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许可经营有望取消

颁行近20年的煤炭经营许可证或将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据大陆财经媒体报道,按照国务院简政放权、转变职能和减少行政审批的要求,国家发改委正研究取消煤炭经营许可证。根据业界相关人士的说法,煤炭经营许可证确认将被取消,同时部分煤炭项目的审批权亦将取消或下放。

煤炭经营许可证是大陆煤炭企业的核心证照,决定其是否有资格参与煤炭经营。

一位煤炭行业研究人士称,取消煤炭经营许可证相当于发改委“割肉”削权,将催生煤炭市场的革命性变化。“因为国家发改委对煤炭经营实行总量控制,目前各省配额均由其统一分配。”而在当前国内煤炭市场整体大萧条的情况下,此举虽可减少交易成本,但亦会加剧煤企竞争,加深市场惨淡。

有违初衷的许可经营

煤炭经营许可证颁发的初衷意在维护煤炭市场秩序。但随着煤炭市场化和物流产业的发展,继续沿用计划经济的手段干预市场,不仅推高了交易成本,也越来越背离其对煤炭生产实施总量控制的初衷。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该证对煤炭生产销售其实没什么影响。“虽然该证意在实行总量控制,但有些省份竞相扩大产能,造成产能过剩,特别是一些资源丰富的地区,靠煤炭招商引资卖资源。”

事实上,煤炭业正在挥手告别暴利的“黄金十年”。2012年,中国煤炭社会库存首次突破了市场供求标准线,达到3.44亿吨,产能过剩问题开始凸显。

这使得持续了近十年的“一煤难求”盛况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煤企陷入供过于求的危机。而产能过剩的情况还将愈演愈烈,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估算,预计2013年煤炭社会库存可能高达5亿吨。

与此同时,受国际经济低迷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影响,煤炭需求疲软,加上新增产能的释放以及低价进口煤的冲击,煤炭价格连续下跌,煤企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根据39家煤炭上市公司披露的年报,2012年这些企业的盈利能力均有下滑,近八成公司甚至出现负增长。

今年情况也不乐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前两个月,营业收入在500万元以上的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34.86%,部分大型企业出现亏损,亏损企业的比例已从去年同期的18%上升至23%。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分析人士李朝林说,由于企业利润大幅度下滑,降薪潮已经席卷河南省内所有的煤炭企业,并正在向山西、山东、陕西的煤炭企业蔓延。“早在去年煤价连续大幅度下跌时,国内煤炭企业就掀起了一轮降薪潮,如今新一轮的降薪潮正在酝酿中。”

目前,陕西、内蒙古等地一些企业已经因为煤炭滞销而不得不限产甚至停产。

而煤价还在继续下滑。今年一季度,山西省吨煤综合售价为546.79元,同比减少43.17元。山东区域电厂5月份电煤到厂接收价再次普降20元/吨。即使眼下正是“迎峰度夏”的传统用煤高峰,但整个煤炭市场仍无明显启动迹象。

根据中煤远大咨询中心分析师张志斌的说法,在供大于求的买方市场环境下,大部分煤企应该选择限产保价。但由于煤炭产业对当地政府的重要性,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各地方政府相继出手救市,试图力挽狂澜保护本地的煤炭产业,一些省份甚至正逆势扩张其煤炭产能。

以煤炭大省山西为例。2013年第一季度,山西共完成煤炭产量2.19亿吨,超过内蒙古,重回全国产量第一。进入4月份,这一数字继续上涨为9062万吨,环比增加913万吨。根据山西省煤炭厅的规划,今年还将新增煤炭产能1.2亿吨。

就全国范围来看,由于此前在建煤矿规模很大,加上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矿井改造之后的产能释放,这使得“十二五”期间煤炭产能过剩的压力非常大。预计2013年全国煤炭产能可能达46.3亿吨,而需求仅41.2亿吨,产能过剩或达5亿吨。

煤炭市场或将重新洗牌

1996年8月出台的《煤炭法》正式将煤炭许可经营写入法条。随着国家能源管理体制变化,经营许可证审批权从煤炭工业部转移到国家经贸委、国家计委,再到国家发改委。

按照现有的申报流程,煤矿生产、经营企业若要获得煤炭经营许可证,一般应先向所在城市发展改革局申报,再向省级发改委申报,筛选通过后,最后上报国家发改委。发改委对全国煤炭经营企业数量进行总量控制,并向各省分配配额,在配额范围内且具备资质条件的企业方可申领证件。

