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争夺煤炭定价权

成立交易中心与物流集团后,鄂尔多斯夺回煤炭定价权、增加税收的目标就有望实现了。

鄂尔多斯一纸公文,将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和即将要建立的煤炭物流产业集团推上风口浪尖。近期被媒体关注后,这一事件影响正逐渐发酵。

3个月前,鄂尔多斯市发布《鄂尔多斯市煤炭交易与物流产业建设方案》(下称方案)。方案规定,成立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除坑口直接走铁路外运,其他的煤炭交易一律到交易中心进行交易。成立煤炭物流集团,逐渐将所有外运煤炭都由这个集团承运。

这意味着几乎所有的煤炭销售与运输业务,都由这两家公司承担了。鄂尔多斯此举意在夺回蒙煤定价权和物流环节外流的税收。

内蒙古是我国的产煤第一大省区,去年产量达到10亿吨,但内蒙古的煤炭定价权并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当地煤价由秦皇岛港口价减去各种成本之后倒推出来,话语权由其他省份掌握,并且大量物流环节的税收,因被外地物流企业掌握。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和煤炭物流集团,即为改变这一现状。增加当地税收、掌握话语权。

内蒙古自建煤炭交易中心

鄂尔多斯的这份方案规划到2015年,建成1个年产值超500亿元的煤炭产业园、1个年营业额超500亿元的煤炭物流产业集团和1个年交易额超500亿元的煤炭电子交易平台,实现全市每年新增税费收入100亿元以上,将该市建设成覆盖内蒙古、辐射全国、影响世界的煤炭交易中心、价格中心、信息中心、结算中心、融资中心和物流中心,逐步培育发展煤炭中远期交易。

而这个交易中心即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其规格应为内蒙古直属的企业,但该中心的大股东是温永琳,鄂尔多斯中誉控股集团董事长。交易中心一位高层告诉记者,内蒙古每年产几亿吨煤,现在是全国最大的产煤省区,但当地煤企没有掌握定价话语权,所以内蒙古必须建起交易中心来。

2010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高层去东北三省考察,在辽宁参观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时,受到很大触动,大连本地并没有煤炭资源,却能通过交易中心实现可观的煤炭税收,交易中心获得辽宁省和大连市两级政府的大力支持。内蒙古是产煤大区却没有交易中心,他决定改变这一现状。

内蒙古自治区高层在考察完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后,回到内蒙摸底区内的煤炭交易中心状况,决定大力发展交易中心模式。内蒙在调研时发现鄂尔多斯市有一家交易中心,这个交易中心2009年就已经注册,但鄂尔多斯政府在研究了这将这家交易中心的汇报材料过后发现其规模和力量太小,无法承担整个内蒙古煤炭交易的重任,引入战略投资者中誉控股进行资本重组。

这个项目是内蒙“十二五”重点推进的项目,从2010年10月,重新组建的公司资本结构变化后,重新定位,开始服务于全区煤炭企业和全国各地的煤炭购买企业。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二股东是中国开发投资公司下属内蒙古能源公司。其他股东还有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和鄂尔多斯市相关部门。

中誉和国投形成煤炭的供应链。中誉控股是内蒙最大的煤炭公司之一,鄂尔多斯重点扶持的企业,拥有较丰富的煤炭储量,中誉控股还有属于自己的洗、选、配、送一体化的煤炭物流园区。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是蒙冀铁路的二股东,曹妃甸和京唐港由国开投控股,还有运煤的船队,在南方还有6个电厂。这两家企业结合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方案虽只有5000字,但对实施细节做了详细规定。方案要求自2012年7月1日起,市内无坑口铁路的地方煤矿企业年度煤炭产量超出其煤矿设计产能90%的部分,要全部进入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的电子交易平台上线挂牌或竞价交易,到2013年,全市煤炭企业煤炭产品(除坑口铁路外运部分)要全部进入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上线挂牌或竞价交易。这一指证令将使交易中心衣食无忧。

煤炭物流集团遭质疑反对

与交易中心类似,鄂尔多斯组建煤炭物流集团来把控煤炭外运,这个集团以鄂尔多斯市煤炭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为主体,采取市与旗区国有资本参与、吸纳社会资本入股的办法组建而成。

相比而言,煤炭物流集团招致的反对声音更大。据报道,5月初,伊泰、蒙泰、汇能、伊东、满世、亿利等8家鄂尔多斯体量较大的煤炭企业联名向市政府递交了一份《关于不同意将煤炭企业销售自主经营权交给物流集团经营管理的意见》,明确反对成立物流集团的协议。

据记者了解,鄂尔多斯许多大的企业均有完整的生产销售、物流产业链,依靠旗下资产即可完成所有销售活动,不需要煤炭物流集团参与他们的销售。

记者从鄂尔多斯较为有名的煤炭公司满世集团了解到,该公司有多个煤炭集运站和销售机构;参股建设新包神铁路和准朔铁路;并成立了3个汽车运输公司,拥有运输车辆1000多台,形成了完整的煤炭产、运、销闭合运营体系。而伊泰也拥有将近300公里的铁路和100多公里公路。也有形成完整的产、运、销体系。

鄂尔多斯市有领导对外称方案并不针对这些大公司,而是针对小型煤炭生产和物流企业。许多小型企业开始对此有非常激烈但也无奈的反应。

新规一旦实施,以后煤炭外运,全由煤炭物流集团负责。单纯物流企业没有了任何空间。方案规定:煤炭物流集团各子公司负责与所在区域内煤矿企业签订煤炭产品销售统一承运合同;集结社会车辆或自购车辆为煤矿企业煤炭产品销售提供运输服务。

