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巡视“体检报告”解读

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执政后的第一轮大规模巡视正式收官。9月中下旬,中央派出的10个巡视组陆续向10个被巡视地区、单位反馈巡视情况。下一步,各被巡视地区和单位进入整改阶段。

在中央领导人作出“巡视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指示的背景下,复盘、解读第一轮中央巡视组的巡视过程及工作成果,有助于认清今后巡视工作的新思路和大致走向。


巡视“三步曲”

按照既定的工作流程,中央巡视组开展巡视一般要经过三个步骤,俗称巡视“三步曲”。第一步是发现问题(包括发现“老虎”和“苍蝇”);第二步是反映问题,向中央反映和移送在巡视中发现的相关问题和线索;第三步,推动解决问题,对于巡视发现的各种问题,中央巡视组向被巡视地区和单位进行情况通报,并提出整改意见,督促其限期加以整改。

按照新一届中央巡视领导小组的新要求,对中央巡视组“一次一授权”,在完成了向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反馈巡视情况之后,本轮10个中央巡视组的主要使命已告完成。

但相关后续工作并未结束:一方面,被巡视地区、单位在收到巡视组反馈意见60个工作日内,将整改方案报送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并在一年之内报送整改情况的报告;另一方面,中央相关部门(中央纪委、组织部)在接到中央巡视组汇报的信息、线索和专题报告后,会将相关信息加以梳理、分类。此时,进入“巡视成果综合运用阶段”—巡视的结果及巡视的整改情况,将作为中央对干部考核评价、选拔任用、奖惩以及对干部进行调整、免职、降职等组织处理的重要依据。


“挖”出的共性问题

纵观这次中央十大巡视组的“巡视成果”,可看出我国在反腐领域的一些共性特点。

首先,一些重点领域依然呈现出腐败高发、频发态势。比如,矿产开发、土地出让、工程建设等领域,由于权力在资源配置中仍能发挥主导作用,且很难受到外部力量的有效约束,这些领域更易滋生权钱交易等腐败现象。这在中央巡视组对贵州、内蒙古、江西等地的巡视反馈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反映。

其次,干部任用方面暴露出的问题仍很普遍。所有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在干部任用上均存在严重程度不一、形式各样的各种问题。比如:买官卖官、超编配置领导干部、违规设立非领导职务、个别干部“带病提拔重用”、违规突击提拔干部,以及其他在选人用人上的不规范的行为、做法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10个被巡视地区和单位中,中央巡视组均收到了“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且这些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按照我国干部分级管理及此前巡视的惯常做法,一般而言,中央巡视组只有在发现了属中组部管理的干部存在“问题线索”时,才会向中央相关部门移交线索(厅局级干部的违法违纪线索通常交给所在省份和部委自行处理)。这也意味着,这些巡视组收到的问题线索,有许多情况涉及副省部级及以上的高级领导干部。

但是,这些“问题线索”并不必然转化为案件。据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希贤介绍,只有在纪检部门对相关线索核实、甄别后,才能确定是否立案调查。另据以往查处省部级干部的案例来看,某些高官的“问题线索”积累到一定量级或程度后,或者牵涉其他被查官员,就有可能引发中纪委的介入调查。

此外,按照中央领导提出的“老虎”和“苍蝇”都要打的指示,中央巡视组还发现了一批官员级别不高、但直接影响群众切身利益的基层腐败现象。如,基层单位和农村干部的腐败问题、国企的腐败隐患等。


巡视“技艺”有明显提高

中央巡视组在新一轮巡视中,还发现了个别地区存在着虚报统计数据等统计数据造假的行为。这是以往巡视工作中很少出现的情况。

这一细节其实释放出两个信号:一是,中央对地方上一些领导干部存在着政绩观错位甚至畸形的情况心知肚明,希望通过巡视对这些干部敲响警钟、加以纠正;另一方面,这也说明中央巡视组的巡视能力在不断增强。因为统计数据的甄别、核对具有较高的专业性,需要有大量的基础数据和历史数据加以佐证、参照和核算后,才能判断出来。据中央巡视办编撰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教程》透露的信息,中央巡视组可以借助审计、财政、统计等专业技术人员的力量,协调配合、成果共享。