对于煤炭企业而言,“无证不能经营”属于硬性规定。根据2004年12月国家发改委颁布的《煤炭经营监管办法》,“煤炭经营许可证不得伪造,不得买卖、出租、转借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转让。”此后发改委又多次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加强煤炭经营资格监管,并对煤炭企业数量实行总量控制。

2005年6月,国家发改委再次发文要求各地不得随意降低审核门槛发放煤炭经营许可证,并明确规定:地方煤炭经营企业的煤炭经营许可证的终审颁发,一律由省级煤炭经营资格审查监管部门负责,各地对市县(区)擅自颁发的煤炭经营许可证立即予以清理。

这之后,全国其实就基本停止了煤炭经营许可证的审批。这意味着,只要有此证在手,就不愁没有钱赚。除了极少数国家重点保障的大用户外,其他煤炭用户不通过持证中介,就无煤可买。

自此,煤炭经营许可证在全国各地开始一证难求。由于煤炭企业经营数量被严控,且多数省份煤炭企业数量超过配额,因而获得这张证照的交易成本逐年攀升。同时,也催生出经营许可证代办、转让的灰色渠道。

北京一家煤炭公司的负责人士称,多数时候,中小煤矿和大多数用煤企业只能和拥有官方牌照的煤炭贸易公司做生意,煤炭经营许可证因此成为摇钱树。前段时间,他的一个煤炭经销商朋友决定转行,最终以150万元的价格转让了其公司及煤炭经营许可证。

他告诉记者,要想进入煤炭经营市场,有两种方法。一是找个有煤炭经营许可证的公司挂靠,主要是开票,多交点钱给人家。如果贸易量比较大的话,可以考虑购买一个有煤炭经营许可证的公司自己做。“现在买别人的煤炭经营许可证是个比较靠谱的选择。”他建议。

因为自己申请煤炭经营许可证难度非常大。“每个地区都有名额限制。首先需要省级煤炭经营资格审批领导小组办公室审批发证,办公室设在省煤炭局,办理机构在省煤炭局经济运行处。”据他介绍,具体申请流程是:“由区县煤炭经营资格审查办公室将审核材料报至地级市煤炭经营审查办,再报至省审批办。”

“煤炭经营许可证每年都要年检,时间是每年的1-3月”,前述煤炭公司负责人说,“必须等煤炭经营许可证年检通过后才能办理工商年检,繁琐得很。”

由于获取煤炭经营许可证需经层层审批,这事实上方便了一些部门的权力寻租。“每年年检和三年一次的换证,其实都是需要煤炭公司‘出血’的。逐一打点下来,每年至少需要花几十万。”据他介绍,“办煤炭经营许可证需要很多手续,包括环保、消防等部门。再比如经营场地的使用证明,就涉及国土部门。‘雁过拔毛’,而且这证还是一年一审。”

更有甚者,一些部门还会变相成立煤炭经营协会,在每年许可证年检时收取年费。“可别小瞧这些‘二政府’,他们与主管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不按照规定缴纳年费,就有可能通不过年检。”

即便如此,随着各地对煤炭经营企业的环保要求和条件限制愈加严苛,目前几乎只有极少数企业能获得经营资质。在北京,从2011年起不再予颁发煤炭经营许可证;2013年3月,浙江省经信委取消了103家煤炭经营企业的经营资格,称这些企业是检查不合格或自愿放弃了经营资格。

归根结底,煤炭经营许可证不过是煤炭供应紧张、煤炭市场短缺的产物。随着国内煤市大萧条的到来,业界普遍认为,目前取消煤炭经营许可证减少政府审批环节,将有利于企业根据市场状况、资金实力参与市场竞争,煤炭竞争将更加完全。但也有贸易商担心,在这种市场条件下降低煤炭行业的经营门槛,会把当前惨淡的市场行情再次推向低点,煤炭行业尤其是贸易环节将重新洗牌。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14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