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知识分子遇上政治

人们常常从《理想国》中引申出一个实际的教训:如果哲学家试图当国王,那么其结果是,要么哲学被破坏,要么政治被败坏,还有一种可能是,两者都被败坏。所以,当海德格尔背负着纳粹校长的可耻印记重返教席之时,他的同事讥诮道:“君从叙拉古来?”此言后来广为人知。这当然映射的是柏拉图三赴西西里岛,希望年轻的暴君戴奥尼素依归哲学和正义的典故。?事实上,在漫长的历史上,柏拉图并不缺乏“志同道合”者,更不乏中国的同道人。在这本《革命时代的知识人》里,我们同样看到了一串被激情所困的知识分子,其中不乏一些大师级的人物。这些人物或自觉或不自觉地改变自己的生命轨迹,被一股无法逆转的潮流裹挟进去,造就了时代的悲剧,也落下了自己的悲哀。

正如作者所言,在晚近中国的历史上,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沉浮,除了自身因素之外,更多为外部环境所影响,其中有文化因素,但更多的为政治。因此,在这样的历史轨迹中,无论是怎样的风云人物,一旦与政治纠缠不清,其身后的评价,怕也只能差强人意了。

我们看到,在这条历史脉络中,有众多知识分子像“飞蛾扑火”一般扑向具有魔力的政治。从康有为、严复的复辟闹剧到革命时代的郭沫若、冯友兰等人的失节沦丧,因政治而身后被人褒贬不一的人物,可以拉出一份长长的名单。

即便是被大家推崇的五四新文化的“主将”们,也因“弃文从政”而陷入到柏拉图所言的“叙拉古”的诱惑之中。近代中国,命运多舛,一批爱国知识分子寻求救国救民的方法,其中尤其以打出“科学”和“民主”为口号的新文化运动影响最为深远。然而因时代的挟制,以文化改造为手段、启蒙为目的的新文化运动,在“救国图存”的催促下,最终急忙忙地走向了革命,在这当中像李大钊、陈独秀,甚至鲁迅这样的文化健将先后丢弃启蒙而转投革命,不仅就此改变了中国的历史轨迹,也给自己留下了褒贬不一的评价。

其实,在笔者看来,除了这些主动自觉投入政治的知识分子外,还有一些知识分子宛如河床上的泥沙。原本他们可能只想本分地做好泥沙哺育河中生物,然而,当暗流涌动,他们也被裹挟进滔滔江水,顺势而为。这当中自然有他们的“不抗争”,但面对如此汹涌的历史潮流,我想这里面更多的是无奈。

就像这本书中提到的龙榆生。他原本乃是一代词学大师,博学鸿儒,但因抗战时期,做了汪伪政府治下的立法要员,又曾任伪国立中央大学校长,而且与周作人先生私交极为密切。抗战胜利后,龙先生便被以“汉奸”之罪投进监狱,从此被人唾弃,以至于他的所有在文化上的成就也就此被埋没。甚至于他的年谱也直到21世纪才得以出版。而更为让人心酸之处,1949年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龙先生都难逃劫数。文革之后龙先生被平反,此时距离他去世,也已经过了20余年。

而名气更大、却更加毁誉交加的周作人,在作者笔下更是平添了几分悲凉。当年周作人选择留在北京,固然有害怕奔波之苦的原因在内,但是其选择了舍身饲虎,在作者眼里却比逃到美国的胡适高强得多。因为胡适当年曾经信誓旦旦地表态:周作人留下为北大牺牲,我胡适也要留下为北大努力。但是在知堂老人选择了留下的时候,胡适选择了离开,作者如此评论:当周作人选择了承担的时候,胡适选择了背叛。

当知识分子遇上政治,其结果为何?或者说,当知识分子被激情所迷惑,他们还值得相信吗?或许答案有很多,但不管如何,在笔者心目中有一个美好的愿景,希望政治的归于政治,文学的归于文学,思想的归于思想,历史的归于历史,不要有那么的仇恨、误解和屈辱。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699.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