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部级高官配秘书“玄机”?

央纪委在10月16日一天之内同时通报了4名官员被双开的消息。值得注意的是,在对周本顺、杨栋梁、潘逸阳、余远辉4人的通报中,“违规选用秘书”这一条在中央纪委通报里正式出现,引发了舆论的诸多关注。

领导秘书要组织来调配才行

“违规选用秘书”属于严重违反组织纪律,不仅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有这一条,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也有这么一条,并且是违规任用亲属担任秘书。

违反组织纪律不是小事,看看中央纪委这次的通报,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摆在第一位,其次就是违反组织纪律。此前,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五次全会上,习近平曾突出强调要把守纪律讲规矩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在强调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同时,重申严明组织纪律和组织规矩。

“违规选用秘书”违反了组织的哪项纪律?微信号“政知局”10月17日刊文指,对领导干部配备秘书,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曾于1986年下发过《关于加强县以上领导机关秘书工作人员管理的规定》,这个规定是对1980年5月下发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中央领导同志机要秘书工作的暂行规定》的补充。

其中规定,“领导同志的秘书,应由组织部门会同领导同志所在部门的办公厅(室)审查调配。领导同志也可推荐,但要经过上述部门审查同意,个人不得指定自己的亲属和不适合做秘书工作的人员担任秘书。”对照此,余远辉任用亲属显然是违规的,而杨栋梁的“违规”也不难想到。

违规选用秘书之外,中央纪委还曾通报过“违规配备秘书”。2015年8月,武汉铁路局党委书记宋强太、局长汪亚平双双因“违规配备秘书”被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当时,这属于违反八项规定精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不准违规配备秘书”。

有秘书跟领导一跟就是20年

规矩是一套,实际做是另一套,秘书选用也是如此。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到秘书选用存在的问题:十八大后不少“老虎”落马后,其曾经的秘书也应声倒下。

比如2015年全国两会后落马首虎、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他被宣布落马3天后,跟随其近20年之久的时任云南省昆明市委常委、副市长谢新松,也被云南省纪委披露正对其进行立案审查。

从简历看,谢新松与仇和上个世纪90年代起建立搭档关系,自此在仕途上升之路上“形影不离”。1996年江苏省辖的宿迁市成立后,仇和担任副市长兼任沭阳县县委书记,谢新松于1998年12月起先后任沭阳县委研究室副主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研究室主任;2007年年底,仇和调任昆明市委书记,3个月后,谢新松担任昆明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继续扮演仇和的“大秘”角色。

据媒体披露,谢悟性很强,对仇的所思所想拿捏得很准,善于运作且颇有文采,深得仇的器重并屡屡委以重任,不断提任要职,两人的关系已远超正常范围。

官员落马后,秘书们的命运也随之发生变化。以谷俊山为例,媒体披露,谷被查后,秘书乔希君即逃亡,逃亡一年多后,乔希君在北京投案自首,其间曾被公安部发令通缉。

而10月16日被通报的余远辉,2015年5月22日“落马”后,媒体也曾披露,他被带走后,其部分亲属和相关工作人员也被当地纪委带走问话。其中,秘书截至报道刊发的6月中旬仍未回家。

秘书出问题 领导有责任

十八大后中央打虎,秘书是个高频词。办公厅主任、副主任,秘书长、副秘书长,都被坊间视为“大秘”。而十八后秘书长频频落马,也让“秘书腐败”这个词一度很火。据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仅省级秘书长就有约30位落马。

2015年全国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朱佳木,这位曾经担任过胡乔木、陈云秘书的“老秘书”就曾被记者专门问及如何看待秘书成“腐败重灾区”这一问题。朱佳木的回答很有意思,“现在很多秘书干的事是我们当年不敢想象的。”

对现在的新情况,朱家木简单说:“秘书出问题,领导也有责任。”

当年领导怎么配秘书

当年领导怎么配秘书?曾经给李鹏当过10年秘书的十届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吕聪敏经历或许能作个说明。在《外交人生》一书中,吕聪敏回忆说:

“1988年春节后的一天,时任外交部美大司司长的刘华秋同志通知我:李鹏同志需要一个外事秘书,部里认为你去比较合适。干部司今天已经接到中组部的调令,让你尽快办手续。他说这是组织决定,不是征求我的意见。说实话,对这件事,我事先一无所知。我当时也是美大司的领导成员之一,分管加澳新和南太事务,同时担任党总支书记。但对于我调动一事,刘华秋和其他司领导都守口如瓶,没有一点异常表现或暗示。这时,正值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召开前夕,李鹏同志作为国务院代总理正忙于大会准备工作,总理办公室主任李世忠和我谈了话。……时隔不久,我的关系就正式转至总理办公室,中组部的任命通知明确我为总理秘书。”

朱家木回忆,当年陈云去下面的省市,有八字原则“不迎不送,不请不到”,即使省里的领导到了门口,也不让进去,“有时候只能我陪着来的领导聊天。”

省部级领导秘书不能直接提拔

十八大后,中央对“秘书”的重视也非同小可。

2013年6月25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也提出,“统筹制定领导干部秘书配备标准”。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也明确要求,“规范并严格执行领导干部工作生活保障制度,不准违规配备秘书”。此后,全国多地发通知要求取消专职秘书。

《南方周末》近日披露,有关秘书的最新规定是2014年中央下发的《省部级领导干部秘书管理规定》,2014年7月15日甘肃省临泽县县委办下发的“关于贯彻落实中央办公厅《省部级领导干部秘书管理规定》的通知”证实上述文件存在。

依据新文件规定,秘书们不再能“提拔着转岗”了。据报道,新规要求:省部级领导秘书在任用时,公示未发现问题后要征得中组部同意,才能正常履行任命程序,不得破格提拔;此外,省部级领导干部的秘书不能在秘书岗位上直接提拔转岗;省部级官员调任新职,不允许将原来的秘书、司机带走。

而引发外界对省部级领导干部秘书仕途最新关注的导火索,是10月8日时任福建省省长苏树林的落马。就在苏落马前的9月30日,福建省委组织部发布了一则任前公示,公示对象中有现任福建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处长、现年33岁的孙健,他是苏树林以前的秘书,拟提任副厅级领导职务。

而苏树林落马后,孙健如何,仍未可知。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295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