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乡户籍壁垒终破除

中国政府周三就改革全国的户籍制度发布意见,旨在打破长期以来设置在城乡居民之间和地区之间的壁垒,这些壁垒强化着不平等,滋生着不满情绪,也阻碍着经济增长。

然而,就在官员想让城镇化变得更容易,并在2020年实现将另外1亿左右的农村人口永久安置在城镇和城市的目标的时候,他们还表示,户籍制度的变化必须是渐进的,也必须保护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户籍制度把很多政府福利与人们的正式居住地挂钩,即使他们早已搬出该地。

“这次户籍制度改革决心之大、力度之大、涉及面之广、措施之实是以往所没有的,”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在北京的一个电视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官员们在发布会上解释了周三发布的一份文件中给出的意见。

黄明随后的补充表示了伴随改革承诺的告诫。“与此同时,具体政策要根据每个城市的情况来决定,”他说。

改变中国的户籍制度是在去年11月的党代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承诺的主要改革纲领之一,今年发布的更果断的城镇化规划再次强调了这一点。尽管有来自地方官员和许多长期的城镇居民的疑虑和阻力,在一座座城市实现这个承诺,如今将是对习近平的一次检验。

“我觉得这次有更多实质性变化的希望,”位于北京的人民大学的教授陆益龙说,他专门研究户籍制度造成的区别及影响。“这次是有协调的、自上而下的改革,不同于以往的改革,过去当地方政府有更多的空间制定自己的规则。户籍制度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现在我们需要一个更系统的办法。”

中国户籍制度或称“户口”的障碍是毛泽东时代的产物。这个制度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设立,目的是不让饥饿的农民涌入城市。这些政策后来僵化为一个类似种姓制度的壁垒,使公民教育、福利和住房机会常常与他们的正式居住地联系起来,尽管他们已经搬到远离家乡的地方去谋生。这些限制阻碍了许多农村地区人口到城市永久定居,以及小地区的居民迁入如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大城市。

“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农村人口迁移到当地的城市,这已经相当容易,”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任星辉说,“主要的问题是跨省份和跨城市的迁移,是大城市对跨区域迁移所采取的控制。这才是户籍制度改革的关键。”传知行是一家私人资助的机构,致力于研究来自农村的孩子所面临的教育歧视等问题。

尽管市场力量已经改变了中国的经济,但许多这样的障碍仍然存在。如今,约占总人口54%的居民长期生活在城镇和城市。但根据政府的统计数字,只有36%的中国人的户口是城区居民。在三月份发布的规划中,政府希望在2020年让城市长期人口达到总人口的60%,将拥有城市户口的家庭数量增加至45%。

城市与农村户口的区别已成为不满的一个来源,有时甚至引起抗议,比如,当来自农村或其他城市的孩子不能在他们住的地方上学、或参加当地高考时。

习近平、特别是李克强总理一直认为,更快地城镇化应该能成为未来几十年经济增长的引擎。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官员杨志明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目前,中国13亿人口中有1.74亿是农民工,他们在远离自己家乡的地方工作。许多经济学家表示,户口障碍让农民工不敢消费,他们害怕花掉自己的积蓄。

周三发布的政府文件把稳步及有选择地消除这些障碍的承诺集中在一起,其中有些承诺过去已经宣布过。有些城市已经有所改变,包括正式消除了当地居民的城乡户口区别。但专家表示,这些变化的意义不大,除非福利、住房等政策也发生相应改变,以克服持久的不平等。

在城区人口低于100万的小城市,只要有稳定的工作和住房的人,如果愿意都将被允许落户为当地居民。对大一点的城市,落户还要满足按照国家规定参加社会保险达一定年限的条件。这个规则也适用于更大的城市,但大城市还有更严格的限制。

意见说,对城区人口在500万以上的大城市,要严格控制新来人口数量,通过建立积分制度,分配落户机会。

正如以前所表示过的那样,政府还表示,将试图降低没有本地户籍的居民所面临的福利障碍,这种障碍使他们不享有上学、就医、计划生育等公共服务。许多城市地方政府抵制这种变化,城镇居民也担心他们的特权会受到侵蚀。

“人们希望有城市户口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子女的教育,”人民大学的陆益龙教授说,“户口的价值主要是在教育和医疗资源上,城市则想限制谁能得到这些资源。”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Cindy Hao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805.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