不仅中央巡视组在巡视手段和专业技能上“本领”在增强,各省份的省委巡视组也同样注重加强巡视手段。江苏一省辖市纪委书记告诉《南风窗》记者,现在各个省的省委巡视组在对地方巡视时,也效仿中央巡视组,对被巡视地区和单位的领导干部个人报告事项进行抽查。

另据了解,广东不仅查阅领导干部个人事项报告表,还抽查了一些领导干部出国(境)护照及港澳通行证和出入境记录;陕西则规定,在省委巡视组赴地方巡视期间,对于接到群众举报或反映的那些领导干部,省委巡视组可将被举报对象增列为个人事项报告的抽查对象。


“三不固定”与竞争性巡视

按照巡视工作流程,中央巡视组向被巡视地区通报反馈巡视情况是巡视工作接近尾声的标志。在这个通常由副省部级干部为主参加的反馈会现场上,巡视组组长既会对被巡视地区的整个领导班子做一个大致评价,又会对班子的个别成员存在的突出问题进行点评。对于存在倾向性、苗头性问题,以及需要专门提醒的那些领导干部,巡视组组长通常采取“不直接点名”、但用词针对性很强的方式予以提醒,以达到“教育个别人、挽救大多数”的威慑、警戒意义。

由于能够出席巡视情况通报会的人员相对较少,通报会结束后,中央巡视组还会通过当地党媒发布一份简要的新闻稿,这也相当于给其他没有参会的领导干部以及其他社会群众一个“交代”,向他们通报巡视出了哪些问题。也就是说,公众在当地党报上看到的巡视组的“成果”,其实是内容更为模糊、高度概括、且经过了缩减的“巡视情况通报”。

即便如此,公众也能感觉到,与前几轮相比,这一轮的“巡视成果”更为可观、且对问题披露得更多。在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李永忠看来,本轮巡视效果之所以非常好,与新一轮中央巡视组工作的创新与突破有着极大的关系,最突出的创新是中央巡视组的“三个不固定”。

据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综合处处长彭阳春2013年7月23日作客人民网时透露,中央巡视组实行“三个不固定”。一是巡视组组长不固定。现在中央已经建立了中央巡视组组长库,人选中既有刚离开领导工作岗位的同志,也有现职领导干部,都是省部级正职,每一轮巡视之前都要根据具体情况从组长库中确定10名巡视组组长人选,一次一授权,并实行严格的回避制度。二是巡视的地区和单位不固定,这次要巡视的对象可能是地方,下次就有可能是事业单位或者企业,灵活机动。三是巡视组与巡视对象的关系也不固定,通称为中央第一至第十巡视组,不再有过去的地方巡视组、企业巡视组、金融巡视组之分。

李永忠说,“三个不固定”有很多好处,比如,巡视组成员与被巡视对象很难结成利益同盟,此外,各个巡视组之间也构成了竞争的态势。“巡视组特别是组长就会担心,如果我这次找不出来问题,下轮巡视时,其他巡视组找出了问题,那我就有了责任,我的巡视组长也干不了了。”

实际上,据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张本平透露,新一轮巡视,中央对巡视组特别强调了“有重大问题发现不了就是失职,发现了问题但没有如实反映就是渎职”,“对于应当发现的重大问题没有发现的要总结教训,发现了但是没有客观如实汇报的要追究责任”。如果在巡视中“没有发现”某个问题,后来通过其他途径被查处了,“巡视组是有责任的”。这种“有权就有责,权责要对等”的新要求,也强化了巡视组成员的责任感和压力。

据了解,各个省份的省委巡视组也效仿中央,建立了省委巡视组组长库,且强化了巡视组“有重大问题发现不了就是失职”的责任。


链接:中央巡视组公开递交“巡视成绩单”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449.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