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幼童生存环境危机

据世界卫生组织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全球每年有83万幼童死于意外伤害,中国平均每天有19个幼童命丧车轮,一年有3万幼童因溺水离世,如果再加上高空坠落、烫伤、磕碰摔伤、火灾等意外因素,中国每年有1000万0至14岁幼童受伤,10多万幼童致死,40多万致残。

当你看到这些数字的时候,会不会为自己孩子所身处的险象环生的社会环境而感到担忧?如果你觉得这些都是属于意外因素,孩子有足够幸运逃过这些劫数,顺利茁壮成长,那么你可能真的错了。中国孩子的成长道路可谓荆棘密布,“惊心动魄”。

中国的新闻历来都不是独立的事件。以前不久“海南万宁校长带女生开房”为起点,短短20多天,媒体报道了9起校园性侵案;“毒校服”从上海扩散到了广东;当那些被拐卖孩子的家长奔波在寻亲路上,青海和云南的孩子可能正吃着发霉的营养餐;你试图回想自家孩子是否吸吮过毒奶粉,把玩过塑化剂超标的毒玩具,他可能正塞在失控的校车上一路疾驰……

在孩子的周边,显性的危险已经这么多,究竟还有多少潜在的危险因素?我们的孩子要想茁壮地从幼年走到成年,又要经受多少考验?

“毒奶粉”屡禁不绝

64年前,为了反对伤害幼童、保障幼童权利、改善幼童生活,国际民主妇联开会决定,每年6月1日为国际儿童节。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幼童受到的伤害减少了吗?生活改善了吗? 

10年前,2003年5月起,安徽阜阳农村地区相继发现婴幼儿出现头部肿大、体重减轻、低烧不退的怪现象,经查都是食用劣质奶粉而重度营养不良所致。12名婴儿被营养价值还不如米汤的“伊鹿”奶粉夺去生命,229名婴儿因为营养不良咸了“大头娃娃”。事件掀起对阜阳官方的问责风暴,阜阳市在食品安全领域加大了市场巡查力度。

然而,当“大头娃娃”的名字渐渐隐去,留给我们的却仅仅是冰冷的数据,没有反思,更没有改善。10年来,改变的是阜阳农村的育儿经:不怕贵,只认进口奶粉;不变的,是依然无序的奶粉市场。

2008年,规模更大的“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了。“大头娃娃”事件中,三鹿奶粉就被质监部门列为伪劣奶粉,随后这被证实为疾控中心工作人员失误。随后国家多个机关发文,要求各地正常销售三鹿奶粉。2008年,众多食用三鹿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质监部门发现,三鹿奶粉中含有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截至当年9月底,全国受害婴幼儿50000多人,4人死亡。“三聚氰胺”事件迅速发酵,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在内的22个厂家69批次产品中都检出三聚氰胺。

如果你的孩子惊险地避过了劣质奶粉,巧妙地避过了“三聚氰胺”,你也不必高兴得太早,因为在孩子的人生之路上,等待他的,还有“地沟油”、“假羊肉”、“镉大米”、“毒生姜”、  “瘦肉精”、“长毛营养餐”……

“毒玩具”防不胜防

“吃的心里没数,总能玩得痛快吧。”你是不是一直这样心存侥幸?

据深圳质检部门最新监测,30款玩具中,塑胶玩具(不带电)多有尖锐的端点以及锐利的毛边等,有刺伤、割伤幼童的危险;软填充毛绒玩具有太多小零件,对幼童有摄入或吸入的窒息危险:电动玩具除可能夹伤幼童手指,还有电池漏液。

中国虽然在2007年就正式对电玩具、弹射玩具、金属玩具、娃娃玩具、塑胶玩具、童车等六大类玩具产品实施强制性的产品认证,但是目前很多小商品市场的玩具依然缺乏安全检验合格标志和加贴3C认证标志。

国家质检总局通过对童装、童鞋、玩具等5类幼童用品质量抽查发现,663家的674批次产品,合格率89.3%,其中童车合格率仅80.8%。

这个数字也可能让你吃惊,全球幼童安全组织调查说,61.2%的幼童意外伤害发生在家中:跌倒/坠落(25%)、烧伤/电伤(16.7%)、锐器伤(9.1%)等。

家里的书柜、床头柜等家具的边角有多少是直角设计;随手打开一个衣柜,里面有没有透气孔?是否装了自动上锁装置?厨房里的点火枪、床头的台灯、书桌下的电线、梳妆台上的化妆笔……这些家中不起眼的物品,在孩子眼里却充满神奇,可也隐藏着种种危险。去年4月,四川两名女孩钻进木箱玩“躲猫猫”,就因为没有透气孔窒息死亡;防盗窗的栏杆间距有没有超过一个拳头宽?仅温州一地,去年暑假就发生20起幼童坠楼。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朱长岭说,新国标对这些都有规定,但对厂家缺少约束力,市场依然充斥着“隐患家具”。