正是这条引起内蒙古各物流企业的激烈反对,如果严格按照这一要求实施,鄂尔多斯的煤炭物流全由一家公司垄断了,其他煤炭物流企业将无事可做,而鄂尔多斯市外的物流企业更没有机会介入煤炭物流业务。这些企业将不得不撤离鄂尔多斯。

记者致电多家物流公司业务负责人,各方表现不一,大企业均对这份文件与鄂尔多斯大张旗鼓进行改革不认同,但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对抗政府,也没有与政府谈判的平台与筹码。对于政府的行为,他们只能听之任之。均表示目前自己没有主意,要看其他企业如何做再做决定。

内蒙古一位煤炭物流信息供应商负责人告诉记者,煤炭物流全集中到物流集团去,小企业必然无法生存,就算鄂尔多斯政府明确允许他们入股,成为物流集团的一员,他们的体量也太小,双方实力悬殊太大,只能被动地听从安排,加入物流集团后,自己的品牌和盈利能力都流失了。

山西模式能否助力内蒙古

这一切,都是内蒙古向山西学习的。据记者了解,近年内蒙古官方及交易中心负责人曾去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学习。

而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也得到当地政府大力支持。2008年12月,山西省政府办公厅专门发文,赋予该交易中心平衡与汇总年度煤炭铁路运力计划,提报月度煤炭请车计划,制订由山西省自主安排的新增铁路煤炭运力方案,组织煤炭产运需衔接等多项权力。所有煤炭出省,只有看到交易中心铁路运输计划的专用章印,铁路局方可放行。太原交易中心每吨煤加收三五毛的手续费。

而交易中心的模式也是直接从太原交易中心学来的,太原方面规定,每年铁路运力的5%,都要放到太原交易中心交易,而鄂尔多斯的方案要求今年部分煤炭进入交易中心挂牌交易,明年全市煤炭企业煤炭产品(除坑口铁路外运部分)要全部进入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上线挂牌或竞价交易。实际上是在逐步学习山西。

不过这位人士也承认,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依托山西煤炭资源,在业内有较高的地位,但太原交易所因80%以上是重点合同煤,并且企业全是国企,以2010年为例,山西产煤5亿吨,有8000万吨能够自主定价,由于其机构的政府背景,目前更多是承载着代替政府收取煤炭出省费用的职能。

但内蒙古存在较大的区别,内蒙古虽为产煤大省,但煤炭企业除掌握在国企手中的,其余的全都掌握在私企手中,国企更听命于政府,但私企却更多的要考虑自己的盈利,回报股东。有时候难免与政府的出发点存在矛盾之处。

各地煤炭交易中心本来是国家对煤炭市场整体规划中的一部分,而并非各省把控各地利益的一部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主任钱平凡告诉记者,内蒙古交易中心是全国交易中心的一部分,等我国各地的区域交易中心建立起来,就可建立全国交易中心。交易中心只是一个平台,为煤炭企业提供物流和融资渠道。

鄂尔多斯煞费苦心建立这一套体系不过是为增加当地税收、增加在煤炭市场上的话语权,但效果如何有待观察。

鄂尔多斯市政府一直在大力支持交易中心的发展,按照内蒙古有关方面的设计,这个交易中心将会给内蒙古带来大笔税收。原来煤炭坑口价380元,17%的增值税,6%的物流税,而在交易中心卖出目标城市价时,能够达到800元,通过交易中心交易就可增加一倍的税收。

销售企业如果想从交易中心获得贷款,以煤炭作为抵押融资。并且凭签订的合同就可以融资。煤炭交易中心目前最受销售企业欢迎。并且煤炭交易中心也让销售商和生产商平起平坐,目前有100多家经销商在等着交易中心正式开业。

此前据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该中心即将于2月27日正式营业。然而,三个月过后,启动尚成难题,据记者了解,没有煤炭生产商愿进入交易中心可能是一直无法启动的主要原因。

内蒙古煤企除国企掌握外,其余多是私企,私企更多的是考虑企业自身的利益,在煤炭不愁卖的当下,拉煤的排成长队,他们没有再绕个弯去交易中心交易。并且煤炭供应多是长期合同,供需双方直接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很少会通过交易中心来解决。

虽然交易中心交易有发现价格、各个流程可控的优点,并且也是国家规划中推行的一种交易模式,但在目前让销售商接受还有困难。但物流集团成立效果如何更需观察,目前多家物流企业抵制,并且煤企也明确反对,山西的土政策搬到内蒙古是否会存在水土不服的情况。

厦门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虽然交易中心有积极作用,但要成立煤炭物流集团,会导致垄断,垄断会增加企业成本,甚至会减少供应。目前国家法律对此没有明文规定,但对市场经济良性发展负面作用显而易见。而鄂尔多斯效仿山西的行为政府是主要推手,如果鄂尔多斯推行起来后,内蒙古有可能在全区推行,全国其他产煤大省也将会群起效仿,这对我国能源市场正常发展的负面作用更加明显。

记者致电内蒙古煤炭工业局局长王俊峰,他表示这是鄂尔多斯一个地区的事情,作为全区主管单位,不便过多过问地方事务,同时个人也不便发表意见。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刘成昆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32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