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离在灰色地带的“黑救护车与医生”

近4个月来,一辆挂有救护牌照、装着救护警灯的救护车,常常从北京京坛医院出发,专职拉送人员,到人流密集的市区分发医疗广告,而非转运过病人。

京坛医院方面称,发小广告的“救护车”不属于该院。

而现状是,北京市本地院前急救车辆兵力不足、捉襟见肘,正规救护车无力提供外地转运病人的服务;面对市场缺口,隐藏在医院周边的黑救护车频频现身,坐地起价、与正规急救车争抢病人,甚至出现黑救护车“舍近求远”延误治疗致伤者死亡的事故。

北京正规救护车体系的现状及掣肘如何?黑救护车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它们是怎样赶在正规急救车之前拉走病人的?在收费、服务、病人安全保障上有哪些问题?近年来,黑救护车车主在面对正规急救车人员时,又是怎样从最初的低头走开,发展到现在的言语威胁的?本报试图为您呈现。

8月14日10时许,一辆救护车,停在丰台区光彩农副产品批发市场门前。

车上下来五六名身穿便装的男女,每人都随身挎着一个小包,他们从包中掏出印刷物,沿路发放给过往市民。

一份蓝皮印刷物塞进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手中,小男孩拿着瞧,一字一顿地读出“京坛医院男性专刊”。

男孩身旁的母亲一把夺过专刊,又望了望不远处的救护车,“救护车怎么还发这个?”说着,拉着儿子快步走开。

发小广告的救护车

当天早晨,这辆发小广告的白色救护车,停在东城区安乐林路10号京坛医院门前。

它的车牌号是京HY9286,装有救护警灯,车头前挂着“救护3333”的牌照。

14日,8时50分,发小广告的五六名男女从医院走出、上车,车子开往桃杨路。

救护车在一条窄巷的平房区停下,不多时,十几摞蓝、红色的印刷物被从一间平房里抬出,放到车里,救护车驶向南顶路附近的光彩农副产品批发市场。

男女们走向市场各门,沿路向行人发放印刷物,自行车车筐、三轮车上……印刷物上,除了介绍京坛医院外,不少页面上有性功能障碍、人流手术等多类诊疗价目。

近4个月里,记者数次跟踪,京HY9286救护车多次往返于桃杨路的平房,拉出医疗广告,前往方庄早市、小红门、久敬庄、花园市场、顺四条、六里桥等人员密集区,发放时间有时一上午,有时一整天,行驶途中,从来不开警灯、警笛。

前往桃杨路平房取医疗广告的,还有一辆面包车,每逢这辆车尾号限行,京HY9286必定出动。按交通部门的规定,救护车不受尾号限行规定。

2002年2月1日起实施的《北京市救护车管理办法(暂行)》规定,救护车,指医疗卫生机构用于抢救、转运危重伤病人员,处理紧急疫情以及运送血液的专业特种车辆。《北京市救护车管理办法(暂行)》同时也对救护车的使用提出规定,救护车使用具有严肃性,严禁挪作他用。

近4个月里,“救护车”京HY9286多次往返于发小广告地和医院之间。

就“救护车多次发放医疗广告”一事,昨日下午,京坛医院负责当日值班的行政领导表示,京坛医院没有这辆救护车,医院也没发过小广告,不清楚京HY9286究竟属于哪里。

至于京HY9286长期停在该院门口,且发放的都是该院的广告,院方称“不清楚”。

肆无忌惮的黑救护

“(救护车)只发医疗广告,不转运病人?不管它是不是正规救护车,都不是最出格的。”韩超说。

在急救中心工作多年,这位北京市急救中心长途转运组组长“见识了太多黑救护车的肆无忌惮”。

韩超曾经历过这样的事。

一个要往甘肃酒泉转运病人的家属,询问北京市急救中心转运病人的价格,说要与家人商量。

几天后,对方再次致电,不由分说把北京市急救中心痛骂一番,一个劲儿责问,“你们的医生为什么啥都不会?”

韩超有点莫名其妙,家属说,“装什么糊涂,前几天给你们打电话问从北京转运病人到甘肃酒泉的价格,之后在医院里碰上你们急救中心的车,交了费,上了车,车到内蒙古病人病发,随行医生居然手足无措?”

韩超明确告诉来电者,近几天,北京市急救中心并未派车到西北地区。

急救车,对病人和家属来说,是希望,是救星,但如果病人被送上“黑救护车”,不但会被收取离谱的费用,而且可能危及生命。

2006年6月,顺义区北务镇发生一起车祸,肇事者拨打120求治伤者,一辆带有120急救标志的车赶到现场将伤者拉走,急救车未将伤者就近送往大医院,而是绕道20多公里,送进了一家二级医院——北京中奥癫痫脑病医院。

伤者家属对该院的治疗不满,要求转院,医生拒绝病人使用一直停在急诊室门外的带有120标志的急救车,却让伤者家属拨打120派车。三个小时后,伤者死亡。

多位北京急救中心的急救车司机证实,很多次,他们赶到医院,正好看到病人正在往黑救护车上抬,而更多时候,病人已被黑救护车运走。

黑救护车是怎样赶在正规急救车之前拉走病人的?

