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谷开来与王立军的纠葛

薄熙来8月24日对检察官称,他的生活已经是一个悲剧,谷开来也是如此。他希望不要再进行这种调查,不要把他家庭中的最后一丝温暖也压榨出来。

在经历了一场夫妻反目、旧故交恶的漫长庭审之后,原本清晰的剧情随着薄熙来案庭审的推进几度急转。这出大戏要画上句号似乎并不容易,它总是会被各种突如其来的意外增添问号与惊叹号。海内外的观察家们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但毫无疑问的是,戏中的主角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以及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徐明、尼尔·海伍德、张晓军等配角,让各位看客完整地欣赏了一出围绕权力与财富、理智与情感、违法与犯罪展开的连环大戏。

辽宁聚光灯下的金童玉女

时光回溯到上世纪90年代,薄熙来与谷开来以“金童玉女”的形象成为不少中国杂志的封面人物,更被誉为天作之合。

彼时,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正蒸蒸日上。她的丈夫薄熙来在政治上也是一片光明。薄熙来任职辽宁省委常委、大连市委书记兼市长期间,大连经济增长速度明显快于东北其他城市。即使是薄的坚定反对者,也承认大连的城市建设的确取得了成绩,但这些“成绩”并没有提高居民的实际生活水平。2001年2月,薄熙来当选为辽宁省省长。2004年初,薄熙来被调离辽宁省,出任中国商务部部长。

同样在这一年年初,时任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在一次会议中痛斥形式主义和浮夸风,还提出要避免“城市建设得像欧洲,农村发展像非洲”的现象。这被一些观察者认为是对薄熙来主政时期未点名的公开批评。闻世震认为,老工业基地转型和振兴是一个历史过程,辽宁必须卧薪尝胆、持之以恒,绝对不能急功近利、一蹴而就。

但是薄熙来的“成绩”足以吸引那些想要接近权力的财富打拼者。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薄熙来任大连市长期间,海伍德曾向其致信愿意帮助他吸引外资。当时,海伍德与他的朋友共同经营的咨询公司,以帮助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为主要业务。海伍德得到了薄熙来的回应。

另一个幸运儿便是做鱼虾出口和土石方项目的生意人徐明。1993年薄熙来担任大连市市长时推出一项计划,希望通过一系列大规模基础设施开发工程将大连建成集运输、时尚和信息技术为一体的中心。《华尔街日报》的评论认为,他这么做是急于给中共高层领导人留下深刻印象。也正是在此期间,一位美籍台湾商人将徐明引荐给了薄熙来夫妇。接下来的八年时间里,徐明的公司转型成一个涉及塑胶、金融和地产等业务的大型企业,这主要得益于与薄熙来打造大连计划有关的当地政府政策及工程合同。

徐明还收购了当时国内实力最强的大连足球队。大连实德的一位高管曾对媒体披露,徐明其实不喜欢足球,投资足球是为了博领导欢心一一薄熙来对球队感兴趣,他要用球队来提升大连的形象:“大连足球实际上是大连城市精神的体现。”

伦敦家庭生活埋下隐患

就在薄熙来的仕途如日中天时,谷开来带着儿子薄瓜瓜远赴英伦。根据薄瓜瓜此前对媒体的讲述,出国留学是由年幼的他自己作出的决定。而薄熙来却在庭审时道出当年的隐情:“把薄瓜瓜带到英国去上中学完全是她一手操办的”,“甚至这个事情是有赌气的性质,在此之前我有过外遇。”尽管薄熙来的出轨与谷开来的出走长期没有公开,二人仍以夫妻情深的形象示人,但两人的感情裂痕不仅改变了夫妻关系,也让薄熙来稳定的权力中心被打破,谷开来日渐独立地成为另一个中心人物。

海伍德生前声称,薄瓜瓜在他的帮助下得以进入久负盛名的哈罗公学。不过,薄家的一位朋友却称,海伍德是在听说薄瓜瓜进入哈罗公学之后才认识谷开来的。不过两个版本对此后情况的描述基本相符,即谷开来离开英国之后,海伍德成为薄瓜瓜的临时监护人,并周末负责接送薄瓜瓜往返学校。

在谷开来居住在伯恩茅斯期间,除了海伍德与之关系密切.徐明曾在2000年前往英国拜会她。此前他就曾陪谷开来和薄瓜瓜去英国物色学校,并且支付了行程中的全部费用。

谷开来曾和徐明一起登上公寓附近被称为“伯恩茅斯之眼”的热气球,并合影留念。谷开来希望将热气球引人大连,徐明随后花费几十万美元买下一只热气球。不久之后,由实德公司在大连新建的、也是临海最漂亮的星海广场上拉起一个巨大的足球形热气球,成为大连足球城和实德队生动的广告。大连实德的官方网站上也出现一张薄熙来与徐明在热气球上的合影。

