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家庭征税”年内恐难落地

大陆“家庭征税”

对现行个税征收制度进行改革的呼声日益强烈,其中“以家庭为单位征收个税”的方案最引人关注,称得上是个税改革的中心话题。今年3月,有消息称相关部门已经做好准备在年内启动全国地方税务系统个人信息联网工作,并指出这是为按家庭征收个税做技术准备。该消息引发境内外媒体和专业人士的高度关注,被评价为中国个税改革终于不再将焦点放在调整起征点等细枝末节上,而准备从制度上改变个税征收方式。

然而半年过去,这项工作迟迟没有启动,反倒是中国财税政策的智囊机构——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的副所长、研究员刘尚希发表文章,并在多个场合公开唱反调。刘尚希称:因技术和成本等条件制约,中国目前按家庭计征个税不可行。虽然他强调这仅是个人观点,但因其特殊身份背景,此番言论仍被看做官方制定下一轮政策的风向标。

根据美国《福布斯》杂志最近一次推出的榜单显示,中国内地的“负税痛苦指数”位居全球第二。抛开这一榜单是否准确不说,现行个税计征方式上的简单一刃切,由于没有考虑生活成本和家庭负担,无疑会纳税人的痛苦和不公感。中国实行按家庭征个税,到底是不能还是不愿,正在引发舆论新一轮争论。

—种有利公平的计税方式

目前,中国按照《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实行以个人为单位,对纳税人所得计征个人所得税。该法将单个劳动者的各种所得分为l l项,分别适用不同的费用扣除规定、不同的税率等,并且采用从源头代缴代扣的方法进行。这种税收方式的好处是便于征收和监管,征税成本低,但却存在一个很大的缺陷,即没有考虑到每个纳税人的家庭负担,在实际操作中,造成了多种形式的不公平。

例如,同样是在北京工作,月收入万元的白领,一位单身且自有住房,父母均为本地退休公务员,享有较高退休金,无需赡养。而另一位结婚且租房,妻子是全职太太,有一个小孩需要抚养,父母则在农村,每月要寄生活费。两人的生活成本和经济负担明显不同,但按照现行税法,却需要缴纳相同的个税额度,显然有失公允。

所谓按家庭征收个税,简单说就是把家庭所有成员的收入叠加,都纳入到个人所得税的计税基数中,在扣除抚养孩子、赡养老人、居住、医疗等基本生活成本支出后,再对总收入的剩余部分征税。

与按个人征税这种分类税制不同,作为一种综合所得税制,按家庭征税考虑的是整个家庭的经济负担,其优势在于能够量能课税,公平税负。对个人来讲,是一种真正尊重和正视居民生活成本的税收方式,能够切实减税。

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特别是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实行包括按家庭征收个税等的综合税制。其中,美国已经实行了百年的个税制度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为复杂,但也是最为完善的税制。美国的税收主要以家庭全年收入计算税率,夫妻可以选择联合报税,家庭中不能为自己提供50%以上生活费用的成员如儿童、老人和残疾人等,均属于纳税人要供养的人,对此,政府有相应的“退税”政策。这样一来,美国的低收入者,只需要缴纳极低的个税,一些穷人反而能从这个制度中获得收入,即“负纳税”。

在香港,政府会根据家庭情况设置多档免税额,据港府公开的资料,2012~2013年度,香港纳税人全年的基本免税额为12万元,两口之家为24万元。此外,港人纳税时还可以获得包括供养父母、兄弟姐妹、养育子女、伤残受养人等多项税务减免。此举很好地调节了港人收入分配差距。据统计,香港最富有的8%的人承担了个税的一半,大约60%的工薪阶层则无需缴税。

“保卫税收”成税改最大阻力

上溯历史,早在中国政府制定第九个五年计划(1995年)开始,就已经提出要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作为个税改革的目标,不过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一改革目标仅仅是停留研究层面,没有任何实质进展。

