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富二代”从政潮

北京为求香港未来政治及社会的稳定发展,特别关注当地“富二代”发展,甚至推动成立“富二代”组织。“富二代”们亦背负维持家族地位之责,不孚厚望,各辟路径,杀人政坛,后发之力颇可观望。11月,香港将举行九七回归以来第四届区议会选举。近期,一则新闻引起了不少人关注:除了传统的政治团体外,云集富豪第二代的青年智库组织——菁英会早前宣布,今年将首次有多名会员在各区参选。其中,本年5月刚卸任该会会长的白富鸿,将参选中西区,挑战已担任区议员17年的民主党党员郑丽琼。

47岁的白富鸿,是香港连锁燕窝店“燕之家”的老板。近日来,他放下商人身份,持续亲自落区接触居民,做地区工作。其勤力的表现连郑丽琼也不由地称赞说“他很勤力”,表示自己会加倍努力,以下“假设输”的心态竞选。

—直以来,在传媒镜头下的香港富豪第二代,形象不外如下:终日“浦”娱乐场所、与女明星交往、每次见报总在名人社交版,拿着香槟酒杯、在父荫之下没有出色事业、吃不得苦还乱花钱的大款……不过,最近几年,香港不少富豪第二代除了亮相社交界,也愈来愈多积极参与社会事务,热心服务大众,一改以往“富二代”负面形象。

甚少人知道,个中原因,居然包括北京对香港“富二代”的特别关注和干预。

中联办推动创办“富二代”组织

2007年,菁英会宣布成立,其成员多是富豪第二代的背景立即引起社会关注。细读该会成员名单,除了长实主席李嘉诚两个儿子李泽钜与李泽楷没有参加,差不多包揽了全港大地产商的第二代,当中包括新世界主席郑裕彤的长孙郑志刚、九龙仓主席吴光正儿子吴宗权、信置主席黄志祥儿子黄永光,华置主席刘銮雄儿子刘呜炜、已故政协副主席霍英东的长孙霍启刚……

回想当初创会,菁英会创会主席施荣忻忆述,2007年,一群香港“富二代”到北京参加国家行政学院等中央培训机构所举办的“香港青年领袖国情研习班”。之后,有人觉得一班年轻人可以为国家做点事,于是返港后一起创立了“菁英会”,希望服务社会。

菁英会将创立宗旨定为“汇聚青年精英、研究传播国情、关注社会热点、构建时政智库”。该会成立四年来,也的确热心参与社会事务,先后筹组和参与逾50项活动,包括香港青年支持奥运、帮助四川抗震救灾、“大型就业辅导招聘会”等活动,并举力论坛,鼓励香港青年积极了解国家发展。此外,为落实建设“时政智库”的目标,该会还分别成立了金融、地产、工商、信息科技、社会民生等研究会。

香港富豪二、三代的圈子向来与社会公益事务绝缘,这些富二代组织智库,除了是对过往传媒的负面报道来一次无声平反之外,背后也与中央政府大力支持有关。

据本刊记者了解,中央—直认为“富二代”是未来寄望的生力军,希望培育这批青年,如果他们成熟的话,将会有助香港顺利普选。据悉,菁英会得以顺利成立,正是中联办在背后推动。

2009年12月,国务委员刘延东访问香港。在一个包括大部分富豪第二代的座谈中,她向这些“富二代”提出三点希望:第一,应把爱国爱港作为自己首要责任,为国家兴旺发达及本港的繁荣和谐作出努力;第二,应把建港、使香港兴旺发达作为我们崇高的使命,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第三,我希望你们把联聚及服务青年作为自己重要决策,不分信仰、阶层,职业都要给其他青年关心帮助,而对青年要有影响力,青年社团需要增加本领、素质及团结。”

各辟路径,杀入政坛

正是在中央的支持下,香港富豪二、三代近年开始忙于穿梭中港两地,参与公职、政治活动,为家族维持人脉关系。

其中,恒基宅席李兆基长子李家杰,在2008年创立慈善机构“百仁基金会”,汇集近40名城中富豪第二,第三代,运用庞大财力成立—个慈善义工队,希望向社会带去爱的讯息之余,也改善香港社会近年有所增长的仇富心态。如前年落马洲发生大车祸,百仁基金便立即捐出30万港元帮助死者家属。而华人置业主席刘銮雄的长子刘鸣炜,则创办“香港精神大使”活动,表扬有“香港精神”的年轻人,不时参与社会事务。

