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大象的生存危机

西双版纳——为了满足中国对象牙制品的需求,非洲各国有数以万计的大象正惨遭猎杀。而与此同时,野生大象的最佳栖息地,或许恰恰就是这里——中国西南部的热带雨林。

过去20年,云南省的亚洲象规模大约翻了一番,达到近300头,这归功于政府资助的饲养项目、有关野生动物的教育,以及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无法比拟的严格的大象保护法规。在中国,盗猎者罪名成立后,最高可被判处死刑。

查看大图游客穿过野象谷。这个位于景洪郊区的自然公园每天可以吸引数以千计的游客。

官方媒体报道,1995年,有四人因为猎杀大象被行刑队枪毙,自那以后,仅有极少的圈养大象因为象牙的缘故遭到偷猎,而过去10年中,没有一头大象被猎杀。

“大象在这里生活得很好,因为这里很安全,食物充足,”当地林业官员常宗波说。“一旦它们跨越边境,从允许捕猎大象的老挝来到这里,它们就不想回去了。”

栖息地的丧失是大象在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

随着云南的森林迅速让位于橡胶及其他经济作物,中国有大约六个大象家族被困在几个分离的保护区。动物学家表示,大象无法与其他象群繁殖后代,这威胁到了大象的遗传多样性,使它们容易患病。

与此同时,该地区人口不断增长,导致人象冲突剧增,有一些甚至致人死亡。在过去四年中,云南省有三人被四处觅食的大象踩死,十几人受伤。其中很多大象已经习惯了啃食当地村民种植的甘蔗、稻米和菠萝。

老挝边境附近的偏远村庄上中良村,几乎每天夜里都会上演这种冲突。那里的居民大部分是傣族,他们数月来一直在试着驱赶大约20头的象群,这群来自邻近自然保护区的大象在天黑之后会破坏村民的农作物。30岁的农民熊丹(音译)表示,他和妻子每天夜里会醒来三四次,向田里扔鞭炮。他说,事实证明这个策略越来越没用。

“这些大象非常聪明,它们会偷偷潜入另一片区域,继续吃,”他站在遭到破坏的香蕉树林中说。“当然,这是件令人紧张的事,因为如果靠得太近的话,它们就会追赶你。”

官方试图通过补偿农民的损失,来缓解大象破坏农作物引发的愤怒情绪。据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2012年,政府通过一家私营保险公司发放将近48万美元(约合30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但居民们抱怨赔偿金低于被毁农作物的市场价值。

在已知会有大象游荡的人口稠密地区,林业官员一直在建造大型的“大象食堂”,那里种植着玉米、竹子等大象喜欢的食物,劝诱它们不要破坏农民的作物。国际环保组织也在设法解决这一问题,它们购买或租赁耕地,退耕还林,扩大大象栖息地,期望能建立起走廊,有朝一日连接起该地区分散的自然保护区。

多年以来,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等组织一直在告诉村民,通过掘沟、搭建电围网保护农田,但这些障碍很容易被狡猾的大象破坏。现在这些国际组织正在教农民,该如何与那些重达四吨的饥饿邻居和平共处。最近几年,该组织为七个村庄的2000名农民提供了小额贷款,帮助他们将种植作物从稻米和香蕉转换为茶树,大象不吃这种利润丰厚的作物。

虽然难以量化,但中国的大象也受益于中国中产阶级对它们日益增强的喜爱。这种喜爱很大程度上是由旅游官员激发的,他们把大象当做讨人喜爱的营销吉祥物。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的首府景洪,一系列大象的石像和铜像——一些看起来非常凶猛,另一些则非常开心——被放置在交通岛上,以及新泰式购物中心的前面。

野象谷是景洪郊区的一座很受欢迎的自然公园,每天可以吸引数以千计的游客前来游览。野象谷30岁的护林员熊乔勇(音译)说,“谁不喜欢大象啊?”虽然据说有16至24头大象生活在这片占地900英亩(约合365公顷)的保护区,但大多数人象接触的情景发生在尘土飞扬的马戏场。游客支付5美元就可以骑大象,或者观看这些烦闷沉郁的表演者靠后腿站立起来,给目瞪口呆的观众戴上帽子和围巾。

但公众对大象的喜爱和严格的反偷猎法,都比不过橡胶带来的经济利益的诱惑,橡胶树逐渐侵占云南引以为傲的热带雨林。据昆明植物研究所访问科学家R·爱德华·格兰比尼(R. Edward Grumbine)透露,在过去10年左右的时间,橡胶种植园已经占据了西双版纳将近四分之一的土地,以满足中国繁荣的轮胎产业的发展。中国有超过90%的大象栖息在西双版纳。自2002年以来,橡胶价格上涨了三倍多,让许多过去只能维持生计的农民,变得极其富有。

大量生产橡胶带来了单种栽培的负面作用,科学家称这是生态意义上的死亡地带,很少听到鸟叫,大象没什么可吃的。今年46岁的常宗波表示,最近几年,政府自然保护区之外的大多数森林,都被种植橡胶的农民侵占了。“在成长过程中,没有见过大象。但那是因为当时有很多丛林,”他说。“如今,它们被挤到一些分离的小岛上,周围都是公路和城镇,所以才很容易发现它们。”

理论上,云南有超过700万英亩的区域都被指定为森林保护区。但常宗波表示,当农民和开发商一点点侵占公用场地时,地方官员常常会视而不见。“这种破坏是全国性的悲剧,”他说。“我们需要中央政府采取坚定立场,提供帮助,否则大象在劫难逃。”

从孟加拉国到印度尼西亚的亚洲象都面临类似的压力。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估计,目前还剩下4万至5万头亚洲象,与20世纪初相比减少了50%。逾三分之二的亚洲象分布在印度和斯里兰卡。

在上中良村,这种几乎每夜都会上演的冲突,给傣族人敬畏大象的古老传统带来考验。在傣族人眼中,大象预示着好运。

在被问到日益加剧的冲突,年轻的农民朴龙(音译)笑了笑。他说,“当然,我们爱大象,因为它们是国家保护动物。”但后来,在喝了一些温啤酒后,26岁的朴龙坦白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它们吃了我们的庄稼,我们当然恨它们了,”他说。“如果可以,我们要把它们都杀光。”

翻译/许欣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72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