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的终点在哪里?

image

中国隆重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纪念日

虽然未逢五逢十,但当抗战胜利69周年到来时,中国还是罕见地采取了高规格的纪念仪式。这种高规格,一方面体现在习近平等七常委出席活动并敬献花篮,而这也是习近平两个月之内第二次来到坐落于卢沟桥畔宛平城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另一方面,体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以立法形式确定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此举意味着胜利日的纪念,由政府规定提升到国家立法的最高层面。

中国进入义勇军进行曲时间。这大抵是公众对9月3日这一天的共识。因为中国主流媒体,早已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开始按部就班循着中央的步调谋篇布局。中央电视台24小时滚动播出抗战历史以及七常委敬献花篮的片段,义勇军进行曲作为背景音乐未曾停歇;《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青年报》则纷纷在核心位置刊发评论文章,《让历史照亮人类的明天》、《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摒弃对抗是纪念抗战最好的方式》等充满正面意义的见报文章获得门户网站重点推荐。与此同时,中组部微信公号“共产党员”也不遗余力,与新华社同题为抗战胜利周年日鼓与呼。新闻出版总署则下达黄金时段播放爱国主义和反法西斯主义题材电视剧的命令。历史与现实交错,光荣与耻辱并存,同样的情况,在不久前的抗战爆发77周年时早已有过预演。彼时,也是七常委出席活动敬献花篮,也有众媒体群起而论之,区别在于,一个是开始,一个是结束。一个关乎如何走出过去的屈辱,一个关乎如何更好地面向未来。

对中国而言,今天是抗日战争胜利周年日;对世界而言,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抗战或是反法西斯,两个纪念日交错在一起,映照出了形式不同但内核并无二致的历史画面。形式方面,在世界战场上,纳粹德国种种惨绝人寰的暴行,受到迫害的犹太人被迫一边奏舞曲一边掘墓的场景,奥斯维辛集中营里视人命如草芥的惨痛记忆,一幕幕,或远或近,那么真实又那么不可思议。而这一切发生的同时,在中国的大地上,日本侵略者正在“三光”政策的鼓动下肆意屠杀着中国军民,强行掳掠劳工,蹂躏和摧残妇女,进行细菌战和化学战。内核方面,不管是法西斯还是日本侵略者,不管是世界还是中国反法西斯,不啻为一场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自由与专制的人类命运大决战。

每当不同名目的纪念日到来,人们都习惯于询问同一个问题:怎样的纪念才是最好的方式?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时,这一问题被强行与反思“文革”关联在一起,以至于不期而至的道歉潮一度将反思情绪的热度调至最高。刚刚过去不久的邓小平诞辰110周年,这一问题与邓小平未竟的改革事业放在了同一天平的两端,若想保持平衡,只能循着邓公的改革足迹继续前行。待到“七七事变”77周年和抗战胜利69周年到来,同样的问题再次被提出,但给出答案者却也寥寥。《中国青年报》正是其中之一,答案聚焦于“摒弃对抗”四个字上。因为1949年之后大陆和台湾当局的政治对立,在抗战的历史表述上,大陆在很长时间内都延续了对抗性思维。谈及抗战英雄,人们耳熟能详的是朱德、彭德怀等中共抗战将领,以及八路军的狼牙山五壮士等中国共产党领导武装力量下的战士,对隶属国民革命军的抗战英雄则极少提及。战时思维是在特殊历史状况下的特殊思维,并不能合理化地延续为常态。在国家进入和平、稳定发展时期之后,如果仍然延续对抗性的特殊思维,就难免有不尊重历史之嫌。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833.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