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自杀率上升?

从一个贫穷的农村孩子,到这个拥有100万人口的城市最有权势的官员之一,李海华花了几十年往上爬,但毁灭却只用了几秒钟。

作为前孝感副市长,李海华从农业部门起步,通过个人努力,最终晋升为孝感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人大常委会是负责监管地方政府的机构。此外,在孝感市市委的职务也巩固了他的权力。

孝感市警方称,7月的一天,上午9点左右,李海华从造型新潮的孝感市政府大楼11层的办公室跳了下去。

现年56岁的李海华是最近数月自杀身亡的诸多中国官员之一。一些研究人员怀疑,这一趋势可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发起的反腐运动有关。这次反腐是数十年来最严厉的一次。据反腐调查人员和地方新闻报道称,今年已有约30名官员自杀身亡,其中一些官员自杀时已遭到调查。

国有媒体报道的最新一例发生在周一,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的一名前政协主席在办公室割腕自杀。

由于没有官方公布的数字,现有的数据并不完整,但香港研究人员称,中国中高层官员的自杀率比城市地区的总体自杀率至少高出30%。

“很多官员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腐败问题,被调查的风险一直都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研究人员、从事官员腐败问题研究的齐杏发通过邮件表示。“他们上午还在看报纸报道的案例,到下午的时候,官员就被抓了。这真的很可怕,惶惶不可终日。再过一阵子,腐败的罪恶感可能会导致官员自杀。”

专家警告不要将自杀归咎于一个原因,指出这可能是各种因素共同导致的。但大多数人同意,自杀人数之多令人震惊。

“官员也是社会的一份子,可能有各种原因导致他们自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说。“他们可以是抑郁症及社会压力的受害者。但我觉得最近的反腐行动是主要原因。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据新闻报道,湖北武汉反腐机构的调查人员自今年2月开始调查李海华的财务情况。报道称,他们主要调查房产及农业企业交易,其中一些交易涉及李海华在一家大型食品公司工作的弟弟。

李海华的一名前秘书,以及其他与他关系密切的人,最近纷纷被带走。调查人员计划在一场会议期间逮捕李海华,但他在当天上午自杀。

据警方透露,李海华留下遗书称自己患病。但专攻腐败问题的新在线刊物澎湃新闻的记者潘则福报道称,前孝感官员表示,李海华还在遗书中请求党组织原谅他,善待其家属。

鉴于中国的腐败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官员或许有类似的担忧。习近平曾表示,他将坚持“老虎和苍蝇”——高级、低级官员一起打。

据《羊城晚报》报道,中国南部广州市反腐机构负责人王晓玲称,今年上半年,平均每周有32名高官被查处。总人数可能达到了几千人,反腐行动没有减缓的迹象。

处罚通常是长期监禁,或许更糟的是公众羞辱,在中国,官员通常享有尊贵地位,丢面子可能是一种无法忍受的结果。

总部位于柏林的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东亚地区高级项目协调员廖燃表示,“态度依然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前官员及权益提倡者表示,严刑拷打并不少见,但大多数嫌疑人在遭受严刑拷打前就坦白了。

根据中国新闻媒体的报道,自1月以来,已有大约30名官员自杀。据廖燃的统计,在此期间自杀的官员共有37名。

即使取较低的数据,每年每10万名官员中也有6.9人自杀。香港大学防止自杀研究中心总监叶兆辉(Paul Yip)及其他人撰写的论文显示,这比中国城市地区的自杀率——每10万人有5.3人自杀——高30%。

担心受到处分、丢脸可能只是自杀率较高的部分原因。根据中国的刑法,嫌疑人死后,法律调查也将终结。研究人员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官员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孩子及父母选择自杀,希望他们的家人能够活下来,不会失去财富。

“对,他们害怕遭到起诉,”叶兆辉说。“最终,他们会觉得自己有那么多钱,‘如果我死了,至少我的家人,我的妻子、孩子,至少他们没事’。”

廖燃表示,坦白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可能会牵出一些政治或商业伙伴,他们可能会对其家人进行报复,自杀还可以避免坦白。

“这事关一个集团,”廖燃在柏林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如果你被抓了并坦白了,大家都知道你会泄露你所在集团中的人员,以及他们的行为。”

另外的一些人说,官员自杀也无助于保护的家人。

“官员以为自己死了就能解决问题了,但我们的数据显示,这么做会给自己的家人带来许多麻烦和极大的痛苦,”叶兆辉说。“它制造了双重悲剧。第一重悲剧是,失去了一条生命。其次,生者会有许多悔恨。‘是不是我做得不够?我是不是本来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这种现象普遍存在。”

孝感的许多人怀疑,李海华自杀可能是为了保护其他官员,不过他们只是谨慎地表达了这一点。

“无论真相是怎样,他肯定不是无辜的,”今年8月份的一个炎热的傍晚,在孝感市人民广场散步的22岁艺术学生黄迪(音译)说。

在附近的人行道上,有人用很大的黑色字迹写着:“检察院和民政有勾结。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海华案件不查。让他跳政府大楼。必须一查到底。”

李海华的老家位于距离城市有半小时车程的星光村,在这个小村子里,能看到水牛懒散地在池塘里休憩。在邻居们回忆中,李海华话不多,给村里条件带来了改善。

多数村民都拒绝谈论李海华的事,但在星光小学,一位拒绝透露全名的张姓男子说,他是和李海华一块长大的,李海华很小就开始犁地、喂鸡、劈柴。张先生说,李海华让学校的条件得到了改善。

“过去,学校的墙都要靠砖块支撑,”他说。“李海华2008年重建了学校。我们让他签上名字”——作为一种荣誉——“但是他拒绝了。”

李海华在老家的别墅是几年前建的,外面有围墙。这是村里唯一的别墅。黑色铁门的外面上了锁。门铃响起时,一只狗叫了起来。没有人来开门。

在李海华在孝感的公寓,同样空无一人。

记者无法联系到他的妻子和女儿。中国当局通常会把存在敏感政治问题的官员亲属转移到别处,以防未经授权的信息流出。

市民们对李海华的遭遇看法不一。

“我替他感到遗憾,”品鑫(音译)说。“这些官员肯定有问题。他们贪污腐败。但腐败是他们继承来的。他们背后有太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迫使他们这么做。”

还有一些人则不那么同情他。

“李海华该死,”30多岁、留着平头的男子刘东(音译)说。“他是贪官。”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848.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