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冤假错案"重申 106人获释

记者9日从河南省2013年“5·9”错案警示日座谈会上获悉,继“赵作海案”后,该省三级法院汲取教训,对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的100起案件依法审理,依法宣告116名被告人无罪。

备受关注的2010年“赵作海错案”发生后,河南将其释放日5月9日定为“错案警示日”。每年的这一天,河南法院系统都举办“5.9”错案警示日教育活动。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田立文当日通报称,“赵作海错案”被发现和纠正后,河南法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堵塞工作漏洞预防冤假错案,其中,包括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出台《错案责任终身追究办法》。“2010年以来,上报最高法院死刑案件的核准率一直保持在80%以上。”

田立文说,2010年以来,河南省高院对二审及各中级法院报请复核的案件,因证据问题,发回重审401件,依法改判175件。全省法院依法对100起案件的116名被告人宣告无罪。

谈及上月底刚刚宣告被告人无罪的“李怀亮涉嫌杀人”案,田立文表示,这起案件与以往的冤案不同,佘祥林案、赵作海案都是在所谓的“死者”重新出现的情况下,才宣告被告人无罪。

“李怀亮案既没有真凶落网,也没有亡者归来,而且侦查、公诉机关认定、起诉有罪的态度十分明确,”田立文说,“我们按照新刑事诉讼法‘无罪推定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守住了法律的底线。”

在河南,2010年“赵作海错案”发生后,又相继发生了“时建锋天价逃费案”、“智障人吕天喜抢劫案”、“眼花法官错案”等,上述错案均得到及时纠正。

反思李案: 与公安、检察重配合、轻监督

“法院没有坚持‘重证据、不轻信口供’的司法原则,在之前的三次审理中,办案人员司法理念出现了偏差,传统的‘有罪推定、有罪从轻’理念占了主动。”在剖析李怀亮案时,平顶山中院院长郭保振认为,办案人员对案件的证据审查不够严谨,虽然李怀亮在公安侦查阶段曾经有过8次有罪供述,但其有罪供述前后矛盾,证明其犯罪事实的客观证据严重缺失,在这种情况下,办案人员三次草率做出有罪判决。在主观方面,郭保振认为,当事人家属闹访以及社会舆论带来的压力,使法官不敢坚持做出无罪判决,一拖再拖,导致李怀亮被长期羁押。

此外,导致此案发生,郭保振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法院与检察机关重配合、轻监督。

“2001年和2002年,检察机关公诉此案后,法院两次以‘部分事实不清,没有新的事实、证据’为由决定不予受理,但在后来没能坚持原则,致使案件进入诉讼程序。”郭保振介绍,司法机关之间必须互相监督、互相制约,是法律和制度的基本要求,但在李怀亮案之前的审理中未体现出来。

高院举措: 平衡控辩双方,严格证人出庭

“赵作海案、李怀亮案、浙江张高平案等错案的纠正,律师在其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省高院院长张立勇说。对于专家、律师提出的个别法官重控轻辩的现象,张立勇认为,想要杜绝冤假错案,必须始终做到控辩平衡、居中裁判,但在一些法官眼中,被告人的命运在移送法院之前已经决定,庭审只不过是走过场。原本应该相互制约的公检法三家,却变成只讲配合不讲制约的“一家亲”。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发挥律师在杜绝冤假错案的作用,张立勇表示,将设立举报电话,如果法官随意打断律师发言,律师不能充分发表辩护意见的,律师可打电话举报。

此外,张立勇还指出,在目前的庭审中证人出庭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而证人不出庭很多事实就无法查明。张立勇认为,在刑事诉讼中可以吸收和借鉴民事诉讼的“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原则,控方出示的证人证言,就应该由控方通知并确保证人到庭作证并接受询问,如果证人非因法定原因未能出庭,对于其证言不予采信。

“李怀亮案先后三次裁定发回重审,法官看到了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案件在12年后才宣告无罪,被认为是‘踢皮球’。”张立勇表示,如今,新刑诉法对发回重审的次数做出了明确规定,法院只能发回重审一次,这就有效地避免了“踢皮球”现象,法院一定要严格执行。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016.html【责任编辑:徐南露】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