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困境

近日,美国国际集团(AIG)向一个中资财团出售飞机租赁业务的交易几近停滞,这是近年来第三次中资竞购此类资产遭遇失败。如今当中国的财团出现在竞投会上,人们更多报以怀疑而非喝彩。

在这一并购案中,中资财团发生分裂。而在其他并购案中,潜在购买者既有包括不知名的集团,也有知名银行,并购失利的问题则在于审批、融资方面或者对担心购价过高。

比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曾对购买苏格兰皇家银行(RBS)飞机租赁业务开出过最高竞购价(比其他竞购者高出2.4亿美元),尽管国开行认为这一交易不可能审批成功。一家曾竞购豪客比奇公司(Hawker Beechcraft)的中国企业最后未能筹到并购款,还极力要求拿回5000万美元的违约保证金(但没有成功)。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还曾两次(而不是一次)虚报低价,竞购淡马锡(Temasek)出售的一家印度尼西亚银行,最终该银行被马来亚银行(Maybank)购得。

一些投资银行家曾将自己与潜在中国资本和企业买家的密切关系当做向西方客户吹嘘的资本,现在他们炫耀这一点时也不那么有信心了。

事实上不应该这样。中国有大量的资金,对各类资产都有极大的胃口,从中国缺乏的自然资源到主要的前沿技术等都包括在内。如果中国要转变为消费主导型经济,就需要提升制造业的品牌和设计。中国国内竞争激烈,因此,即使产能过剩不是问题,利润却非常微薄,相比而言海外市场的吸引力就大得多。

但显然在并购方面,中国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现在看来,只有资金和野心是不够的。一名曾受雇协助一家中国的银行收购俄罗斯银行的顾问(具体原因不详)曾询问这家有望成功的买家银行,有没有会说俄语的人,结果被告知没有。也就是说,即使审批和融资没问题,但在看不见的方面,文化因素是个障碍,而语言只是其中之一。

另外,中国国内几乎没出现过什么真正的并购,多数企业对于如何完成并购也没什么实践经验。此外,除了少数科技企业,中国公司缺乏头衔为“首席战略官”的内部专业人员来思考这些问题。

而且许多情况下,中国人在国外投资时会遭遇敌意和排外情绪。比如双汇国际(Shuanghui International)对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47亿美元的收购交易就引起争议,还被挟持为美国“分肥政治”的筹码。

当然,在有些行业中国人成功完成了并购。根据Dealogic的数据,排在最前面的两大行业——石油天然气和采矿业,占2000年以来所有并购交易的一半以上,在中国3680亿美元对外投资交易中占近2000亿美元。基本上所有这类交易的背后都有中国政府的影子。这些交易是由国有企业发起的,它们可以从国开行等政策性银行获得廉价融资,而这些政策性银行的资金又来自政府。

到目前为止,多数成功的收购方都是有政府支持的国有企业。

展望未来,下一波并购潮的参与者中可能会有更多民营企业——特别是本质上更全球化的科技企业,而交易的规模则会小一些。这类并购交易很可能更多地以欧洲企业、特别是德国企业为目标,而不是以美国企业为目标。因为在美国,能与美国对中国的偏执思维匹敌的只有中国对美国的偏执思维。不过,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对流出中国的资金流造成限制。

许多参与其中的中国和外国相关人士都相信,随着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和机构投资者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投向美国,另一类大规模收购将会是房地产收购。

房地产项目在中国相对容易获得资金和许可,而在美国则往往只是个简单的手续问题。

美国西海岸美迈斯律师事务所(O'Melveny & Myers)律师赵宏绚(Howard Chao)表示:“并购是最难以成功的对外投资方式。你必须快速行动,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并获得相应许可。相比之下购买大楼要容易得多。在买楼的过程中可以迅速调配资金,而且通常没什么政治问题。另外中国人的组合投资规模也将十分巨大。并购在中国资本流出中所占比例将会缩小。”

房地产的吸引力还有一个不便明说的原因。中国投资者只要有足够资金就能获得一张临时绿卡。而越来越多中国人在用钱开路离开中国。

译者/何黎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35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