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发动阶级斗争

 古老的东方古国,摆脱“文革”的世纪灾难仅仅三十多年,昔日的阶级斗争思维沉渣泛起,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如果说一个普通人站起来鼓吹阶级斗争,还可以视之为一个可笑的举止,但是如果作为中国人文社科最高学术机构的负责人跑出来大谈特谈阶级斗争,不免令人不寒而粟,难道中国又要重回“文革”吗?难道三十多年前“人间地狱”的教训还不够惨痛吗?

2014年9月23日,《红旗文稿》刊发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的一篇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声称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作为一位经历过“文革”、了解足够多信息的专家,王伟光冒着遭受全社会怒骂的风险大谈阶级斗争,实在匪夷所思。姑且不论王伟光院长的背后用意,单纯就事论事的话,假如再次发动阶级斗争,今天的中国还会剩下什么?

首当其冲的问题是,谁是反动阶级?谁是敌对势力?王伟光院长认为,对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对企图颠覆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外部敌对势力实行专政。可是,怎样才算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有标准没有?正常的批评算不算?但凡说一句抱怨的话,抑或有一种不合群的举动,便被视为敌对势力,是不是意味着包括王院长在内的每个人都是敌对势力?因为人的内心是无法洞察的,所以只要想嫁祸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照此下去,不仅没人敢批判不公不义,整个社会万马齐喑,而且人心无不惶惶,没有谁能够保证自己就一定安全。

文化、传媒、科教领域将会遭受大批判、大清洗。每逢阶级斗争的声音死灰复燃,文化、传媒、科教领域必将第一波受到冲击。恰如“反右”一样,只要权力主宰者认为有敌对势力,那么思想最为活跃的文化、传媒、科教人士算不算?如果算敌对势力的话,作为信息传播和舆论监督主体的市场化媒体,是不是瞬间将会化为乌有?所有公共的声音是不是只能高喊“万岁、万岁、万万岁”?那些仗义执言的社会脊梁们是不是都要被打倒?还有没有人敢说真话?学术研究还能不能正常进行?是不是天天大搞批斗会和互相揭发?学校还能不能照常上课?高考是不是要被取消?曾几何时,为了吸取“文革”的惨痛教训,中国的学术、教育开始向西方学习,大量引进世界先进的理论和技术。如果搞阶级斗争的话,是不是所有那些接触过西方理论和技术的人都要主动检讨?所谓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美帝和平演变的阴谋时刻存在,那么中国是不是应该抛弃所有与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相关的东西?

三十多年前,落后、愚昧、封闭的中国为了重新回到世界的中心,主动进行改革开放,开启与西方世界的联系。假如今日中国再次发动阶级斗争,那是不是意味着与所有西方国家断交?是不是要撤回所有驻外人员?这么多年来,中国从世界引进太多的技术、商品,如果断绝关系的话,那么遍布全国的最初源自西方的科技和商品怎么处理?互联网还要不要?电脑、手机、相机、电视等电子产品怎么办?你能想象一个没有电子产品的世界吗?你能想象一个靠飞鸽传书和通过驿站传递信件的时代吗?你能想象一个到了晚上只有黑灯瞎火的岁月吗?你能想象一个“不爱红装爱武装”、有了绿军装便是荣耀的生活吗?这一切,你都不能也不敢想象。可是如果大搞阶级斗争的话,这一切还会理直气壮地存在吗?

前不久,马云的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轰动一时,为世人所艳羡。事实上,1978年以来,中国不知道有多少人富裕起来,中国不知道诞生了多少企业,假如阶级斗争重现世间,马云及其所代表的企业家群体算不算敌对势力?所有的市场活动是不是资本主义的尾巴?如果算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所有企业家和富人的财富将在一夜之间成为废纸?这样下去,中国还会有人愿意创业吗,还有企业吗?如果没有的话,几亿农民工怎么办?是不是让他们回家种田?现在的农村哪有这么多农田?当世间再无企业,当世间再无市场经济,那么中国人辛辛苦苦三十多年积累起来的巨额财富还会剩下多少?

假如王伟光院长所说的阶级斗争再次发动,中国还会剩下什么,这是一个根本无法想象的问题。如果非要说那时还会剩下什么,那只能说你看看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或者现在的朝鲜就知道了,除了谎言、残忍、贫穷、愚昧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剩下。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864.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