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峰死刑引发公众愤怒

夏俊峰是一名杀人凶手,这一点毫无疑问。四年之前,夏俊峰在一时恐慌之中将两名城管刺死,由头是他在没有获得执照的情况下摆了羊肉串摊档,这两名城管想对他进行惩罚。

夏俊峰是一名下岗工人,也是一名13岁男孩的父亲。周三上午,夏俊峰在中国东北部的辽宁省被处死。

然而,在这个民众广泛支持死刑的国家,夏俊峰的处决仍然引起了公众的愤怒爆发,很多人通过社交媒体表达了这种愤怒。审查人员整个上午都非常忙碌,因为中国最受欢迎的微博服务网站新浪网博上出现了数万条讯息,很多都对处死夏俊峰一事表示了谴责。

一方面,大多数人关注这样一种看法,也就是说,经由充斥着违规行为的审判,夏俊峰获得了不公平的判决,另一方面,很多人不由自主地将他的命运与最近定罪的杀人犯谷开来进行了对比,后者是中国一名倒台领导人的妻子,她承认杀死一名英国商人,但只是被判死缓,相当于终身监禁。

“薄谷开来蓄谋投毒故意杀人既然可活,夏俊峰被打之后失手杀人理不应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仝宗锦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固然可能是虚幻的梦境,但也不能让人们觉得是活生生的笑话。”

夏俊峰的案件促使中国一些最可靠的亲政府新闻媒体发表了充满同情意味的报道。共产党拥有的小报《环球时报》称,这对所有相关人员来说都是一个悲剧,官方媒体新华社也在其网站上展示了夏俊峰年幼的儿子所画的一系列作品,其中一幅画似乎表现的是一个孩子跑去拥抱父亲的场景。

对夏俊峰的广泛同情反映了人们对中国城管的普遍蔑视,同时也突显人们对中国司法制度缺乏信任,中国的司法制度对被告极为不利,而且经常把国家利益纳入裁量范围。代表夏俊峰的律师滕彪表示,该案的判决旨在传达一个讯息,即任何挑战政府的行为——即便是对基层执法人员的挑战——都是不能容忍的。他说,“可能是当局想要显示他们很强硬。”

本案的大部分细节都没有争议。2009年5月,夏俊峰和妻子在辽宁省省会沈阳的大街上卖烤肉,然后遇到了多达10名城管。这些人抢过夫妇俩的煤气罐,将串肉扦子扔到地上,夏俊峰表示反抗,城管便开始殴打他。据称,双方到了附近的一个城管办公室,然后夏俊峰再次遭到殴打。据夏俊峰的律师描述,到这时他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刀,刺向三名城管,其中有两人被刺死。

滕彪称,法院拒绝采纳六名目击者的证词,这些人原本可以清楚地证明,夏俊峰的行动是出于自卫。到最后,法院采纳了城管的证词,在随后的上诉审判中也是如此。这件案子是“在法律面前极大的不公平,”滕彪说。他指出,要判定故意杀人罪,必须证明犯罪行为经过预先的谋划。

夏俊峰案与北京一名卖烤肠的无照商贩的案件有些相似。这名商贩于2007年被定罪,原因是刺死了一名扣押其货摊的城管。公众对此案也充满了关注和同情,其结果却与夏俊峰案不同:这个名叫崔英杰的小贩被判处了死缓。

之前几个月,在夏俊峰案等待中国最高法院复核期间,夏俊峰的艰难处境似乎得到了公众的强烈支持,这经常会成为左右备受关注的司法决定的一个因素。人们纷纷向他的诉讼基金进行捐赠;媒体报道也希望给他增添一些人情味,讲述了他和曾担任酒店服务员的妻子克服困难供独子上美术课的过程。

为了给这家人筹集资金,人们出版了这个男孩的画册,5000本画册目前已销售一空。

周三上午,消息传来,最高法院驳回了夏俊峰的上诉请求,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在微博上记录了她与丈夫的最后一次会面,这一系列微博也受到了中国民众的广泛关注。她说自己的母亲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还说守卫拒绝了他们拍最后一张合影的请求。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残酷,”她写道,“留下个照片给儿子看都不行吗?”

