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援助非洲方式遭英媒质疑

 随着中国经济总量的增长,中国崛起成为国外学界不可回避的一个课题方向,要观察中国力量驰骋在海外,最明显的便是研究中国在非洲的存在。《龙的礼物:中国在非洲的真实故事》的作者是一位美国中非关系学者,任职于美洲大学国际服务学院,长期关注亚洲和非洲问题。作者在书中以总体赞赏的态度分析中国援助非洲情况,顺势回应了中国在援非上遭受西方世界的批评。

过去十年,中国的大型国企和众多私企在非洲的投资急速升温,中国也通过援助巩固了政治外交联系。中国援非何以能获得如此大的成绩,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非洲是中国援外的重点,却不是欧美的重点。因此,中国的援助规模超过西方世界,是自然而然的事,造成的影响力也远大于其他国家。只是国内读者对此了解甚少,偶有一本老外著作传入,便能见到些新鲜内容。虽然不少都因为资料获取的局限而留下遗憾。所有这些,都凸显出《龙的礼物》汉译本在国内出版的意义。

因为种种原因,外交部档案即使解密了,也不够齐全,原因在于,援外对口部门单位不少。历史上,中外友协、军方、中联部等机构和各省都有涉及。还有中央政府挂在港资企业、民间机构、民营企业下操作的项目。要将如此政出多门的数据清点完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商务部援外司迄今没有公布过数额。

中国作为世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跟这些非洲国家属于同一队列。除了互信度能相对高之外,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在非洲大布局后大力输出工业现代化、优惠贷款,对于非洲的政治很重要。两种模式的成败,并不是印证了普世价值不适用于非洲,而是验证了西方将发达成熟社会行之有效的一套完全照搬到一个前现代国家,是一场幼稚病下的失败。

中国援非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我们自己都还很困难的时候,便不计成本地向非洲援助了大量基础设施、工业设施、体育馆政府大楼等工程,最著名的是坦赞铁路这样的大手笔。此外,还派出了有无数医疗队,在一代非洲人中,不少人是被中国医生接生的,长大时在中国援建的学校上学,他们对《东方红》旋律耳熟能详。整个六十年代,中国之所以能成为援非主力,是因为欧美忽略非洲,前苏联忙于维持东欧稳定。中国这期间援非换来的成就集中在外交突破上,最突出的是1971年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

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国援助非洲朝务实、实用方向做了调整。一方面,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在工业化过程中需要世界最大需求量的能源和矿产;另一方面,中国产品出口需要开拓巨大的海外市场,因此援非受双赢的经济利益驱动。未来十年,欧美的援外重点还不会转到非洲,中国会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产生更大的影响。

中国援非方式遭质疑

在西方人眼中,中国的发展援助已成为怀疑论的焦点。北京已遭到过各种指责——缺乏透明度,在非洲建立双边关系只是为了攫取这块大陆的自然资源,把债务强加在贫穷国家的身上,以及支持有关政府糟糕的统治管理等。这些都表明了西方世界对中国的不信任。

海外发展研究所高级助理研究员安德鲁·罗杰森说:“人们通常对中国提供援助的真实条款非常不了解。他们往往把一切都设想成贪婪的重商主义协议,却忽略了可以从中学到的范围更广的经验。”

在从更广的角度看待有关事件时,重要的是对中国国内存在的约束力量予以适当的评价。评论人士把中国未能提供有关援助的信息描述成缺乏透明度的做法。而一种同样可信的解释或许是,它来自中国国内相关人士对国外援助增加的敏感反应。西方国家政府应对这一现象非常了解。尽管过去30年中,非凡的经济增长令约5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但该国仍有超过两亿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1.25美元。因此,中国难以接受自己的对外援助被外界视为纯粹的博爱之举,而或许仅会强调自己实施了双边援助,但不愿大肆宣扬有关援助项目的具体细节。

然而,在缺乏上述细节的情况下,把中国称作“无赖”援助者似乎是一种不公正的做法。

中国会表示自己的援助战略基于平等互利的原则,且不附加政治条件。它将上述原则称为南南合作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相互帮助”。许多受惠国都对这种方式表示欢迎。有51个非洲国家接受中国的援助,而该国援助的国家不仅限于非洲国家。

埃塞俄比亚前总理梅莱斯·泽纳维曾在位于亚的斯亚贝巴的非洲联盟总部启用仪式上激动地说:“中国奇迹般的再度崛起以及其与非洲建立共赢伙伴关系的承诺是非洲开始复兴的原因之一。”非盟总部由中国斥资2亿美元建造,于2012年1月落成。

这样的言论说明中国一定是在做着一些正确的事情。北京可能从中受益。但不像一些西方国家政府,它没有装腔作势,而是在强调和赞扬当事双方的相互依存关系。

分析人士勃兰特说:“相关国家和政府官员已习惯于某些其他援助国的资助方式。与我交谈过的官员认为中国的援助方式让人耳目一新。中国把自己视为南南合作的倡导者而非援助者,并正在尝试以更为互惠的方式处理与有关国家的关系。从象征意义上看,我认为这更加有效,也更有意义。”

斯泰伦博斯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负责人斯文·格里姆同样认为,在贫困国家眼中,“需要援助的国家往往被视为完全没有希望,在政治上也遭到如此对待”,而中国与有关国家,尤其是非洲各国的接触做法“是一种受人欢迎的改变”。但他也指出,中国的有关言论或许会为今后出现问题埋下隐患,让人认为其所谓的平等仅是说说而已,却没有更多的实质内容。

格里姆说:“如果你被视为更为强大的合作伙伴,那么从长远看,将难以实现平等的伙伴关系。当在对方国家的投资已达到一定水平,利害关系也随之增加时,不干涉对方国家的做法会难以实现。”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852.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