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震救灾 民间组织NGO地位尴尬

从4月22日上午9点到下午两点多,整整5个小时,乐施会的两大卡车救灾物资终于从芦山县城开到了10公里开外的震中地区龙门乡红星村。

红星村临近省道,是个大村,共有3000多人,近1000户人家。这次地震受灾比较严重,几乎100%的房屋都成为危房或整体性坍塌。

乐施会这次共带来2170床棉被、507顶帐篷、500个卫生包和108个厨具包,是他们发往震区的第一批物资。乐施会工作人员宋扬介绍,第二批物资今天(4月22日)也已经从昆明备灾仓库起运,但由于道路管制,目前还不确定何时能抵达灾区。

和其他NGO不同,乐施会在各地开展工作,主要采取与“合作伙伴”联合行动的方式。合作伙伴的作用,主要是介绍灾情、提供救助名单的建议及协调当地 遇到的一些具体问题,如通行、接洽等。在很多灾害频发和贫困地区,乐施会都建立了自己的合作伙伴网络。宋扬承认,这个办法,一方面可以帮助乐施会更快确定 救助对象,另一方面,和当地基层政府组织合作,的确能帮他们解决一些具体问题。乐施会成都办公室经理翟凡介绍,这次物资发放,就是通过当地合作伙伴芦山县 扶贫移民局介绍,与龙门乡政府接洽沟通,最终选定受灾严重的红星村为主要受益方的。

红星村支书苏凤鸣介绍,虽然临近芦山,但是从20日地震发生到22号中午,红星村全村还没有一顶帐篷,提了需求也没有回音,只是说堵在路上,运不过 来。很多村民只能用油布简单搭个棚子过夜。这两天陆续有人送来了水和方便面等食品,乐施会这批物资,是他们第一次收到生活用品救助。

村民自发组成接力队,下午四点来钟,物资终于卸完。但围绕如何分配,乐施会和受益方红星村代表却产生了一点小争议。由于村支书临时去另一个物资发放 点协调发放,代表红星村接受物资的是村文书杨成伟。杨支书一方面同意,6个村民小组应该按人数平均分配,以示公平;另一方面,建议不要再分贫富,因为不论 穷富,每个人家有的东西都不一样,基本生活用品大家都需要。不过,翟凡却坚持乐施会一贯的救助原则,优先侧重受灾严重的重灾户和贫困户。最终杨文书同意了 乐施会方面的要求,并同意发放完毕向乐施会方面提供一个领用人的花名册,并接受回访。

杨文书承认,虽然村委会要求对每一笔救灾物资的发放,都进行造册登记,但是真正落实这一条,要求他们提供领用清单,并要求进行回访的,乐施会是他们遇到的头一家。

翟凡解释说,一般来说,乐施会都要求当面向具体受益户发放救助用品。不过考虑到地震刚刚发生,对物资的需求非常迫切,有时候他们也采取变通的办法,交给村一级当地组织自行发放,但需要提交领用人签字的清单,并接受施乐会的回访。

72岁的刘兴玉老人已经在油布棚里住了两个晚上,住在半山腰的红星村三组。听说有物资发放,她早早就背着背箩赶山路过来。问起棉被上的“乐施会”三 个大字,“知不知道是谁给你们捐的被子?”老人连连摆手,“不识字不识字”。对这个来自千里之外的NGO组织,老人一无所知,只是连连说谢谢,谢谢你们来 看我们。

凤凰网讯(特派芦山记者杨彬彬 李磊)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1952.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