2006年“两会”,政协委员陈开枝提交了一份有名的“7号提案”--------《申报缴纳个人所得税应以家庭为主的建议》,让个税改革再次进入人们视线。与此同时,由发改委起草的《关于加强收入分配调节的指导意见及实施措施》(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通过“按家庭征税”的个税改革调节收入分配,并在2007年~2009年期间,反复进行了6次征求意见的讨论会。
目前的局面是,大部分财税专家都认可税制改革势在必行,即使是持反对意见的专家也表示,未来中国个税由现行分类征收模式转向按家庭征税等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方式是必然趋势。各种渠道的民意调查更是显示,大部分中低收人人群均支持此项改革。然而一黾涉及具体执行,各种各样的困难就冒了出来。

事实上,总结以刘尚希为代表的持反对意见专家的观点,不外乎以下三点,一是“缺乏技术说”。刘尚希表示:“目前阶段个税改革已经不是税制问题,而是一个技术问题。”他认为中国人口基数庞大,流动人口已达2亿多,城镇化进程导致留守儿童、空巢老人、夫妻分离等跨时空的家庭结构大量出现,想要准确地统计家庭情况,建立全国联网的个人信息平台,成本将高到无法实施的地步,按照现有技术和财税部门的人力,是不可能完成的。

这种说法已经遭到了多位专家的反驳。有专家表示,实现个人信息全国联网,在技术上绝非难题。刘尚希提到的几种特殊家庭情况,在国外很多国家也是大量存在的,100多年前连计算机技术都没有的时代,美国等西方国家就已经做到,同样是人口大国的印度1960年代也已实现按家庭征税,何以目前的中国做不到?另外,从今年住建部、央行、银监会执行以家庭为单位认定一套房的进展情况来看,启动全国地方税务个人信息联网,只需税务部门、民政、公安、金融、工商、社保住房等部门通过资源共享,便可以实现。

“缺乏人力不应成为个税改革停滞的借口。”该专家说,姑且不说中国税务人员与纳税人之比并不低,就是以最近一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成功经验来看,只要推动决心足够,一定可以完成调查统计。

另一大反对观点是“滋生腐败说”。刘尚希表示,以家庭为单位征税,可能存在家庭成员、总收入等方面作弊的空间,目前税务部门的监管力度不够,很难实现准确监督。而且相对于电子结算,中国人更习惯于现金结算,进一步增加收入监管难度。另外,在中国法制环境不佳的情况下,灰色收入大量存在,税收腐败无法避免。

对此,分析人士指出,增加财产透明度,解决灰色收入等逃税避税问题,与个税改革是两件事情。现行的税收制度对富人避税监管、特殊利益群体的灰色收入控制同样缺乏有效的方法。不但不能因此否定税改,反而应该借助个人信息全国联网和税改的难得机会,改善中国财富运行机制的透明度,实现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等。

相比之下,“中国人缺少自觉纳税的意识”这种反对税改的观点似乎更站不住脚。有专家指出,从2007年起,中国已经开始对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高收入者执行年度自行报税了。从几年来的执行情况来看,自觉报税的人数是逐年呈较大幅度增长的,这一经验表示,纳税人自觉纳税的意识,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的。

既然上述借口均不是反对税改的真正理由,那最大的阻力来源于哪里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指出,按家庭征税,不是不可行而是不愿行,税改迟迟不能推进的根本原因,无外乎利益纠结,说白了就是政府及相关部门不愿减少税收。

上述专家指出,盲目保税收而抵制税收优惠政策的推出,是既得利益思维在作怪。在财税部门看来,按家庭征税的改革既要投入极高的成本,又会造成税收进一步减少,属于“费力不讨好”的事,自然缺乏动力。

确实,按家庭征税短期来看必然会对税收带来负面影响,但从长期来看,个税的主要目的是对收入分配的二次调节,使征税更加公平,相当于“放水养鱼”,能够让经济形成良性循环。该专家表示:“而且站在国家角度,每年个人所得税大约只占全国财政收入的7%左右,对财税贡献的重要程度十分有限,但是对每一个具体的家庭来说,意义要大得多。”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470.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