尽管热气球因为一场焰火事故被毁,但徐明的事业显然没有受此影响。

2004年,薄熙来赴北京担任商务部部长之后,徐明的大连实德集团成为商务部发牌允许进口原油和成品油的几家民营企业之一。2005年《福布斯》杂志的中国富豪排行榜上,34岁的徐明名列第八,是两名最年轻的富豪之一。此后他成了国际商务会议上的常客。

13年后,当年的热气球项目被公诉人认定为“薄熙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接受徐明的请托,为徐明的大连实德集团谋利”的证据之一。但薄熙来却认为他和徐明的所有业务都是“公事公办。

对于“徐明是薄家‘钱袋子…的说法,薄熙来也称自己对此“毫不知情”。尽管外界一直认为徐明与他关系密切,但他却辩驳说徐明不是自己的朋友:“他与我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不在一个层次。…‘当然他与开来是朋友,我回家有时候碰到他们这是常有的事情,但并不能意味着我把他当我的朋友。”

其实,正如熟悉大陆官场的人所指出,哪怕薄不用给徐明打什么招呼批什么文件,只要徐明能够保持在薄家的顺畅地出入,就足以换取巨大的利益。“要说薄真的和徐明交换了什么,那就是徐明用20年的利益输送,换取了对大连乃至辽宁上上下下官员的威慑能力。”

重庆合作与分裂

2007年lO月,薄熙来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11月接替汪洋出任中共重庆市市委书记。

2008年6月,曾经因打黑闻名全国的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调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与薄熙来共同开展了一场声势更为浩大的重庆打黑运动。这场运动被法律界人士批评为“文革式黑打“,造成大量冤假错案,但却颇受重庆百姓赞誉。此后三年,王立军仕途通畅,从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一路飙升至副省级的重庆市副市长。

此时的王立军不仅是薄熙来所倚重的手下,也颇得谷开来赏识。王立军与谷开来是通过徐明介绍结识的。徐明于2006年结识王立军后与其关系密切,并于2009年出资人民币285万余元为其亲属在京购置两套房产。

2007年1月,谷开来曾在公公薄一波的葬礼上昏倒。被送到医院后,医生发现在其服用的虫草胶囊中}昆合了铅、汞,神经系统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损伤。谷开来认为有人投毒,徐明找到全国知名的锦州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来调查此事。王立军不负期望,很快就解决了疑案。他的结论是,薄熙来的私人司机和一个家内工作人员对下毒负有责任。

根据谷开来的供述,自那以后,她和王立军关系就很好:“王立军担任了我医疗组的组长,工作之外对我也很尽心,我对他相当依赖,瓜瓜在美国的安保也是他负责。”

资料显示,2010年1月12日,身着红风衣、黑裙、黑色长靴的谷开来携其母范承秀,牵着宠物狗,莅临重庆市局,王立军作陪。当天,谷不仅参观了打黑展,还在王的办公室里把玩了微缩骷髅模型,谷亲手为王制作桌上装饰品。当年8月20日,谷开来到重庆街头探望执勤的王立军并送水慰问的照片,至今在网络中广泛流传。

然而,好景不长,在谷开来看来,她和王的关系在2011年六七月份出现了罅隙。谷称,自2011年5月王立军当选为重庆市副市长后,想进市委常委没能如愿。“还有一次,王立军在3号楼(薄家住地)告诉我,他能不能进市委常委,就是薄熙来一句话。晚上薄回来我跟薄说了。薄很生气。”据新华社报道,当年8月12日,薄瓜瓜有事想见王立军,王立军谎称自己在万州,结果薄瓜瓜在夜赴万州的路上差点出车祸,谷因此对王立军很生气。

不过,此时与海伍德的关系破裂更让谷开来头疼。海伍德与谷开来及薄瓜瓜的经济纠纷由来已久。2011年7月11日,海伍德致信薄瓜瓜,要求薄家为一个失败的房产投资项目支付约1300万英镑,否则对薄瓜瓜不利。双方多次交涉未果。海伍德会“像当年毁掉圆明园一样毁掉薄瓜瓜”。

“虽然王立军说他已经安排好人在美国保护瓜瓜了,但是接到瓜瓜的视频后,我就特别不放心,所以才导致了后来11-15案件的发生。”

王立军与谷开来商议后,将到达重庆的海伍德以涉嫌毒品犯罪为由实施监控。11月13日,谷开来与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合力将海伍德投毒杀害。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39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