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公款送礼波及黄牛生意

“没生意,原以为到了中秋节能大赚一笔,却没想到今年的收入差不多要少一半。”倒卖礼品卡的黄牛党李女士感慨,限制公款消费和反腐的措施,让她的日子变得很难过。

中秋节前,记者暗访礼品卡、月饼券等回收市场,发现往年在节日前异常活跃的黄牛市场今年变得略显冷清。而在这背后,是一些公职人员开始拒收节假日卡、券的新变化。

卡贩:生意冷清、收入减半

在安贞华联商场门口的小广场上,回收礼品卡的黄牛党曾经一度占据着每个角落,路过的行人不时会听到“有卡卖吗?”的招呼声。今年中秋节前,记者却发现,卡贩随处可见的盛况已经不比往年了。

9月18日上午,中秋节前一天。华联商场门口的黄牛党已经“上班“。他们三三两两坐在广场上的花坛边,手里拿着连成一串的各种礼品卡,打量着过往的路人。不过,和往年此起彼伏的“有卡卖吗?”的吆喝声相比,今年的卡贩们显得“矜持”了很多,人数也比往年少了近半。偶尔有卖卡的市民停下脚步,小声地和卡贩交谈,往往也是在一番议价之后才成交。

卡贩李女士告诉本刊记者,今年限制公款送礼的禁令对她的生意影响很大,生意量比往年减少了一半左右,她的收入也相应下降。往年到节假日的月份,收入过万非常轻松,而本月过去了大半月,也不过才挣了四五千块钱。

“主要是市面上已经很少见到大面额的卡,往年每天都能收到面额三五千的卡,今年看到更多的只是300、500元面额的卡,1000元已经算是大面额了。”李女士说,往年不愿收的低面额卡今年成为其收入主要来源,她收来以后再加价0.1折卖给上家,一张卡也就能挣5元、10元。

在宣武门庄胜崇光商场附近,黄牛党张先生说,今年不但卡不好收,也不好卖,往年都是有固定团购客户来买他收上来的卡,很好出手,但是今年很多团购客户不来买卡了,据说是节日前上面下发过不让公款送礼的文件,所以他只能将卖卡的对象锁定在来商场购物的消费者。

张先生说,在收银台附近问准备现金消费的顾客要不要收卡,或者直接将手中的卡以一定折扣直接卖给顾客,成为了他现在把卡卖出去的主要方式。而这样的方式,比往年的固定团购客户相比,不但要耗费更大精力而且效率很低。

券贩:准备改行了

9月19日是大多数月饼券兑换实物的最后一天,本刊记者在太阳宫百盛门口的哈根达斯月饼兑换点看到,临时搭建的兑换棚前排满了赶在过期前换月饼的市民,一旁的几名黄牛却生意冷清。

“原价238元的50元一张,这也太不划算了。”原本想卖券的史女士在向黄牛询价后打消了念头,打算换了冰淇淋月饼后带回家慢慢吃。

黄牛小杨说,今年倒月饼券的生意很难做,过去半个月,他以每张50元到100元一张的价格回收了近百张月饼券,原本打算节前每张加价50元再卖出去给送礼的人,但是打电话给老客户推销月饼券却遇冷,很多人都说今年不送礼了,或者已经从其他人手里买了。

“有一阵担心券会砸在手里,后来赶紧找了个机会脱手,一张只挣10元钱。”小杨说,这之后他就不敢再收月饼券了,往年中秋节很受欢迎的大闸蟹券今年也不行了,几乎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收入的下降让他这个节日过得很心烦。

“按照多年的职业经验,原来以为限制送礼的要求只是一阵风,刮过一阵以后是礼照送,没想到这次持续时间会这么长。”小杨说,他打算在这行再观望一段时间,如果还是这样“不景气”,打算改行做其他事情了。

小杨认为,他知道黄牛党会助长社会不正之风,自己也痛恨腐败,干这行只是迫于生计。如果自己转行,希望限制送礼的做法会持续下去,而不是以往的只是一场“运动”。

背后:不少公职人员不敢再收礼

“今年这方面要求很严格,别说购物卡,月饼券等小礼品也不收了。”北京市某机关的一名公务员说,往年在过年过节时,会有一些企业送购物卡,他会按规定退还或者上交,但月饼券、大闸蟹券等会留下自己家里用。但是今年却不一样了,一方面是没有企业送购物卡了,另一方面倒是还有一些月饼券和蔬菜、水果之类的券送到单位来,但是他不敢再接受了,而是按原来的地址让快递重新送回去。

“虽然月饼券不值多少钱,但是毕竟这也会助长不正之风,还有那么多同事的眼睛盯着呢,这点小污点会影响‘进步’。”上述人士称,据他所知,今年不少公职人员都会把收到的礼品退还,不少单位也在节前三令五申不许收受礼品,政府机关里的风气比过去有所改善。

相关新闻

电商卡成礼品市场“新宠”

本报讯(记者孙昌銮)本刊记者在暗访中发现,与卡、券市场的普遍萧条相比,电商卡的“受宠”成为了冷清的黄牛市场上的唯一“亮点”。与商场购物卡的收购价普遍在9.2到9.3折的相对“低价”相比,近年刚刚兴起的电商卡的身价则普遍高得多,9.5折甚至9.6折也有黄牛愿意回收。

黄牛李女士说,往年基本上不收电商卡,这一两年网上购物成为全社会普遍现象以后,黄牛也要“与时俱进”,开始做电商卡的生意了。后来她发现,和普通商场购物卡相比,电商卡更容易脱手。因为电商上的东西很便宜,商场里的价钱则是普遍虚高,消费者很快就愿意接受电商卡。倒得较多的电商卡有京东卡、卓越亚马逊卡、我买网的礼品卡等。

她举例说,如果有1000元的京东卡,她愿意以9.6折的价钱回收,再以9.7折的价钱卖出去,自己能挣10元钱的差价。

“和商场购物卡往往是企业送给领导不一样,电商卡一般是单位发给员工的福利。”李女士分析,一些不太习惯在网上买东西的中老年员工就会把电商卡卖给黄牛,而年轻人则喜欢以一定折扣买电商卡自己到网上消费。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40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