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留给重庆的“遗产”

8月26日,经过5天的庭审,薄熙来案一审结束,济南市中院宣布将择日宣判。

从2007年就任重庆市委书记,到2012年3月黯然去职,薄熙来主政重庆的四年多时间里,“唱红打黑”、“五个重庆”等政治动作接二连三,其力推的“重庆模式”也名噪一时。

如今,随着薄案公开受审,其政治生涯走入末路,但薄熙来留给重庆的诸多遗产和问题尚需逐步厘清和纠正。

重庆媒体“非常时期”

济南对薄熙来持续5天的审判高潮迭起,在海内外媒体均掀起报道风潮。但在重庆,本地媒体除了有限地转载新华社的通稿之外,几乎看不到自采的新闻。

8月22日,薄熙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在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重庆媒体就高度重视,但并无“自选动作”。一个夜里10点还要赶到办公室值班的媒体总编告诉记者,非常时期,非常时期…

回顾一年半以前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任何与薄熙来有关的新闻,都是这个城市所有媒体头等重要的大事。作为重庆市委机关报的《重庆日报》,则组建专门团队,负责薄熙来日常工作的报道,无一例外的是,每篇报道刊发之前,都必须送薄熙来本人审看修改。

如今,重庆媒体的集体噤声,既与公审期间中央媒体对薄熙来的高调批评对比鲜明,也让底层民众对薄熙来本人的认知,仍停留在形象过度包装与媒体严格受控的薄主政时期。

济南公审期间,在重庆街头随机采访,仍能感受到底层一些民众对薄熙来似乎不无好感。这种好感既有基于对薄熙来政绩的人云亦云,也有对他人生和仕途彻底失败的些许同情。

没有人能说清楚他们判断的理由,如果—定要从他们的言语里提炼出一点理由,那就是薄熙来“在重庆做了_一些事”,“城市有变”。至于这些变化背后的代价,无人知道,似乎也无人关心。对底层民众来说,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被无辜劳教的网民、开除公职的民警、被黑打的企业,似乎都与他们无干。

即使是种植银杏树这样遭遇普遍非议的事情,一些重庆的百姓也觉得不对,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但他们能理解。理由是不种银杏,这些钱也到不了他们的手里,甚至可能被官员直接贪污。

尽管有一些好感,但被访问到的普通市民对薄熙来的命运也并不关心。很多人在表达了自己的复杂感受之后,并不知道薄熙来庭审已经历时数日。这个曾经在重庆呼风唤雨的政治人物的坠落,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一个遥远的事情。

但对于因在网络上批评薄熙来,并因此被劳教的警察蒋某来说,审判薄熙来让他略感安慰。数年前,作为南岸区一个警察,他因为发布了两条不足100字的天涯跟帖,被开除公职,并直接送劳教,最后不得不依靠开小卖部养家糊口。

王立军、薄熙来倒台之后,蒋重新回归警察队伍,但身体彻底毁了。薄熙来走上被告席的那一天,他因为糖尿病、高血压并发症送医急救,仍在电话里诅咒薄熙来、王立军,表达自己的愤怒。

但在此次庭审中,除了贪污、受贿和针对王立军本人的滥用职权,劳教无辜网民以及违反程序黑打,都没有列入庭审的范围。薄熙来在重庆的若干故事,除了引发“政治地震”的毒杀尼尔·伍德案本身,其余也都没有成为司法解剖的内容。

众多因薄氏政治而受牵连、被打击的人士和企业,正在努力寻求申诉或平反。处理此类申诉成为重庆官方此后的重担。当地媒体人士介绍,一些“拨乱反正”的工作已在进行,有了一些成果,但同样保持静默,‘只做不说’。

薄熙来及其私人圈子留给重庆的是沉重的后遗症,其痕迹正在逐步消除,随着薄案的尘埃落定,重庆方面逐步会更加全面地检讨和纠正。

东北心腹空降重庆

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王立军在重庆的影响,和他的职务并不吻合。但一直到他仓皇出逃,外界恐怕也不会知道他并不是薄熙来夫妇在重庆唯一的心腹。

据内地媒体公开报道,早在薄熙来人主重庆之前的2007年,情报人员出身、且与薄家关系颇深的于俊世就抵达重庆,住进日后的两江经济区北部新区栖霞路8号59号别墅,事后有媒体解读说,这是为薄熙来的入主做准备。

