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再刺激政策悬疑

中国会出台新的经济刺激政策吗?从中共十八大到明年中国政府换届期间,除了高层人事变动之外,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经济政策走向扑朔迷离,引人关注。

重现2002?

2012年一季度以来,随着经济持续回落,人们都在期待出现新一轮大力度的刺激政策,但显而易见的是,不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迄今都没有出现预期中的放松。

9月初,国家发改委集中批复了55个项目,投资规模预计超过万亿元。此外,广东、重庆、天津等地也分别公布了各自高达上万亿元的投资计划。看起来新的4万亿刺激政策呼之欲出。但事后证明,这只是发改委集中公布了过去几个月的项目批复结果而已,并没有真金白银。

但新刺激政策的预期并未消散,过往换届之后政府重新刺激政策和加大投资的历史,让市场期待更殷。

在人们的印象中,每次政府换届后都有很强的投资冲动,上项目、促增长。比如2002年换届期间,经济一度放缓,中央在换届后放松了信贷和投资政策,信贷增速明显加快,相应地,固定资产投资和工业活动随后都有明显增长。

但是瑞银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发布报告认为,2002年的信贷和投资的加快增长并非中央有意部署,其真正原因是房地产业的起飞。中国政府为2002年和2003年设定的GDP增长目标均低调定为7%,M2与信贷额度目标也同样较为温和,然而这两年的实际信贷扩张步伐都大大超过了预定目标。随着银行开闸放贷,未偿贷款同比增幅从2002年夏季的13%飙升至2003年夏季的23%,使得投资和GDP增长显著快于预期目标,而其背后的推动力来自于房地产业。

经济学家认为,观察这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政府的财政支出和房地产是其最本质的特征。中国的财政机制是以支出定收入。由于尚未建立真正意义上严格的现代国家预算制度,行政官员先是决定任期内需要实现的几件大事,再回过头来到各渠道找钱,由此产生了很大的融资需求,而房地产因为住房货币化,某种程度上成了地方政府的融资机制。

土地资本化以后,政府成了唯一的地主。地方政府通过推高房价来撬动整体地价估值水平,然后招商引资撬动银根,支撑投资的扩张。土地供给是中国投资形成的最重要的基础性条件,类似于地方政府的资本金,于是中国经济便被牵引到房地产支柱上来。

但问题在于,经过十年的发展,中国房地产业的泡沫化已经非常严重,地方政府进一步通过推高楼价从而推高地价进行融资的方法已经难度很大。全社会和中央政府对房地产泡沫的容忍度也接近极限。

从2010年起,中国政府开始采取限购和收缩信贷等方式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尽管政策面没有显著变化,但房地产市场已经企稳并表现出复苏迹象。汪涛认为,政府仍然担心房价和房地产投资再次大幅上涨,这意味着不会轻易放松政策

此外,地产泡沫扩大正是上一轮4万亿刺激方案的结果之一,中央政府不得不对出台新的经济刺激方案心存忌惮。苏格兰皇家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高路易认为,“刺激措施未出台的原因是因为决策层对目前形势的发展基本感到满意,仍然在处理上一轮刺激措施的后果,更加容忍经济增长率低于2008年的情况。”

考虑到房地产业目前的状况,以及中央政府对地方债务和资产质量的担忧,未来一年地方的投资冲动将会受到一定限制。汪涛认为,除非出口大幅下跌,或者工业活动进一步显著下滑,否则中央政府不会出台新的政策刺激。

还有一个制约因素在于,十年过去,中国经济的形态和面临的发展空间已经完全不同。十年前,在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手中,中国经济已经进行了全面的市场化改革,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又为其打开了新的市场,有着巨大的增长空间。十年后的今天,国内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已从2002年的37.8%飙升至2011年的49.2%,信贷占GDP的比重升至约173%,旧有的增长模式开始失去后劲,而新的改革仍然未有实质性的推动。

增长潜力下降

刺激预期产生的一个重要背景是中国经济进入2012年以来开始趋缓。经济增速从去年的三季度的9.1%下降到了今年三季度的7.4%,其原因可能包括世界经济低迷、外围需求下降以及紧缩的宏观调控政策等多重因素,但问题在于,此次经济下滑,到底是短期因素作用下的短期周期现象,还是中国经济增长潜力长期下降的一种中期表现。

所谓潜在的增长率,也叫最大潜在经济增长率,即在各种资源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时所能实现的增长率。经济潜在增长率主要由劳动、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等因素决定,其中任何一种因素的趋势性变化,都会引起经济发展的长期趋势出现变化。

如果是短期经济下滑,那么经济刺激政策还有可能刺激经济重新恢复增长;如果是长期增长潜力的下滑,那么短期的刺激政策能否挽回局面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中国经济增长速度2007年高达14.2%,2008年出现较大幅度下降,降至9.6%,随后几年的经济增长呈现震荡徘徊的态势,今年第三季度增速降至7.4%。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从今年开始,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下台阶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巴克莱银行9月25日发布研究报告预测,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已放缓。中国2000-2010年的年均涨幅为10.4%,预计2010—2020年降至8%,并将在2020-2030年进一步放缓至6%。

报告称,最根本的问题是重新评估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如果经济潜在增长率已较此前下滑,再出台超过潜在增长需求的刺激计划,将无效率且不可持续,并将导致通胀和经济过热。该报告认为,中国决策层似乎不愿意采取更积极的政策回应,可能反映出决策者们潜在的观点,即当前的经济增长低迷,更可能是结构上和周期性因素造成的。

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规律表明,在经历2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经济高速增长后,经济增长速度一般会呈现台阶式下降的特征。学者普遍认为,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同样不可能一直保持在10%以上的水平,也必将从高速增长台阶向次高速增长台阶过渡。

国内外对中国经济的各种研究表明,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之所以大幅提高,关键在于全要素生产率大幅度提高。据分析,中国经济增长来源主要有四个方面:劳动力保持较高增长、资本存量出现了较高增长、人力资本提高以及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其中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最大,其贡献率在33%~47%之间。

但根据世界银行最近的报告测算,过去十年中国国企改制等结构性改革引致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长效力已经消失。而巴克莱银行报告则指出,潜在增长率的下降,不仅是因为经济成熟度的提高,还因为扭曲的政府刺激计划的撤出。2008年出台的刺激计划维持了前几年经济的高增长,但也导致近年经济更快地减速。报告认为,中央政府正在尝试判断新的潜在增长率,并且使实际增长率符合这个预期。

“中央政府尝试出台措施稳增长,减少经济增速骤减的风险,但同时避免经济增速高出潜在增长率过多。”巴克莱银行报告称,出于稳增长的需求,不排除经济增速在四季度加快的可能,但是经济增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长期维持在10%的水平而不引起严重的结构问题。

就业悖论

巴克莱银行报告认为,决策者们正在关注失业和通胀指标,以评估他们的方法是否成功。过多的失业将意味着低于潜能方式增长,而高通胀可能预示着高于潜能方式增长。

对比当前的局势和上一轮4万亿刺激计划出台前的经济局势,最大的不同在于就业局势:2008年出现了大规模民工返乡潮,而当前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中国的就业情况不仅没有恶化,反而更加好转。

 

......未完 详见《凤凰周刊》2012年33期  熊剑锋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613.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