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距离北京43公里“癌症村”

 

距离北京43公里的河北省廊坊市夏垫镇夏垫村,村庄里非常平静,泛着臭味的鲍邱河经过夏垫村一路向南,黑黄色的河水包裹着村庄。在许多村民看来,鲍邱河似乎成了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的排放地,而密集的轧钢厂对鲍邱河的污染难辞其咎。近几年,当地数十人因癌症死亡,夏垫村甚至被外界称为癌症村。

四个轧钢厂围村而建

在村民陈雨的记忆中,鲍邱河水质的变化与轧钢厂的建立时间基本一致,“十六七年前开始的吧,轧钢厂建起来了,鲍邱河的水也开始变黄变臭了。”

夏垫村位于廊坊市大厂县北部,一进村口,记者便能感觉到刺鼻的恶臭扑面而来。夏垫村被鲍邱河从东、西、北三面包围着,鲍邱河的水质,也直接影响着夏垫村的水环境。在村子里生活了60多年的丁大爷和许多村民看来,鲍邱河似乎成了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的排放地。

在村民老于看来,密集的轧钢厂难辞其咎。“神华、金华、宝生、鑫恒基,一共四个轧钢厂在夏垫周围。”

在大厂县环保局2004年的一份报告里可以找到,“夏垫镇4个轧钢厂、杨广起2个造纸厂和燕郊的污水是污染鲍邱河的主要来源。”

一家轧钢厂的工作人员表示,工厂排放前进行了相应处理,已经达到了污水排放标准。但村民对此并不买账,“如果不是轧钢厂造成的污染,为什么轧钢厂一出现,鲍邱河的水就变得恶臭浑浊呢?”

刊登在《华北科技学院学报》的一篇调研报告《鲍邱河水质分析与评价》指出:“鲍邱河上游水质为劣V类,下游受COD、氨氮和汞等的影响为重污染。”村民老于认为大厂县本就属于缺水地区,又出现轧钢厂密集的情况,这些企业耗水多,排放大。“能不能污染到水源,谁也说不清。”

一份重金属超标的检测报告

一位曾经多次参与水质调查的环保组织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能在排放的污水中检测到砷锰超标,就不能排除工业污水排放和饮用水被污染之间的因果关系。

15年前,夏垫镇二里半村村民冯军承包了一个鱼塘。几乎与此同时,在离他的鱼塘不远的地方,一家轧钢厂也建起来。冯军发现,污水排放管道距离他家的饮用水井只有三四十米的距离,多次与轧钢厂交涉后,排污变成了地下暗管。

2006年3月,冯军15岁的大女儿冯亚楠突然头痛、脖子发肿。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冯亚楠被诊断为急性白血病。“一名医生和我说,像这种病,多与长期吸入房屋装修的异味或是喝了污染严重的水有关。我一下子怀疑到了我们喝的井水。”

取样送检前,冯军和妻子找了三个塑料壶,洗净后装好水,送往河北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廊坊分中心检测。检测报告显示,送检水样总砷超标2.95倍,总锰超标3.8倍。“医生告诉我,砷、锰等重金属能引起人的头痛、头晕、神经错乱、关节疼痛、结石、癌症等。”

拿到这个检测结果后,冯军马上带着小女儿到医院检查,发现小女儿的白细胞增高,血小板降低。“好在发现得早,小女儿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冯军的大女儿在2007年因白血病去世。冯军将轧钢厂告上法庭,至今仍未得到满意的结果。

一张30人的死亡名单

村民冯军挨家挨户进行调查,做了一张近10年夏垫村因癌症致死的名单,其中有30人,“村子里有两三千人,其中还有一些人已经外出打工,这份名单并不完全。”

村民陈雨并未感觉到所喝的水中有怎样的异味,“就和正常的水一样,没有啥特别的味道,也没有什么颜色。”但他却发现,近几年,村子里癌症患者多了起来,“我们都是老农民,以前都不知道啥叫癌症,这几年经常能听说谁谁得了癌了。”

冯军也在不停地寻找着证据,希望能找到让女儿患病的原因。调查中冯军发现,在夏垫村,患癌症和白血病的村民并非个例,有的村民已经被夺去了生命。在夏垫村,许多村民表示“近几年得癌的多了”、“有的孩子出现了白血病”。“前不久,我们还给一个得了白血病的小孩儿献爱心呢。”一位村民带记者来到这户人家,得知得病孩子已经在北京住院治疗。“2009年,我们一个几百人的大队里,就有6个人因为癌症去世的。”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731.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