另一批正在政坛“争上游”的富豪第二代,包括已故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的长孙霍启刚、东亚银行主席李国宝的儿子李民桥、政协委员兼“福建帮头领”施子清的儿子施荣忻等,已获安排,跻身在不同政团甚至担任公职。

最醒目的一个例子,是作为特区政府智囊的中央政策组,去年一口气委任了6名富豪的后代担任非全职顾问,以至惹来社会非议。新世界主席郑裕彤的长孙、新世界执行董事郑志刚,则通过全国青联的阶梯,储备政治本钱一一全国青联—直被视为全国政协的摇篮,郑志刚今年被获选出任全国青联副主席。

富豪新一代逐步杀人政坛,大部分都走“亲中”路线,但长实集团主席李嘉诚次子李泽楷则另辟途径,经常接触泛民主派。
高调表示要追求“真民主”的电盈主席李泽楷,在上一届特首选举虽然最终提名了曾荫权,但投票当日却明言希望“五年后的今日,可以与香港市民一同投票选出特首”。据泛民主派人士表示,李泽楷虽然口中声称支持普选,但与泛民关系并不是太亲密,怀疑他可能是借泛民增加政治筹码。

菁英会提议已入政策

“富二代”从政,无论是在时间还是精力方面,的确都有所付出。

身兼香港菁英会创会主席的施荣忻,其父亲施子清有香港福建帮的“老大哥”之称,是香港知名商人,在内地政商界具举足轻重的地位。作为香港恒通资源集团投资总监的施荣忻,平日既要打理家族生意,亦要积极推动社会活动。2009年,他发起创办香港菁英会,首次与博鳌亚洲论坛理事会合作,在香港举行作为牵头人之—的施荣听功不可没。

回想当年,几经辛苦才成功申办博鳌青年论坛,施荣忻当然事事亲力亲为,如邀请国家领导人时,他要亲自打电话,甚至前往内地邀请他们;一些细节,如嘉宾的住宿、接待、膳食,甚至是座位安排等,他们都要一一过问打理。

施荣,听直言自己在创立菁英会后,深感“这位置的压力非常非常大”,“我的体重顿时由195磅跌至现在的169磅,每天只能睡4至5个小时,有时也会失眠。”

菁英会现任主席洪为民透露,过去4年,该会都会把一些研究成果或意见向特区政府汇报。比如,香港青年人对国情的兴趣已较殖民地时代更深,但对“爱国爱港”的国民概念仍有很大提升空间,所以菁英会近年—直向特区政府要求开设一个国民教育课程。今年早些时候,这—提议果然落实到特区政府的政策中,国民教育被纳入学校课程之内。他说:“这反映我们的工作开始有成果,这是一大满足感。”
 洪为民表示,菁英会成立的目的,是建立—个会员、企业间学习交流的互动平台,未来该会会为会员举办更多增值的活动,让他们多多认识社会事氛“譬如什么人才可以向特区政府申请综援等,很多会员都不知道,我们会请专家向他们讲解,希望他们更了解社会民生情况。”
 香港菁英会及百仁基金等青年组织近年高调曝光,政治社会学者宋立功认为,这为富豪二代提供了参政平台,有助他们日后维持家族的政坛地位。他指出,中央一向视大财团为本港繁荣稳定的基石,惟老一辈富豪年事已高,中央为确保他们的子孙对投资香港继续有信心,有必要扶持他们在政坛上位,“但要捧这班富豪二代做人大、政协,单靠其财力及家族名气并不足够,一定要拿出政绩给别人看,所以鼓励成立这些青年组织,让他们证明对国家及社会有贡献,摆脱公子哥儿只懂玩乐传绯闻,经常成为娱乐头条新闻人物的坏印象。”
宋续称,随着香港迈向民主化,富家子弟不能再高高在上,预计未来十年八年,他们会逐步走向群众争取支持,甚至出选立法会,才能更有效证明个人实力。
特约撰稿员 戴平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engshi/84.html【责任编辑:昊京强】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