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造城30年:弱国心态

image

专家指出,中国式造城行进了30年,出现了千城一面、争当“第一高”新城变空城等现象,都是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付出的代价。背后暴露出的,实际上是中国所处这个时代的丰富与贫乏:即外在的物质上的极大丰富,而内在的则是创新的贫乏、思想的贫乏、经验的贫乏。

时下中国各地造城运动一浪高过一浪,用了不足30年的时间爆发式地完成了西方数十年甚至数百年走过的路。可以说,中国的城市建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正是这样的“中国速度”带来了中国城市千城一面、 争相比拚“第一高”的病态。

在各大城市清一色的高楼、霓虹灯、大广场、宽马路、中央商务区背后,是地方政府的负债累累,是饱受质疑的“水城”设计,甚至是国外媒体上的“鬼城”之说。30年造城,中国城市的失去与得到一样多,遗憾与成绩可以对半分。

城市特色之美在流失

首都的帝王将相气,沪上的浪漫海派情,西风烈马之北国,杏花春雨之江南……中国的城市之美本是多姿多采。然而,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开发建设热潮,如火如茶。中国建筑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特别是近10年,大体量、超高层的新特建筑在各个城市拔地而起。各国建筑师在中国这块“东方淘金地”、“实验田”上,尽情挥洒,“鸟巢”、“巨蛋” 、“CCTV大裤衩”、“东方之冠”……诸多标志性建筑展现了中国拥抱现代主义的努力,成为中国崛起的外在象徵。

与此同时,中国的造城运动也带来了“千城一面”的负效应,中国的各个城市在造城运动中失去了本来的色彩,如今的中国大小城市,如出一辙,城市个性缺失,地方特色沦丧,传承着中华文化的古建筑群遭到毁灭性的拆除。在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石库门……这些传统建筑越来越少的同时,山寨型的标志性建筑却层出不穷,欧陆风情开始大行其道,阜阳的“国会大厦” 、阜宁的“悉尼歌剧院” 、苏州的“大秋裤” 、渖阳的“大铜钱” 、杭州的“比基尼”……这些年涌现出的“建筑创新” ,导致城市个性丢失、品位低下,也不断成为民众吐槽的热点。

如今走在中国许多城市的繁华街道上,会让人产生一种同样的错觉:不知此时身在何处。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大小小的城市变得越来越相似:一样的玻璃幕牆、一样的立交桥、一样的大广场。在社会人士、媒体对“千城一面”进行反思,口诛笔伐之时。中国的高楼比赛仍在进行,大厦加广场的建筑模式仍被推崇,,拆了建、建了拆“之风依然瀰漫。现在一谈城市建设的成绩,总少不了,面貌一新” ’以为凡是“新”的就是好的,以至于具有独特历史文化韵味的古建筑群被迅速推倒,许多具有地方传统风味的文化名衔相继消失,大量见证中国近代发展史的工业文化遗存也“在劫难逃”。不少城市一方面无情地毁掉古老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另一方面又大搞彷古的东西,假文物、伪古蹟、彷古街区大行其道,最终沦为城市建设的笑柄。

1992年,济南铁路局为了扩大站场,不顾专家和学者的反对,将德国人于1904年修建的风格独特的济南老火车站拆除。21年后的今年8月,济南官方称複建后的济南老火车站将“原汁原味”展现在市民面前,专家评价此举是“一蠢再蠢”。山东省建筑大学一名专家为此直言,,原址已经破坏,建筑材料与工艺也发生了变化,图纸现在尚且没有找到,建筑风格并不是哥德式建筑,而是日尔曼风格,怎麽可能恢复得原汁原味?

对此,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规划司副司长冯忠华认为,一些地方拆除真古董,建设假古董,建设一些彷古的街道,建设明星一条街,为了简单的、低层次的旅游开发,这些假古董粗製滥造,毫无价值;也有一些城市採用真实的材料、真实的技术和真实的工艺,全面地恢复一些古城,力图再造一个完整的古城,这都是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冯忠华认为,维护好历史传承,留住城市的“命脉”,是保持城市特色的关键所在。作为文化遗存的古蹟老建筑老街区是城市文化特色的集中表现。保护好它们,无形中就留住了城市个性赖以存在的载体。

第一高楼 弱国心态

中国30年造城,在“千城一面”的同时,还在高度上不断创新,各个城市纷纷争抢“中国第一高”、“世界第一高”。

2008年9月上海环球金融中心落成,高出中国台北101大厦12米,坐上世界“第一高楼”宝座。2010年迪拜塔竣工,以828米的高度傲视群楼抢走“第一”。2012年6月,湖南长沙宣布,欲再建838米高楼夺回“第一”。湖南官方的新闻还称,这座220层大楼的建设周期将仅7个月,而目前的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用了6年时间才完工。不过,到目前为止,长沙这一“世界第一高”还未开工。