夏俊峰一定得死吗

9月25日上午,备受关注的沈阳小贩夏俊峰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执行了死刑。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核准是在当天凌晨送达的。

这一消息再次引起了中国民众对于城管制度以及司法不公正的批评。

当天早晨6点,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在其微博称,法院来人,送达家属最后一次会见夏俊峰通知,正赶去看守所见其最后一面。根据《京华时报》的报道,张晶说,夏俊峰坚称自己是正当防卫,希望妻子继续为自己申诉。

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和妻子张晶在沈阳市卖烤肠时,因没有执照,被沈河城管执法分局滨河中队队长申凯带领的几名城管围攻。随后,夏俊峰被带回附近的一个城管办公室。据夏俊峰律师陈有西在辩词中引述夏本人的供述和当庭陈述、律师会见笔录称,夏俊峰被当时在场的城管殴打,并被打得跪趴在地。情急之下,他用水果刀刺死两名城管,重伤一名城管后逃离现场。

2009年年底,夏俊峰被沈阳中院一审判处死刑。随后,夏俊峰提出上诉。2011年4月30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此案一经媒体报道,即受到公众的广泛关注,网络上一片同情夏俊峰的声音,法学界也展开了讨论,很多人感情天平偏向于作为弱者一方的夏俊峰,期望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复核中给夏俊峰一线生的希望。

一直关注夏俊峰案件的华东政法大学教授童之伟对《纽约时报》说:“从这一案件本身看,夏俊峰的命运处于死缓和死刑这两可之间。之所以民间的天平偏向夏俊峰,根本原因是官民矛盾剧烈,城管已经成为民间动辄发泄不满的代名词,人们更多为夏俊峰这样的弱者抱不平。”

中国的一位律师隋木青在微博上留言说,夏俊峰的死,不过是再次宣告了野蛮城管制度的胜利。新浪微博名为“杂谈五味”的网友则发布微博说:“城管打死小贩赔钱,小贩打死城管偿命,这公平吗?”

中国著名法学家贺卫方也在其新浪微博上呼吁,请最高法院公布夏俊峰案件审理的全程记录,包括进行死刑复核的责任人名单和他们的核准依据。

刑诉律师刘晓原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从当年杀杨佳,到杀何胜凯,就可知道夏俊峰案最终结果。”

发生于2008年7月的杨佳袭警案,一度引起警察执法权与民众暴力心态的广泛思考。何胜凯案发生在2009年10月,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两年半徒刑的遵义市农民何胜凯为报复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杀死一名法警,刺伤两名保安。何也被一审判处死刑。

在这些事件中,虽然犯罪分子采取的是极端的暴力手段,确实属于严重刑事犯罪,但这些事件背后总显现出中国司法部门自身存在的诸如不公正等问题。

在夏俊峰一案中,夏俊峰始终强调城管在执法中暴力殴打他,导致他不得不采取正当防卫。但法庭并未采纳有关正当防卫的证据,也未认为其属于防卫过当。

夏俊峰一案的辩护律师陈有西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就一直质疑为何其他几起城管或警察涉嫌杀人案件中涉案人未被判死刑。最近的事实发生在今年7月,湖南省临武县的一位瓜农邓正加在街头被城管打死,当地政府辩称邓正加是突然倒地死亡。之后,虽然多名城管被调查,但没有一个城管因此被判处死刑。去年9月,辽宁省盘锦市一农民王树杰因不满当地政府强制征地拆迁,被警察开枪打死。至今,该警察也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童之伟说:“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具有公权力的人在犯罪后存在被庇护的现象,类似的犯罪行为存在不同的审判结果。”

在夏俊峰被执行死刑的当日,贺卫方与腾讯微博网友就此事进行了讨论,他表示如果是城管杀死了夏俊峰,“八成不会被判死刑”。他还说,“党政高层都需要清楚的一个事实是,从前法院判处一个人死刑,民众会众口一词地赞成。但是,夏俊峰案件所引发的民意表明,我们今天的政府(包括司法)与百姓的利益越来越疏离了。这是危险的。”

最近的几起案件审理结果也加重了人们对于中国司法审判标准不统一、因人而异的进一步的讨论,其中一个主要的观点是认为中国存在“死刑双轨制”,对一部分人网开一面,但对另一部分人则毫不留情,而这个标准则由政府说了算。

2013年7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受贿和滥用职权案,最终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相隔不过数日,7月12日,经最高院核准,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湘西非法集资案主犯曾成杰执行死刑,该案因未通知当事人家属而被认为是秘密处决。

9月22日,举世瞩目的中共前高官薄熙来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对于这个判决结果外界评论不一,但中共高层授意济南中院全程微博直播彰显出特案特办的“中国特色”。而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因策划谋杀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去年被判死缓,也被部分网民用来对照夏俊峰案,作为“死刑双轨制”的又一个突出案例。

摘自美国《纽约时报》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427.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