如果你能保证家庭内孩子接触的东西是安全的,孩子的活动范围是在自己视线之内的,那么外出去游乐场玩呢?2013年3月17日,上海市民祁女士带着孩子去南方商城星乐园玩耍,海洋球的围墙倒下,孩子右手桡骨骨折;4月28日,市民吴先生的小孩在新村路一家亲子乐园玩耍时,因海盗船座椅设计问题牙床受伤。类似事件,仅上海市,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接到的投诉就有17起。

除了看得见的伤害,还有隐蔽的细菌。上海最近抽查发现,有三分之一幼童游乐场所的细菌总数和大肠菌群、金黄色葡萄球菌、霉菌等致病菌指标超标。儿童游乐场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并没有纳入公共场所的范畴,国内目前对此并没有专门的卫生标准。2013年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对沪上几家游乐场进行调研时发现,很多游乐场是没有消毒行为的。

“黑校车”惨不忍睹

1到3岁,在逃过窒息、气管异物、溺水、高空坠落、被拐卖等危险之后,宝贝终于上了幼儿园,终于有人可以帮忙照看了,但是这样就万事大吉、诸事安全了么?你可曾看见马路上川流不息的机动车辆?你可曾了解中国的校车现状?

对0至14岁的幼童来说,道路交通事故,已成为仅次于溺水的二号杀手,全国每年夺去7000个(也有媒体报道说是2万个)幼童的生命,而违章穿行,是幼童步行发生交通伤害的首要原因。

如果父母每天开着没有幼童安全座椅的机动车接送宝贝,那宝贝面临的风险又多了好几层。实践证明,在汽车发生碰撞或者突然减速的情况下,儿童座椅可以有效减少对儿童的冲压,限制儿童身体的移动,从而减少对他们的伤害。在世界上多数国家,幼童乘车如果没有幼童座椅保护都是违法行为,纵观中国的汽车市场,幼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不足0 .1%。

即使相对温和的天气,汽车内部的温度也达38C以上,将孩子单独留在车内,中暑、高烧、抽筋和死亡的风险加大。2013年5月,河南就有一名3岁幼童在幼儿园的校车内窒息死亡,2013年1月,广东一名3岁幼童被遗忘在校车内,窒息死亡。要知道孩子被独自锁在车内的忍耐极限时间只有半小时。

如果你没有处在西部山区,或许你该庆幸宝贝不用步行几十里、穿越飞沙走石上学。但如果你的宝贝在农村或城郊读幼儿园,每天坐校车回家,那宝贝需要更高的幸运指数。过去几年,甘肃正宁、江苏丰县、湖南宁远等地发生多起校车安全事故,造成30多名幼童死亡,而发生在湖南邵阳、娄底和黑龙江等地上学路上的事故,已让数百名孩子永远离去。

数百名孩子的鲜活的生命换来的不是警醒,换来的不是中国校车现状的改善,全国各地刮起“最牛校车风”。河南中牟一个家长用三轮车一次载了31个学生,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区的一辆校车额定载客12人,实际载客52人。

有媒体评论说:“一个孩子在中国去上学,会有多凶险?这不是玩游戏,闯不了关还可以原地满血复活。有时只是去上个学回个家,却永远无法抵达目的地。”对于他们而言,真的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到来。

这些都是意外吗?有人说,每次意外的背后都有人为疏忽。反观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的校车改制,这个丹东地区最贫穷的县给学生配备了符合美国先进校车制度的校车,坚持不超员,坚持对司机择优录取。解决中国校车的问题之源,正如宽甸县县委书记耿玉礓所言,“这其实不是钱的问题,也不是能力的问题,而是重视不重视的问题。”

“校园暴力”令人发指

回过神来,你是不是觉得这几年走得心惊肉跳、如履薄冰?好在,宝贝一路跋涉,终于到了学校,你放心了吧?对不起,如果您觉得孩子已经到达了安全彼岸,那么你对中国的安全现状太乐观了。2012年5月6日,山东临沂童星实验学校运动会现场,高悬的多个氢气球突然爆炸,火苗在一声巨响后蹿出四五米高。9名需要住院治疗的伤者,包括幼儿部、小学部的幼童和老师。

时光倒流,2004年,全国连发6起歹徒跑进校园砍伤幼童事件。2010年3月23日,正逢孩子上学时间,一名中年男子手持砍刀冲到福建省南平市实验小学门口,连续砍杀13名小学生,造成8死5伤。接着,4月28日,在广东湛江雷州市雷城第一小学,一男子持刀砍伤15名学生和一名为保护学生而与歹徒搏斗的老师。4月29日,江苏泰兴又发生一失业人员砍伤幼儿事件,造成28名幼儿受伤。4月30日、5月12日和19日,又分别在山东潍坊、陕西南郑、海南海口等地发生类似事件,9死25伤。

武林高手胡琼当上私人保镖,一名姓刘的民营企业老板以月薪万元聘请他接送6岁女儿上学放学。企业老板有钱,请得起私人保镖,但更多的孩子呢?难道他们每天都要经受被砍杀的危险?