在长沙第一高还未建成之前,目前,中国第一高楼为492米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不过,随着全国各地越来越多高楼开工建设,高楼名单也不断被改写。据各家媒体报道,目前国内在建的摩天大楼超过200座,在建的中国十大高楼高度全部不低于500米。去年开工的未来北京第一高楼“中国尊”高度510米,在名单上只排到第九。而按照目前的刷新速度,极有可能到“中国尊”建成之时,它就已经不在、十大高楼之列了。曾经被誉为“未来中国第一高楼”的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如今已经三甲不入。如果上述中国十大高楼全部完工,那麽未来全球的十大高楼将多半集中于中国。

除了一线的上海、深圳、北京、广州等,中国各地也大量涌现超高楼,城市之间越来越热衷于角逐“中国第一高楼” 、“华南第一高楼”、“西部第一高楼”的称号,每有高楼开工,都伴随着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甚至人口不足100万的三线城市一 广西防城港市也要建528米的亚洲国际金融中心。

中国真的需要这麽多高楼来充门面吗?根据《摩天城市报告》资料显示,全球在建的摩天大楼中有87%是在中国。这些争相创纪录的摩天大楼意义何在? 从“城市行销”意义上讲,城市建“世界第一】有利于提升层次、彰显地位。但一个强盛的国家不需要用楼层的高度彰显力量,一个幸福的城市也不需要用辉煌的形象来赚取眼球。评论人士指,“世界第一”情结背后是中国弱网心态在作崇,是各地决策者和官员的政绩博弈。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如果要想保持底蕴,获得尊重,更应该重视的是民生课题,人民需要的是更好的社会保障,更高的经济实力,更完善的教育体系与更幸福的社会环境,而不是“第一”的虚名与面子。

楼堂馆所 官员面子

30年造城的另一形象工程,是中网各级政府的办公楼、培训中心、招待所等楼堂馆所建设得越来越豪华了。为遏制这一情况,今年7月,中央政府发布了规定,未来5年内党政机关严禁新建楼堂馆所。

该项政策出台的背景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几年来各级地方政府办公大楼的建设热度不减。以媒体曝光的河南省一个镇办公楼为例,该省信阳市明港镇只有200馀名工作人员,却修建了一栋8000多平方米的办公楼。不仅人均建筑面积和每平方米综合造价均达到甚至超过了国家规定的省部级党政机关的标准,而且该项目在建筑面积和投资总额上也远远超出主管部门的规定。另一被曝光的例子是,安徽阜阳颖泉区是一侗省级贫困县,却有着一座具有欧洲中世纪风格,被媒体称为,白宫i的政府办公楼。这座建筑在诞生之日起,即遭受非议。之前媒体报道称,这个省级贫困县,用三分之一的财政兴建了这座豪华办公楼。更可恶的是,为了建造这所谓的“白宫”,竟然把一所上世纪90年代建好的小学推平,让一到六年级的200多名小学生,再次回到已经废弃的学校上课。

在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要勤俭节约之后。“白宫”办公楼这样的极端例子出现的机率会越来越少,但中国现存的一些豪华政府办公楼却悄无声息地改了名字,掩饰自身的存在。

据媒体今年8月在安徽、江苏和湖北等省的调查发现,许多豪华政府办公楼在悄悄摆脱监管。为了免遭曝光,这些办公楼通常挂有很多名牌,其中包括“商务中心”、“综合业务大楼”和“市民服务中心”。在江苏省,一些电力公司的办公楼更名为“调度中心”,公安部门的办公楼则更名为“技侦中心”。记者在湖北省也发现,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修建的办公楼也以假名字做幌子。儘管今年7月新颁的政府禁令并不一定会针对现存建筑,但为避免被当地人举报,安徽省某县政府一座豪华办公楼将名称一概拿下,还将任何暗示裡面是豪华办公楼的抓人眼球的标记统统撤下。一些当地居民说,由于没有标记,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建筑物是县政府办公楼。报道还称,儘管现在有些政府办公楼从建筑学上讲还比较朴实,但愈演愈烈的兴建“豪华食堂”之风将奢华浪费带到了餐桌上。有知情人士透露,虽然禁令影响到豪华办公楼的修建,但几乎未能阻止新建、扩建和装修机关食堂。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44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