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明滩大桥上的幸存者

 8月24日清晨不到5点半,四辆货车行驶在阳明滩大桥的群力高架桥上行匝道上。头车是拉满饲料的红色中型货车,后面三辆是拉满建筑材料白灰的重型货车。第一辆货车的车头已经从匝道开上了高架桥,桥突然晃动了两下,距离头车十几米远的第二辆重型货车司机潘庆嘴里说了句“完了,完了”,潘庆的儿子潘雪峰听见父亲说“完了”,眼睛一闭,一瞬间桥梁整个向右侧坍塌下来,车头已经开上高架桥的第一辆货车又被拽了回来,从匝道上掉到地上,翻得四轮朝天,后边的三辆货车也随坍塌的桥梁侧翻下来,车上装载的白灰扬起一片,地面被砸出半米左右的坑洞。

这“轰隆”一声巨响,让附近的人又惊又怕。住在1公里之外的出租车司机胡旭明听见声音以为是放炮,没想太多,早晨6点多出车的时候才知道是桥塌了。而事故桥梁附近工地的工人几乎在第一时间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声音太大了,跟地震似的,吓了我一跳,当时我就在工地,一看是桥塌了,到现场的时候,一片白烟,一段桥斜着坍塌下来,四辆车翻摔在地上,车里还有人,我们赶紧过去帮忙救人。”附近工地的建筑工人王大哥说,“断桥后边还有一辆出租车,当时差点开到断桥下面,就几米远。出租车司机打了电话报警,20分钟左右来了警车、救护车,救人之后现场就封锁了。”

坍塌的桥段为阳明滩大桥的疏解工程,是高架桥东侧的上行匝道,长121米,北边断裂的一端是该匝道的最后一段,紧接这段的就是群力高架桥。虽然未到跨越松花江阳明滩岛的那段主桥,哈尔滨市政府也在发布会上强调事故发生桥段为“三环路群力高架桥上桥分离式匝道”,而非阳明滩大桥,但实际上,所谓的“三环路群力高架桥”是整个阳明滩大桥的一部分,在群力新区与阳明滩大桥疏解工程匝道相连接。

坍塌的匝道的东边是一片建筑工地,正在建设施工的高楼林立,从工地一座相对靠近事故现场在建高楼的吊笼上到12层,可以从高处远远看到事故现场的整体状况:坍塌的桥段斜倾下来,桥面几乎完好无损,支撑桥面的两根白色柱墩依然挺立,表面上看不到明显破损的痕迹。四辆倾覆的货车斜躺在地上,第一辆中型红色货车,四轮朝天,损毁最重,驾驶室受挤压严重变形,原来方方正正的驾驶室已经完全压瘪,车子周围散落着装饲料的袋子,其余三辆重型货车侧翻在地,周围路面洒落很多白灰,车头已经变形,车厢扭曲,部分铁皮已经翘起或者因为挤压而凹陷,一切都提醒着这场3死5伤事故的惨烈。

头辆车的死者是王志武和张金凤夫妇,57岁,家住哈尔滨市松北区万宝镇后城村,夫妇俩半辈子都在开车拉货。他们的亲属齐大哥说,夫妇俩并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桥梁上行驶。“我姑父他们长年往返于吉林榆树和哈尔滨之间,有时候走绕城公路,阳明滩大桥通车之后也常走这边,桥新,车少,也不收费。我姑父16岁学开车,18岁开始正式开车,他们一辈子啥也没干,光开车了。家里条件不错,子女其实没让老两口出车,但是他们开车拉货几十年,闲不住。夫妇俩有时候帮女儿公司拉拉饲料,有时候也给外面的单位拉货,也不为多挣钱,就是出去转悠着,累了就歇两天。他们从来没在开车上出过事,儿女也就由着他们去了。现在的这辆红色中型货车才开了一年零几个月。”