如果您的孩子侥幸躲过了校外的意外侵害因素,那么您的心还得提到嗓子眼儿,还有来自学校教职人员的暴力,更让你幼小的宝贝逃无可逃。

“孩子脸被打肿”、“扎了满身针眼”、“幼儿被老师塞进垃圾桶”、“被老师狂扇耳光”……幼儿园老师虐待幼童的报道从未间断过,可亲可敬的老师何时成了“狼外婆”?

幼童生存环境危机四伏

 就算您的孩子安全到达校园,学校老师可爱可敬,其他的小朋友友善可亲,你一定想不到,暗藏“刀光剑影”的学校,还可能隐藏着“生化武器”。2013年3月始于上海的“毒校服”风波,已经波及到广东清远。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主任医师郝凤桐说,“毒校服”中可分解芳香胺染料属于芳香族氨基化合物,种类繁多,可经过人的呼吸道、消化道和皮肤黏膜吸收进入人体。它可能使人体红细胞失去携氧能力、损害肝脏,还会致癌,对皮肤的损害和致癌作用可能会长期存在。毒性最强的是联苯胺,平均潜伏期多在20年以上。更为可怕的是这种致癌物质对孩子的伤害是不可逆转的,这无疑是安在孩子身上的一枚“定时炸弹”。

 脱下校服,迎接孩子无忧无虑的暑假,你可知道,又一个中小学生溺水高发期来了?水对孩童而言有一种天然的魔力,特别是在炎炎的夏日,水中闪着耀眼的光芒,吸引着很多孩子跳入其中。对于很多蹒跚学步的幼儿而言,他们还没有生出对水的恐惧,如果没人看管,那么只是一小会,都有可能跳入水中。

 2013年6月23日,广西钦州,3名小学女生溺亡。6月23日,四川乐山,1名12岁男孩溺亡。6月29日,广东清远,1名13岁少年溺亡。6月29日,湖南娄底,两名儿童溺亡……

据《信息时报》2007年报道,中国平均每年有近3万名0至14岁幼童死于溺水,占因意外死亡幼童的60%;而去年在浙江丽水市,溺水死亡的幼童占意外死亡总数的62.5%。201 1年仅湖北一省中小学生的溺亡人数就达176人,2012年该数字为178人,占当年学校非正常死亡人数的44.4%和46.3%,溺水致死至今仍是中国幼童意外死亡的头号杀手。

 除却这些意外溺亡危险因素,我们还希望,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不是像他们一样的“毒蝎父母”:贵州用开水烫头等方式常年虐待亲生女的父亲,上海因夫妻矛盾重摔1岁儿子的父亲……

 最近的一幕悲剧发生在南京。2013年6月21日,南京市江宁区两名女童(3岁和1岁)被发现饿死家中,民警发现时两女童尸体已经腐烂。据了解,孩子的父亲因犯罪被抓,平时都是由有吸毒史的母亲乐某抚养孩子,事发后乐某不知去向。两名孩子的悲剧在于其监护人的不称职甚至不配为人父母,但如此弱小的生命陨落如此之惨,也让我们看到社会救助的无力。

你还可以反思一下,身在城市的你,是否忙于工作,又害怕孩子乱跑有潜在危险而整天将孩子反锁在家里,让他们成为孤单的“iPad 一代”?午夜梦回,从农村来到城市打拼的你可曾想到,留守农村的孩子,此刻正在想念爸妈的梦里沉沉睡去?有个数字说,中国留守流动儿童人数接近1亿,205.7万农村孩子独自居住。可曾想过,长期不与父母住在一起,留守儿童可能会滋生很多不良的心理,养成不良的行为习惯,最终行为会背离道德与法纪?

一个国家对孩子的态度,也是对国家未来的态度,是文明程度的标志,考验着社会的良心。但是在一次次的事故中,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却总是孩子。为什么总要等到事故发生之后我们才想起尽力避免这些事情?

或许,宝贝的心里,有个连你也解答不了的问题:“你们大人口口声声说什么都得从娃娃抓起,抓来抓去,结局就是让孩子遍体鳞伤?”

《凤凰城市》2013年第8期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38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