知情人士透露,部分医院的个别主治医生、护士及护工,会对需要转运的病人和家属说“我给你找车吧。”他们找的车往往是黑救护车。

为了拿回扣。这些医护人员此举得到的回扣,可达转运费的一半。

此外,黑救护车的私营车主会不间断将联系电话涂在医院多个角落,在医院周边散发小广告;部分私营车主还会在医院急诊室等周边等活儿,黑救护车就在医院院子里停着,一旦有风声,就提前跟病人家属接触。

“黑白”救护车“斗法”

“在黑救护车还没有大范围见诸人们视野时,这个市场已被瓜分完毕了。”韩超经常跟转运组的同事们交流,给大家的感觉是,2009年之前、2010年到2011年、2011年之后,这三个时间段,是黑救护市场明显转变的三个阶段。

2009年之前,急救中心长途转运组经常去天坛、协和等一些医院接送病人,有时一个月能去好几趟,只要病人有要求,转运组的急救车基本都能顺利接上病人。

在天坛医院,长途组人员接病人时,也会遇到黑救护跟病人家属接触,但看到“正规军”到来,“黑救护”会不吭声,转身走掉。

2010年到2011年,黑救护和正规军开始正面交锋。

在这个时间段,急救人员接到病人电话去医院接病人,连医院看门的保安都拦着,不让进门。

“还有直接叫板的。”一位急救人员回忆,有次去医院接病人,直接有穿着北京急救中心字样白大褂的黑救护上前说,“把活儿让给我们吧。”

“不让活儿,你们出不了医院。”急救人员还受到威胁。

更有甚者,“黑救护”会把小广告发到“正规军”手里,还提及利益分配。

“这是黑救护瓜分市场的两年。”韩超总结。

去年11月,北京急救中心一名司机在军区总医院运送病人转院时,被几个黑救护车主殴打。

2010年2月,租来几辆外地牌照救护车、专转运外地病人的两个黑救护车队抢地盘斗殴,黑救护车主刘成纠集8人,将另一拨黑救护3人打伤,丰台人民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9名犯罪嫌疑人有期徒刑7个月至1年不等。

在301医院、天坛医院等地,记者随机询问超过30名外地病人或家属,他们均表示绝不选择黑救护车转运。

但很多来自于外地农村的病人家属,先是问“什么是黑救护,怎么区分?”还有些病人家属担心,恐怕上了车,才知道是黑救护。

一位正规救护车的司机说,这些年,一些假冒救护车已经成了“高仿”,无论是外形还是车内外装备,都跟急救中心的救护车非常相似,很多病人和家属极难辨别。
 

黑救护趁危加价

301医院附近一家旅店,经店主老莫从中牵线,一辆黑救护答应记者,在西三环丰益桥附近见面。

7月21日11时,一辆冀ARQ120牌照的小型巴士闪烁着蓝色顶灯,停在丰益桥附近。

这辆白色巴士,车身上涂着“急救”的中英文拼写,车门和尾部有“红十字”。

这位戴金链子的王姓车主介绍,这是他“救护站”的“救护车”,虽然不是医院的正规救护车,但可以到市外运送病人,“跟正规救护车一样专业,保证安全。”

在“救护车”车厢里,车主和同伴边吸着香烟,边介绍车内设备。担架病床、呼吸机、心电监护仪、吸痰器和氧气瓶……“正规救护车有的,我们都有。”车主嘴里不断重复着“专业”。

关于价格和责任,车主称,双方会签订一份合同:一张A4纸上写着“救护车转送协议”。他强调:病人若在途中发病,医生只能做简单处理,司机就近把病人拉到医院去,“人死了我们概不负责。”

在合同末尾,盖着“北京市急救中心财务专用章”。

“‘北京市急救中心财务专用章’绝对是假的。”北京市急救中心相关负责人说,黑救护车的“签协议”,其实就是“免责条款”。

正规救护车长途转运病人前,医生会在病历后向病人或家属出具一份“病情知情告知书”,注明病人病情、转运中可能会出现的危险。韩超说,全国的120系统都是兄弟单位,很多次,转运中病人病情反复,急救中心会联络就近城市的120,紧急关头,需要的药会被送到高速路口,命悬一线的病人会得到及时救治。

约见前,王姓车主在电话中说,根据距离远近,预付1000到5000元不等的定金,往返只单程收费,每公里10元钱,如需配备随车医生,每公里加收1元钱。

见面后,记者称转运距离大约800公里。该车主当即改口,称得出15000元,且不包括医护人员佣金,不包括途中病人出现问题所产生的抢救费。

韩超算了一笔账,正规救护车都是按双程收转运费,比如来回1600公里,收费就是16000元,包含过路过桥和医护费用。

去年,一辆前往山西的黑救护车上,出车费7000元,途中病人出了状况,黑救护硬是临时加收2000元,才肯给病人用药。

黑救护车抢占外地病人转运市场

北京正规急救车无力“分兵”提供外地转运病人服务;外地病患转运需求大

相关人士透露,2008年前后,北京市120急救电话的满足率一度达99%,即有100人打来叫车电话,99人都能满足;而今这一数字降到80%多。目前北京市救护车的数量,不能满足院前急救的需求。

