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600多项简政放权背后的博弈

党的十八届二中全会和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统一思想,精心组织,认真抓好改革实施。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事关重大,任务艰巨,需要统一部署、突出重点、分批实施、逐步推进,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用3至5年时间完成《方案》提出的各项任务,加快建设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下称“中编办”)已经清理出涉及多个部门的600多项审批权,正在与部委密集沟通,以期按时砍掉这些审批权。中编办综合司司长李章泽近日在清华大学演讲时透露了这一信息。

600多项是有备而来。李克强总理此前表示,本届政府要减少三分之一审批项目,目前各部委有1700项行政审批权、200项得到授权的审批权,总计有1900项左右的审批权。

简政放权是“割肉”

中编办是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的常设正部级办事机构,负责全国行政管理体制和机构改革以及机构编制的日常管理工作。政府机构改革方案即是由此部门操刀。

对于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和职能调整方案,李章泽评价称,此次调整主要看点是职能调整,对应政府简政放权。

他诙谐地说,政府职能转变是“割肉,而且刀刀见血”,都涉及到相关部委的利益。中编办以往主要管机构管编制,但近两年来,机构和编制管理越来越少,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改革上,因为中编办在机构改革中较少有部门利益。

审批权和名目繁多的资格认证被各方诟病,李章泽透露,在听取社会意见时,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称,三一重工收购德国企业的过程中,德方的政府审批程序仅耗时一周,而三一重工的手续卡在相关部门一名处长的手中就长达3个月,而且更换一个螺丝,都要走一遍审批流程。

对于相关部委而言,审批权捆绑着利益。一般而言,一项涉及部委的审批,都会由部委下属企业或研究院提供意见,企业因此要承担费用。

以国家发改委对企业投资项目的审批为例,企业提交的可行性报告由其下属咨询公司出具报告,才能提交发改委,其中利益诉求不言而明。这造成企业和地方政府都围绕着中央部委“跑部钱进”或者“跑项目、跑审批”。

李章泽表示,简政放权要“给社会放权,给市场放权,给企业松绑”。据其称,在政府定出时间表后,将推动审批权清理。

一位民营企业高层曾对记者称,政府审批权限确实太多,民企投资本身是企业行为,盈亏政府都不负责,按照公司章程批准、符合环保要求即可,一旦需要部委审批,就会触及各种“玻璃门”和潜规则,增加企业成本。

背后静悄悄的博弈

3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实施《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任务分工的通知,列明72项任务和具体时间表。

不过背后如何操作,一般人并不知晓。李章泽称,今年两会后,中编办一直在加班加点,首先是清理出详细的审批事项清单,其次是落实到每个部委,然后再与部委“讨价还价”:哪些审批权要撤、撤几项、什么时间撤。

李章泽称,中编办已经清理出600多项行政审批项目,未来将逐一落实,目前就有30多个部委涉及投资审批事项,未来将下放给投资主体和地方政府。

据其透露,新一届政府决心非常大,新组建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三定方案也按照计划完成。同时,国务院还下发《地方食品药品监管意见》,地方食品药品监管同步改革,而不必等地方机构调整的时点。

值得注意的是,中编办是办事机构,与国务院组成部门级别一样,在推动改革时并没有专门权力。

李章泽说,两会后,中编办近期一直在与各部委“谈话”,一开始是上门清理,一个个部门跑。后来是让部委领导到中编办谈,以减少干扰。

在此过程中,也有部委存在反对声音,尤其是涉及到被“调整”“减少”的具体部门不满意、不愿意。

他说,政府也是经济人,也是自利的。在“削权”过程中,肯定有持续的讨价还价,难以协商的事项则提交给国务院裁定。

此轮改革,主要是减少和下放一批投资审批事项。国务院要求,6月底前发布新修订的政府核准投资项目目录,修改出台投资项目审批、核准、备案管理办法。

李章泽称,4月10日前国家发改委要确认取消和下放哪些审批权,4月底还要列出一个详细的审批权减少和下放的清单。

 作者:张旭东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869.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