在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门前抗议,抗议者热衷于在使馆门口的道路上吃“开斋饭”,一坐就到凌晨。

而在土耳其各地,不少示威者烧毁了中国国旗和毛泽东的画像。虽然毛泽东去世近40年,但他却是极少数土耳其人能认识的中国领导人。

他们不知道新疆还有别的民族

在刘丽的印象中,土耳其人一向热情、友善。

“他们对亚洲人很好奇,在伊斯坦布尔的美国人很多,但中国人很少,看到你的面孔他们就很好奇,就把自己知道的关于中国的事情都如数家珍地和你说。有一些关于中国的不了解的情况,他们也会很友善地问。”所以,当刘丽在网上看到一些煽动性、侮辱性的言论时,感到很诧异。

于是刘丽找来一些华人朋友,希望对网上的假新闻做一些辟谣工作。“只要我们看到有人发假的图片,就会把真的信息发给他,解释具体情况到底是什么。”刘丽说,“一般人看到澄清会删掉原来转的谣言,但也有人会把我们的留言删掉,接着煽动。”

她也曾试图与身边的维吾尔朋友谈论关于新疆的问题,并希望他们的聊天记录可以作为证据展示出来。但出乎预料,她的维吾尔朋友并不希望谈论这个话题。“有的支支吾吾说,别谈这个东西了,反正我们是好朋友。”

赛乃西·司马义是土耳其-中国丝绸之路经济贸易、文化艺术合作协会会长,司马义向《凤凰周刊》记者指出,此次反华游行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在土耳其比这个大的游行很多。但是按照中国的思维来看,不理解嘛。这次没有死人,也没伤人,只是一个餐馆被砸了,一个韩国人被打了一下,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也比美国、法国的一些所谓反华游行人数少得多。只是一些媒体把它扩大了,但越炒作其实对两个国家越不利。”

维吾尔人医生阿里木则说:“在土耳其生活的汉人,他们看到(网上的谣言),也会去争论。一些谣言一开始传播了,过一段时间,真相出来,大家就知道原来是这样的。这里一出事就有人游行,警察也不会马上制止。折腾几天就安静了。”

一位生活在土耳其的新疆汉族人告诉记者,“土耳其人对维吾尔人非常热情,觉得是兄弟。他们问我是哪儿人,我说是新疆的,他们就说你是我们的兄弟。他们不知道新疆还有其他民族。”

土耳其马尔马拉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乔达西(Çağdaş Üngör)在接受《今日时代》采访时指出,实地探访过新疆的土耳其记者和专家并不多,因此维吾尔人议题极容易被媒体所操纵。她还强调,“土耳其在新疆议题上的舆论生态很大程度上是由维吾尔人流亡团体所塑造的,因此带有偏见。”

土耳其慈善组织“人道主义救援基金会”(IHH)一直对新疆的维吾尔人“关爱有加”。在7月8日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其会长尤迪伦(Bulent Yildirim)向公众推荐该基金会撰写的一份报告,主题是关于新疆维吾尔人遭遇的迫害。他还建议埃尔多安在7月28日的访华行程中,多去乌鲁木齐以外的新疆地区走走。然而,这本声称维吾尔人遭受迫害的报告封面所使用的却是一张1995年中国大陆严打期间枪决犯人的照片。截至《凤凰周刊》发稿时,这次发布会的新闻仍然挂在IHH的官网首页上。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民族主义者、宗教主义者或极端主义者。土耳其一共有7000万人,里面有200人做这些(指游行中的过激行为),他们不代表土耳其,甚至不代表民族行动党。”针对近来的反华风波,在北京大学读博士的土耳其人乌穆特如是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951.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