王志武当场死亡,张金凤被送到哈尔滨红十字医院之后去世。除了王志武夫妇俩,因桥梁坍塌而意外丧命的还有潘庆。

潘庆只有49岁,住在哈尔滨市巴彦县巴彦镇,是当时桥上第二辆重型货车的车主和司机,车上还坐着儿子潘雪峰和朋友王春梅。这是他们第一次开车走阳明滩大桥。桥坍塌之前,潘庆感受到桥梁的两下晃动,之后,桥梁瞬间坍塌。

儿子潘雪峰说桥梁坍塌那一刻听到父亲说“完了”的时候,人都蒙了,闭着眼睛摔下去,完全没有意识了,也不知道是谁把他救出来,他躺在路边半个小时左右,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亡,自己动弹不得。

潘庆的外甥代国良告诉本刊记者,8月24日凌晨不到4点,潘庆、潘雪峰和王春梅从黑龙江和吉林的交界处出发,开车往江北方向去。潘庆年轻的时候就自己开货车搞运输。“他开车20多年了,一直都开重型货车,东风、解放什么的都开过,现在这辆车是欧曼,2005年买的,从银行贷款、借亲戚朋友钱,花了66万多元。这几年,货车的生意不怎么样,挣不了多少钱,有时候可能一个月能挣个两三万元,有时候就闲好几个月,收入不稳定,哪里有活儿他就去哪里,我姨夫待人挺敞亮的,话不多,还有点口吃,但是跑车拉货的事都是自己安排,潘雪峰从今年2月份开始跟着他爸跑车。他们家里条件不太好,两年前家里贷款买了个二手的楼房,现在还欠着外债。儿子没结婚,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十七八岁,上高一,全家都指望着这一辆货车挣钱,出事以后还不知道怎么办。”

事故发生以后,上午10点左右,代国良还跑去现场,按潘雪峰的嘱咐,钻到车里把潘庆放在车里的钱取出来,匆忙离开,都没来得及看看断桥。他很困惑新建的大桥怎么会突然坍塌,觉得是大桥的质量有问题,不认同车辆超载和行驶位置不当压垮大桥这一说法。

官方公布的数据说,第一辆中型货车车货共重22吨,后三辆重型货车总重量在400吨以上,并且改变了货厢的体积,是非标准的车辆。而王志武夫妇的家属坚称货车当时只装载了12吨饲料,而后边几辆货车司机的亲属并未明确说明货物的具体重量。

关于桥梁的承重问题,公布的资料显示坍塌桥梁的设计荷载为最高级A级,而桥梁的承重量到底有多少,哈尔滨工业大学交通学院桥梁与隧道工程方向讲师孙永明说,并不能提供一个准确的数字。“荷载量的计算很复杂,不是说承重50吨的桥,就不能承受超过50吨的车行驶,这里面有一个安全系数的问题,综合起来的承重量还是挺大的。”

 阳明滩大桥去年通车之前做过荷载试验。“去年做试验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从我们这附近工地找了二三十辆大车,拉满了建筑材料,每辆车至少有个四五十吨,重的都有个六七十吨。那么多车都在桥上开也没事。”坍塌大桥附近一家路桥建设公司的施工人员刘大叔告诉记者,“而且这个大桥要是有承重限制的话,起码要在桥头立一个标志,写清楚限重多少,现在什么标志都没有,给人感觉就是跑多重的车都行。结果,3年工期的桥18个月修好了。不到一年就出事了。”

 坍塌的上行匝道两个单向车道,采用的是连续独柱墩设计,也就是说在桥面下方的中部使用一根柱墩做支撑。桥梁采用的是钢混连续叠合梁的结构,桥面的主体钢结构是在工厂里做好拉到现场吊上去,然后在钢板上面浇铸一层混凝土。孙永明告诉本刊记者,这种叠合梁的结构很正常,独柱墩的设计和应用也很多,从目前已有的图片看不出结构设计上存在什么问题。“我没有进入事故现场,只能通过已有的资料分析,不能做出明确的结论和判断。我从事这个行业,也想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孙永明说。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31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