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钢铁业危机调查

中国钢铁业危机调查

中国钢铁生产企业上半年的总利润重挫了96%,近期已有20多家大、中型钢铁企业宣布亏损。公开资料显示,鞍钢、韶钢、华菱钢铁等企业主营收入均大幅下降,其中,鞍钢亏损将超过20亿元。

当下情形甚至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更糟糕。“根本就没有需求。2008年时至少还有买家来找你谈。”河北一家钢材贸易商声称。

中国钢铁市场的不景气已蔓延至全球:钢铁生产的主要原材料铁矿石基准价格跌至近三年新低,最近一个月里跌幅就达24%。中国约占全球铁矿石进口份额的六成,总额超过600亿美元。

据《澳洲日报》报道,受中国需求增长放缓的影响,全球矿产企业正缩减投资计划。世界矿业巨头福特斯库金属集团日前宣布削减投资16亿美元,必和必拓则搁置了价值200亿美元的扩建项目。

祸起“4万亿”?

继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钢铁行业再次陷入亏损泥沼,众多钢厂将问题归结为产能过剩、铁矿石价格过高等因素。比较劲爆的声讨来自原冶金部副部长、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名誉会长吴溪淳。“没有4万亿投资计划,就没有今天的钢价崩盘!”他在9月初的“2012年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语出惊人,认为8月份整个钢材市场已经处于崩盘状态。

中钢协编制的国内钢材综合价格指数,自2012年4月末的121.19点起开始,到8月24日已降至103.28点,热轧板卷价格指数为97点,而1994年该指数刚推出时为100点。钢价在几个月内跌回18年前的原点,每吨降了1000元。

2008年,中国政府4万亿投资计划曾让钢铁行业绝地重生。面对随政府投资而来的需求猛增,钢企拼命扩大产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7年全国粗钢产能6.1亿吨,至2011年年底已达8.6亿吨,其中2009年当年中国钢材消费量比2008年净增1.2亿吨。

重拳救市举世罕见,但在一些钢铁业界人士看来却属“用药过猛”。据公开资料,在2010年之前,铁矿石价格年均涨幅超过30%以上,有一年甚至达到70%~90%。这间接折射出当时钢铁企业的火热状况,也折射出钢铁市场发展的畸形与癫狂。

事实上,即便在产能急剧扩张的时候,钢铁行业仍是增产不增收。一方面国内钢企扩产,直接拉高了进口铁矿石价格,使得三大矿山获利丰厚;一方面国际市场低迷,国外大量钢材和钢坯拥入中国,冲击了国内市场。

随着中国经济增速告别持续多年的两位数增长,此前成功应付了投资巅峰和汽车消费猛增的钢铁产能,面对刺激政策的突然退出,顿时措手不及。而“严重的产能过剩和进口铁矿石价格过高,正是当前钢铁行业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吴溪淳表示。

业内也有人称当前的行业困境源于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首钢集团董事长王青海在9月初于北京的一个会议表示,投资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可持续,政府正在降低经济增速,为经济结构调整创造空间。

还有人将问题归之于中国钢铁行业由国资主导的特殊结构。有分析师认为,中国钢铁企业今年在整体亏损的情况下,仍然维持了较高的产出规模,是因为国企追求的是收入最大化而非利润最大化。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江飞涛提醒,如果目前的市场形势长期持续,国有钢铁企业也将被迫改革。

与此同时,业界普遍认为,钢价持续低迷与目前的房产调控不无关系。2008年以后,由于库存量急剧攀升,中国钢材库存中的一部分被用于抵押融资。短时间内大量涌入的富余贷款,在象征性地进行一两笔钢铁贸易后,就投向了房地产行业,还有的买了股票。“钢铁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钱啊,我只能投资别的行业”。一位钢铁贸易商称。

金融杠杆放大了行业疯狂。但随着调控的深化,游离于主业之外的钢铁贸易资本开始回撤。为归还银行贷款,部分钢铁贸易商选择兜售先前囤积的融资性库存,这股力量与需求下滑叠加,配合造成了钢铁市场疲软。根据中钢协的数据,去年年末,中国钢铁行业的总债务余额达2.5万亿元。一些大型钢铁企业,一个厂的负债规模就高达两三千亿元。

现在,中国钢铁市场急转直下,当时为完成投资计划而乞求贸易商贷款的银行开始追债。自年初至今,已经有几十家钢铁贸易商被告上法庭,最近更出现大型钢铁贸易商老板跑路的报道。

产能扩张怪圈

尽管钢材市场价格已经濒于崩盘,但钢铁企业依旧延续生产惯性,并没有实质性减产举措。“大家都希望别的钢厂减产,自己能够继续生产。因为铁矿石价格下滑,越是后面生产的成本就越低。”河北一家钢铁企业的高管告诉记者。

由于近期银行信贷政策紧缩,铁矿石价格显著下降。今年6月,中国银行业监管为规避风险,叫停了对钢铁贸易商的新增贷款。河南一家大型钢铁贸易公司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一些铁矿石贸易商因无法获得贷款,不得不按每吨亏损300至400元的价格清理库存。而他们,也在尝试任何可能的办法卖出钢材,即便这会导致亏损。“如果不卖,我们亏损会更大。”他说。

更令人担忧的是,此一轮“钢铁困局”,并非传统思维下只有小钢铁企业的所谓“低端产品”亏损,很多国有特大型钢铁企业尽管生产“高附加值”产品,同样出现了亏损。

危机当头,中国钢铁供需矛盾越发突出,而且近乎无解。目前,中国钢铁产量分别是美国和日本的5倍,相当于世界十大产钢国的总和。但即使在2011年,产能已严重过剩的中国钢铁业,仍在进行“产能扩张”,在全球钢产量除中国外累计减产23%情况下,中国粗钢产量仍逆势增长8.9%。

今年,尽管钢铁生产厂家去库存速度趋缓,国家发改委5月仍批准了两个钢铁投资项目:宝钢广东湛江和武钢广西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这两个项目获批上马,在业内颇有争议。一些专家批评政府管理部门不切实际,幻想中国钢铁业又一个春天的到来。

有分析师声称,这是中国典型的“钢铁病”——企业投资无法自抑,地方政府推波助澜,再现传统产业中国式扩张的经典老路:先是受利益驱使一哄而上,随之形成无序混乱的行业格局,最后各自品尝恶性竞争的苦果。

“对于中国钢铁行业来说,产能过剩问题近乎无解。”有业界人士认为。近十年来,钢铁行业都未能走出越淘汰产能越大的“怪圈”。通过行政性的产能淘汰来帮助中国钢铁行业走出亏损,已被证明是失败之举。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甚至认为,造成钢铁过剩现状的真正“杀手锏”是:政府管得太多太死,审批干预过度。他列举了一连串的典型案例,比如河北一批钢厂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名义下被叫停,而叫停它们的依据却是从高炉大小衡量得出的规模太小。

多位业界专家呼吁,政府对钢铁行业的宏观调控思路,应当放弃沿袭已久的“产能论”。产能过剩与否,应该由市场来决定,而非根据产能来决定行业调控和管理的手段。否则便会造成市场好的时候大家闷声发财、埋头上项目;市场不好的时候,则是企业骂市场,行业骂政府。

对此,吴溪淳也持相同的意见。他说:“解决中国钢铁行业的科学发展问题,必须靠深化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用《土地法》、《环保法》、《税收法》管理钢铁的建设和发展,取消行政审批立项制度,严格税收管理,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通过市场机制优胜劣汰。”

未完,详情见《凤凰周刊》2012年27期  张弛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524.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