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反腐断送亿万富豪梦

image

邓鸿(左)、汪俊林(中)、刘汉(右)等四川富豪近期被卷入反腐旋涡。

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按照客房数量,这是中国最大的酒店之一——1010间客房分布在七栋建筑中——它坐落在中国西部藏区雾霭缭绕的林间,是一个山区度假村的一部分。酒店和中国最著名的九寨沟自然保护区近在咫尺,正是这一点吸引了游客前来。九寨沟自然保护区是一片镶满碧绿湖泊的仙境,它相当于中国版的黄石公园(Yellowstone)、或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能在这样一片净土建设这样的酒店,是对其缔造者政治人脉的验证。建设这家酒店的邓鸿是一名亿万富翁,也是四川省最著名的商人之一。

不过,了解四川商界和政界的人表示,邓鸿和目前正受到共产党反贪部门调查的四川省党委副书记李春城关系密切。李春城在2012年12月被拘押,而对他的调查已扩大到了四川省的其他实权人物。

去年11月8日,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在其网站上刊登了一篇出自《新京报》的报道,称邓鸿已被正式逮捕。《新京报》说,邓鸿被关押在咸宁,但咸宁市警方以及邓鸿公司的代表均拒绝对这一消息置评。

现年50岁的邓鸿是空军军官之子,他依靠酒店和会展业发家。在2013胡润百富榜排出的中国富豪榜上,位列第290位,其身家净值约为10亿美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

邓鸿有一张雄心勃勃的项目列表,其中包括了“新世纪环球中心”,这栋位于成都的购物和酒店建筑,是亚洲最大的单体建筑,不过,九寨天堂才是他最珍视的项目。身为画家和书法家的邓鸿亲自设计了九寨天堂,他和家人也常常住在这里。

为英国公司洲际酒店集团(InterContinental Hotels Group)工作的该酒店总经理王泰生说,“我想,整个酒店反映出了邓鸿的理念。”洲际酒店集团受雇管理邓鸿公司开发的13个房产项目,包括马尔代夫和密克罗尼西亚的度假村、以及位于xizang拉萨的一间有2000个房间的酒店。

王泰生说,邓鸿把九寨天堂设想成了一座中国人口中所说的“世外桃源”。“从远处看,你什么都看不到。然而突然之间,就出现了一座巨大的五星级酒店。”

不过,王泰生说,邓鸿已经有一年左右没来度假村了。《新京报》的文章说,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年二月在成都。四川的这桩反腐调查似乎和另一桩更为棘手的调查是同步的,后一桩则正在调查国有石油企业前高管和周永康的家人。周永康曾任四川省委书记,后在掌握大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任职,期间主掌中国国家安全机构和司法系统多年,于2012年退休。

邓鸿在这个谜案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尚不明朗,不过,党内调查人员往往会利用商界人士对行贿的供认,来立案调查官员。邓鸿一手创建的、总部位于成都的成都会展旅游集团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当问到邓鸿被羁押一事时,王泰生说,“我们不能谈论此事。”

王泰生是一个举止得体、英语流利的酒店经理,他了解司法体系的变幻无常,在1994年被分配到哈尔滨公安局与假日酒店(Holiday Inn)合作开办的酒店之前,王泰生曾在哈尔滨担任警卫员。后来,他受雇于假日酒店。

九寨天堂于2003年开业,由会展旅游集团经营。2007年,该公司与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签约,使其成为酒店管理方,双方共同管理13处物业,这是第一家。

该酒店的卖点就是“天堂”。它能安排客人与xizang牧民骑马,乘筏游览仙女湖,并帮助购票观看由150名藏族及羌族演员带来的舞蹈表演。大堂服务员大多是身穿传统藏袍的汉族人,汉族是中国的主要民族。

标准间的价格约为每晚305美元(不含税)。王泰生表示,该酒店2012年的收入接近5000万美元。

客房设计融合了藏族民居与英国酒馆的风格。在国家法定节假日期间,酒店都会客满。

“我关掉了手机,这样官员就无法打电话给我,要求留房,”王泰生在去年秋天一个节假日的周末说道。“酒店全满了。”

酒店客人会到附近的九寨沟或黄龙自然保护区游玩,坐在仿造藏族、羌族村寨风格的建筑中享用火锅。川味餐厅的门口摆了很多烤羊肉串。附近庭院的藏族风味餐厅旁是一个仿造传统羌族碉楼设计的11层石砌建筑。

一些客人会到天浴温泉中心放松,该温泉中心占地11960平方码(约合1万平方米),拥有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室内温泉。

当地的一名藏人表示,该酒店帮助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虽然藏族员工大多做一些卑微的工作。(王泰生称1350名员工中有10%都是当地人)。但这名藏族人抱怨称,酒店也导致了该地区藏族文化的“汉化”。

一天上午,来自江苏省的游客,63岁的马民俊(音译)和妻子走过中央大堂时为藏、羌村寨拍照。他说,“我觉得这个酒店非常漂亮,你找不到和它一样的酒店。”

王泰生表示,邓鸿边搞艺术,边在成都卖衣服,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在美国居住了一段时间后,邓鸿带着足够的资金回到中国,进行土地开发,这是在中国获取巨额财富的常见途径。

但这种途径也引发了人们对他与地方政府存在腐败关系的质疑,因为开发商通常依靠官员获得土地使用权。在被问到邓鸿如何获得九寨沟自然保护区附近的这片林地时,王泰生表示,“我真的不知道。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尽管邓鸿消失不见,邓鸿公司与洲际酒店的合作物业似乎没有一处因此停业。王泰生表示,他们“照常营业”。

最具争议的是拉萨的酒店。11月5日,倡导xizang独立的人们在全球范围内的几家洲际酒店举行抗议活动,反对这家xizang酒店。

倡导xizang独立的人表示,该酒店项目会加强共产党对xizang的控制。总部位于伦敦的自由xizang组织(Free Tibet)的负责人埃莉诺·伯恩-罗森格伦(Eleanor Byrne-Rosengren)曾表示,洲际酒店的目的是在“这个受压迫民族的腹地为富人开设一个游乐场”。

作者/黄安伟(Edward Wong)   翻译/张薇、许欣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62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