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群体隐现大陆私人银行

在瑞士,银行业几乎是私人银行的代名词,而对于中国公众而言,私人银行显得有些陌生。这项被称为“从摇篮到坟墓”的金融服务是不折不扣的舶来品,于2005年登陆中国大陆。截至目前,共有16家外资银行机构在中国开展私人银行业务,中资银行则有13家开办了私人银行。

随着这批特殊金融服务机构的兴起,如管家一样的映衬下,富豪阶层也将日渐清晰和稳定。

 

不一样的富豪

很多私人银行的门口没有任何显眼的标志,但里面总是别有洞天,贵气逼人。坐落在北京某座高档写字楼里的中信银行私人银行:中国元素很浓,写意山水屏风,红木桌椅,古色古香。

就职于这家私人银行的小徐是幸运的,在房地产信托红极一时的时候,他从理财客户经理转入了私人银行。这意味着他的客户上升了一个经济阶级。

20118月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销售管理办法》将私人银行客户的准入门槛设定在金融净资产达到600万元人民币及以上的商业银行客户。这个对客户的门槛设置,是普遍沿用了国外私人银行100万美元的标准。

奈何中国富豪人群十分庞大,中资私人银行初期把准入门槛提高至金融净资产1000万元。小徐前年为一个山西籍富豪完成了一次漂亮的物业交易,“客户根本不在乎钱”。

再没有比小徐这样的职业,更能密密麻麻地接触到中国的富豪群体了。小徐说,一边品尝美食、红酒、打高尔夫,一边享受私人银行各项贴心的金融服务,比如帮买私人飞机、意大利游艇、雇菲佣、请英国管家,这样的生活对于中国普通公众很遥远,但对于某些净资产数千万级的富豪而言,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中国的富裕人群与国外私人银行客户有着明显的区别。国外私行客户很多是继承了巨额遗产,或者是百年老店的第三代、第四代掌门人,财富观念更成熟,主要强调资产的安全和保值;而中国的富裕阶层产生于改革开放以来率先“下海经商”和创办私营企业的人群以及部分有官方背景的人员,财富观念尚不成熟,强调企业做大做强,泛泛的银行服务和产品显然难以满足其需求。

或许与这个区别有关,通常,境外私人银行绝对不会随意将客户带到一起见面。中资私人银行的各种高端客户活动则频繁出现,“更像一个名利场和交际平台,更多的人将此视为是一种荣耀,在其中寻觅到一些生意上往来机会的人大有人在。”小徐说,一些非顶尖级的客户削尖了脑袋要进去,追求的是一种身份认同和虚荣,相互之间做生意的机会。

在小徐眼中,中国富豪也有着差别:有的很招摇,开豪车,大嗓门;有的则低调朴素,从不显山露水。但小徐也发现,顶级富豪很少现身这种场合,“这些顶级富豪,都是银行的客户经理提供上门服务。”

老唐也许是小徐从未见过的顶级富豪之一,年逾七旬,是中国大陆最先富起来的那个群体中的一员。自从把矿业生意交与两个儿子打理后,就醉心于他的文玩收藏。在富豪圈内,他被熟知的并不是身价几何,而是古玩字画,据称他收藏的画都是名家真迹。

得益于收藏文玩字画,白发苍苍但底气十足的他,常游走于离退官员与政商阶层。他是最早一批香港汇丰银行私人银行的客户,同时还是中信银行和招商银行私人银行的客户,用他的话说,私人银行的增值服务不那么重要,选择中信银行是给行长朋友面子。

老唐算是中国富豪中的少数派,但像极了国外私行的客户风格。

难敌外资银行

据统计,目前中行和工行私人银行的客户数量占比最大,同为22%,中信银行以占16%的市场份额位居其次,招行紧随其后,客户占比为14%。公开资料显示,招行拥有1万名私人银行客户,户均余额超过3000万元。 

中资私人银行表面看似光鲜,实际上生存不易。“在中国,一个30岁出头的客户经理很难获得一个富豪的信任。”小徐颇为感慨地说,欧美很多私人银行家早就与富豪家族建立了很深的信托关系,除了足够专业外,其间不乏情感因素;而国内私人银行的从业人员才刚刚涉足这一领域。

公开资料显示,私人银行的盈利周期相对较长,达到盈亏平衡通常需要6年以上的时间。就此时间跨度而言,国内多家银行私人银行业务仍处赔钱阶段。

外资私人银行几乎是全方位投资服务。除了最基本的财富管理外,如果客户有避税、遗产继承、转移资产、企业并购等需求,私人银行也会全力支持。

甚至被业内专家称之为“客户不希望将来出现在离婚协议中的资金”也被瑞士私人银行接纳,这类“谨慎资金”一般占到客户资产的10%左右。

受益于广阔的海外投资市场及发展成熟的投资理念,外资私人银行推出的各种各样投资项目和产品,不仅满足了客户的多样化需求。重要的是,在中国公民尚无法直接投资海外市场的情况下,通过这些理财产品间接为客户资产提供海外配置,令中资私人银行艳羡不已。

为客户配置家庭事务所,在瑞士已经相当发达,主要是由专业人士来管理这个家族,包括全球资产保管、咨询,整合报表以及家庭的慈善事业需求,全权由家族事务所进行管理,它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理财的概念,但在中国还处于启蒙阶段。

由此形成的制度利差,令中国富人30年间如过江之鲫纷纷将资产转移国外进行专业打理。如中资私人银行虽形似欧洲私人银行,但与国外私人银行相比,“国内私人银行依然仅仅是银行贵宾理财的升级版,并没有跳出‘装修豪华点,增值服务多一点’的传统套路。”小徐说。

不少客户是官员

外资私人银行有一套成熟完整的规则,保证其信誉。并非所有的富人都可以成为私人银行的客户,客户要求开户时,通常会调查客户的资金来源及相关信息,还要了解客户如何赚钱,秉承“只有了解越深入,才能提供更好投资建议”的原则。

瑞士私人银行有一个传统,即接受每一位新客户都要获得全体合伙人的同意。若在合伙人会议上,有合伙人认为资料不足,可能最终会拒绝这个客户,或在补充更多资料后再接受。

相对于外资私人银行委托第三方进行非常严格的尽职调查,国内私人银行在此方面显得有些模棱两可,甚至想方设法回避这个问题。分析人士认为,若资产审查不当,私人银行极有可能沦为客户洗钱通道。

一份关于国内私人银行的调查发现,其中少部分客户为官员,根据中国官员的工资待遇水平和私人银行的门槛,不难想象这些钱的来源是否合法。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711.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