于俊世的公开身份是大连世源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人非常低调。在重庆的4年多里,他唯一的一次险些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系因其饲养的名贵斗犬咬死人。此前,他饲养的烈犬就已经两次咬伤人,但都不了了之。2012年3月14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纽约时报》报道说,作为薄的亲信,于俊世与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同时被捕,开始暴露在公众面前。

据内地《财经》杂志报道,于俊世是王立军和薄熙来的牵线人。王立军于2008年中调任重庆公安局副局长,后迅速提拔为局长、重庆市副市长。2008年9月. 2009年11月,王立军在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局长期间,于俊世先后两次为其支付在重庆租住的别墅租金共计20万元。2009年10月,王立军接受于俊世请托,指令重庆办案部门将已羁押的杨某某予以释放。

薄熙来的另一个重要伙伴是徐明,这位大连实德的掌门人,系薄熙来在大连时的故交。查询重庆官方现有的档案资料可以发现,薄熙来入主重庆后,徐明也在2009年跟进,染指重庆市政建设工程和地产项目,依托系列新成立的平台公司,进行了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融资运作。

早在薄熙来事发之前,关于王立军、薄熙来、徐明的铁三角关系,就在坊间流传,大陆网民戏称徐明是薄熙来的钱袋子、王立军是薄熙来的枪杆子。于俊世虽不为公众所知,但他的能量在重庆政商两界却是公开的秘密。在重庆全面打黑时,重庆商业巨头人人自危,有传言说,重庆著名的摩托生产大腕就主动找到于俊世,希望不被薄熙来主导的打黑所波及。这个说法没有得到当事人的正面回应。

实德系重庆圈地

据知情人介绍,徐明的实德系进入重庆,除了薄熙来本身的因素,还有一个不无偶然的机会。2008年2月7日,重庆蓝箭宾馆北碚区区长雷政富与一位自称周晓雪的女子有染,被人偷拍下来,随后,雷政富遭遇敲诈勒索。感到危险的雷政富主动将此事向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检讨报告,薄熙来让王立军调查。王立军成立了7·30专案组,很快查明系商人肖烨一手布置的桃色陷阱。2009年初,王立军将肖烨逮捕,收缴了光盘,雷政富和多名涉事官员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理,接下来还得到了薄熙来的重用,升任北碚区区委书记。此后,雷政富倾力“配合”王立军的工作,在重庆市公安局建设用地方面提供了诸多便利。

正在这个时候,具有实德系背景的哈尔滨上和置业进入重庆,与北碚区蔡家组团签订了一个占地2500亩、金额达50亿的框架合作协议。北碚位于国家级新区两江新区的核心,集中了大量建设项目。但哈尔滨上和置业签订框架协议后,并没有实质性的动作。2009年7月,一个名为重庆盛和建设的公司入驻北碚区。该公司注册地址为重庆市北碚区蔡家岗镇风栖路6号,其母体公司是高登国际(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高登国际”),法人代表为高登国际的副总经理李鹏翱。高登国际的前身,也是徐明的实德系。

但让人意外的是,实德背景的盛和公司还没有注册完毕,重庆北碚蔡家组团的项目就已经给了他们,甚至没有经过土地出让公告。工商信息比对和建设方备案材料显示,从账面上看,盛和公司最后并没有直接参与该项目的建设。

与哈尔滨上和一样,盛和建设同样只刮风不下雨,迅速成立了另一家具有实德系背景的重庆和生裕公司,拿到了包括上述地块在内的三块地。2011年1月27日,就在上述地块之一,重庆刑事技术中心开工。重庆市公安局安康医院,也准备在北碚建设。

也是在2009年8月,一家同样有徐明背景的光华资产管理公司成立,并于2010年2月8日以6092万元的价格拍得重庆市北碚区蔡家组团D分区D18-5号地块,性质为医疗用地。在短短的一个多月里,四个公司先后登场,其中有三个公司是新成立的公司。如今,上述地块几乎都抵押给了银行进行融资或进行股份稀释。除已经稀释掉的部分,重庆某知名地产企业,也准备接盘徐明的北碚地块。但故事在2011年11月出现了急转。

2011年11月13日晚,谷开来在重庆南山丽景酒店毒杀英国商人尼尔·伍德。随后,谷开来和王立军的矛盾因尼尔·伍德之死而迅速激化。徐明似乎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真相。2011年年底,其在北碚蔡家刚开工的一个项目在没有支付建筑商一分钱的情况下停工,成为烂尾工程;其拍下的其余地块,也长满了荒草。

完整内容见相关杂志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402.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