三类机构可配置救护车

在北京,按规定,三类机构可配置救护车。

截至今年4月30日,北京急救中心下属有421辆救护车;北京红十字会紧急救援中心下属有203辆“999”救护车;满足条件的医疗机构也可按规定配置救护车。但医院救护车一般不执行院前急救任务。

一个事实是,从2003年起,总体上说,北京救护车数量呈上升趋势,2008年救护车数量达到顶峰,只北京急救中心名下就有500余辆车,但随后此数字有下降趋势。

据行内人士透露,按卫生部“每5万人配备一辆救护车”的要求,假设北京现有2000万人口,至少需要400辆救护车,“这并不是说你有400辆车就完事了,50000比1的指标,是指这400辆救护车要随时处于待命状态。车辆需要周转、检修,所以北京实际要配备的救护车数量,肯定多于400辆。”

待命救护车一半打折扣

该人士介绍,北京急救中心400余辆救护车,约有一半直属北京市急救中心,另一半在权属上归各区县,即市急救中心对各区县救护车只有业务上的指挥权限。

这个“指挥权限”有时会影响全市救护车的整体调派,比如说,市内某区本有七八辆救护车,但真正在运转的只有1辆。

北京某郊区县的一个乡镇也配备有数辆救护车,但由于这些救护车经费由区县划拨,每年每辆车只能拨得2万元,“在政府卫生系统的救护车虽然收费,但不赚钱,而且有可能赔钱,2万元经费,要烧油要维修,跑得越多赔得越多,索性不跑。”

各区县的救护车调派起来未必如设想般如意,而直属于北京市急救中心的两百余辆车,也不是时刻待命状态,有车正在检修,有车专门应对大型事件或大型灾害,时刻待命的车,会再打上一半折扣。

■ 探因

120每天最多接百个转运电话

首都北京的医疗资源及实力得天独厚,全国各地病患前来求医问药,在此情况下,黑救护车应运而生。

多位长期从事急救工作的医护人员认为,目前饱受争议的“黑救护”,其实对北京本地的院前急救工作影响不大,因为本地转运距离较近,黑救护车赚不到钱,引起救护市场混乱继而引发社会问题的,主要出在外地病患转运市场,而这与正规救护车无力提供更多的外地转运服务有关。

外地病患转运需求大

行内人士分析,北京有多少外地患者,客观上也决定了外地转运市场有多大。

该行内人士介绍,使用救护车的外地患者大概有三类,一是危重患者;第二类虽然不是危重病人,但需要专业车辆解决交通问题;第三类就是在落叶归根思维影响下,部分患者想要临终回到老家。

该人士透露,保守估计,北京的大医院有三分之一是外地病患,假设每个大医院有1000张病床,300张是外地患者在使用,来京求医的外地患者多为大病重病患者,在这300个外地患者中,又约有三分之一需要救护车转运,即100人,“北京有多少家大医院?外地转运市场有多大,大家可以想象。”

北京市急救中心的外地转运服务是从1990年左右开始的,2000年前后,有三组救护人员专门负责外地转运,目前也只是五六组人。

正规转运力不从心

韩超,北京市急救中心长途转运组组长。从几年前开始,他每天接到的被120系统转过来的需求电话,少则数十,多则上百。

庞大的需求量,让北京市急救中心的长途转运组力不从心,“所有人都是连续作战,有可能刚从北京送一个外地病人回家,返回途中接到电话,再辗转到另外一个城市去接病人来京。长此以往,人困马乏,我们有很多人员流失。”韩超说。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全市急救呼叫总量为652340人次,日均呼叫1787人次。2006年至2008年,120接收的编制内本科学历医学学生流失率达86.3%。

长途转运组的车一般都需要预约排号,病人临时叫长途转运服务,可能无法即时满足,“也没排多少号,但病人的病情等不得,他们只能去想办法找车,非此即彼,不是正规车,就一定是黑救护车。”

“市场在这儿摆着,正规军无法满足,救护市场又没有真正对民间开放,只能是黑车上,黑着上。”

黑救护车该如何治理?近日,记者联系北京市卫生局及交管部门,但截至发稿,未得到以上部门回复。

■ 小贴士

黑救护车与120急救车收费差别

北京本地转运:

记者咨询3家非正规救护车公司,均报价800元,市内范围,不讲价。

120急救车,国产救护车每公里2元,出诊费10元;进口救护车每公里2.5元,出诊费20元。高档救护车每公里5元,出诊费40元,车内检查治疗费在实际费用基础上加收50%。

外地长途转运:

黑救护车单程收费,每公里10元,随车医护每公里一元。但在途中会加收过路过桥及其他费用,最终费用一般不低于正规救护车。

120急救车,双程收费,每公里10元,包括过路过桥及医护费用。

来源:新京报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33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