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拜城杀戮事件



你来迟了,本文已按照相关要求屏蔽

欢迎阅读《凤凰周刊》




9月18日,一伙持刀者在夜深人静时袭击了一座煤矿。他们首先杀死了警卫,然后袭击了在宿舍床上睡觉的矿工。据受害者亲属和居民说,这场杀戮最终导致逾50人死亡,其中至少有五名警察,另有数十人受伤。

遇难者大部分是汉人,他们受到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工资吸引,前来遥远的西部新疆地区这个偏僻的角落打工。

拜城张贴的通缉令显示,袭击者是维吾尔人,他们似乎全部逃进了天山崎岖陡峭的山麓中,那里距离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边境不远。

尽管拜城县处于戒严状态,大规模的追捕行动正在进行中,中国新闻媒体还是没有报道这起杀戮事件,而地方官员被问及这件事时,甚至会否认它的发生。

但苏干村煤矿遇袭,似乎是近年来伤亡最惨重的新疆暴力事件之一,它突显了试图在该区域维持秩序的北京所面临的挑战。

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上个月率先报道了这起杀戮事件的详细信息。该电台由美国政府资助,在中国遭到了屏蔽。

煤矿遭袭事件发生在全国庆祝新疆自治区成立60周年期间,在散布着煤矿和昏暗小镇的拜城县农村地区,政府官员一直设法阻止有关袭击事件的消息传到外界。

上周,县城布满了全副武装的警察,并实施了宵禁。在主要路口,警察蜷缩在沙袋后;在拜城县医院,警察守卫着六名尚未出院的受伤矿工所在的病房。

附近铁热克镇的一所中学变成了集结待命区,居民们表示,有一架直升机及几架无人机从那些据称是凶手藏身地的深谷上飞过。

尽管全城如临大敌,但很多拜城居民表示,他们不知道煤矿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地一家旅店的接待员耸耸肩微笑着说,“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如果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我们会感觉更安全。”

大厅里,一群特警在她对面徘徊,黑色的制服和冷酷的表情令人望而生畏。他们是从中国其他地方调过来的。旅店另一名工作人员称,这些特警取代了当地警察,后者的忠诚没有得到完全信任。

“我们拜城这里维族警察很多,有时候如果也是同一个民族的话他们当然可能就管的不那么严,”名叫熊朝霞的这名工作人员说。她27岁,老家是四川的,儿时便来到了这里。“你想想看,如果是我回老家,我们那里的人当然也会帮我藏起来。”

尽管未必属实,但她的看法充分说明了汉人和维吾尔人之间的不信任。这两个民族几乎没有共通之处,说的语言也常常不一样,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为控制安全局势,政府大力开展打击活动,并投入巨资,试图平息维吾尔人的不满。但暴力仍在继续。维吾尔人是一个语言属突厥语族的少数民族,大部分为穆斯林。面对汉族的移民,维吾尔人在新疆人口中的比例一直在下降。

在紧绷着的微笑和关于民族团结的陈词滥调的掩饰下,并不难察觉维吾尔人的愤懑情绪。助长这种情绪的是普遍的贫困和政府对宗教活动的限制。此外,他们还认为,作为外来者,汉人过多地从新疆丰富的自然资源中获取利益。新疆的自然资源包括煤炭和石油,两者的储量分别占全国的40%和25%。

“有时候看看周围,发现汉人这么多,我觉得自己在家乡像个外人,”阿克苏的一名维吾尔工程师说。阿克苏是拜城所在地区的首府,曾经维吾尔人占绝大多数,但现在维吾尔人口是汉人的一半。

当地官员知道社会动荡对自己的事业会有多大影响。他们大概担心会惹怒北京的高层。但对媒体的封锁,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到的一名共产党官员给出了另一个原因:“我们这么严格地控制有关此事的消息,是为了不吓着阿克苏的汉人移民,”他说。

拜城政府机关的一名男子接起了电话,但被问及矿上发生了什么事时,对方挂断了电话。负责赴阿克苏外事接待的官员马彦峰(音)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起袭击事件,但在听到可怕的细节后,他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担心。“我想你会发现,在阿克苏,不同民族的生活和谐无比,”他一边说着,一边摊开双臂以加深印象。

尽管新疆发生的很多暴力活动未被中国新闻媒体报道,但当局常常发现难以隐瞒死亡人数较多或引发严重社会动荡的冲突。比如,今年6月,邻近的喀什市发生了一起冲突,导致28人死亡,而去年,离阿克苏不远的地方爆发了一场抗议,起因是一名维吾尔少年被击毙。据报道,他是因为没有在警方的一处检查站停下而被开枪打死的。

政府一贯声称穆斯林宗教极端分子应对暴力负责,但中国境外的分析人士称,很多袭击和圣战思想并没有什么关系。“导火索常常有地方因素,不管是因为一名女子在公开场合被揭了面纱、家人感到受辱而进行的报复,还是民众在亲戚被警方带走后发起的反击,”澳大利亚墨尔本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亚洲研究教授、新疆问题专家雷国俊(James Leibold)说。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拜城一名政府官员的话报道,袭击者可能是对一场旨在打击宗教极端主义的强制行动进行报复。这名官员称,正在搜捕的17名嫌疑人来自三个维吾尔家族。因为公然藐视禁止女性蒙面等规定,这三个家族被当局盯上。

民众称在拜城主要集市张贴的通缉令上看到了几张年轻女子的面孔。后来,通缉令被撤下了,原因未知。

在县医院,受伤矿工的亲属不愿和记者交谈,但一名自称姓刘的男子表示,政府付了他大舅子的医药费。他的这名亲戚是四川人,一只手在袭击中被砍伤了。

医生也对讨论此事和2月的一起袭击事件讳莫如深。2月那起事件导致17人死亡,包括四名警察和四名被警方误杀的旁观者。医院的墙上贴满了禁止病人及其家属在医院里祷告的告示,和员工手写的谴责最近这起暴力事件的文章,里面用了宣传性的夸张语言。

在拜城主要的商业街解放路,路灯柱子上装饰着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周年的海报和谴责恐怖主义的标语牌。其中一个广告牌上是一幅卡通画,画着一群来自不同民族的人拿着铲子和扫帚在打老鼠。上面写着:“各族人民团结一致,打击暴恐分子。”

此刻是正午时分,但街上很多店面关着门。前述旅店工作人员熊朝霞说,过去大概一年时间里,很多商店老板加入了汉人离疆的洪流,从这里迁走。他们离开的原因是拜城的一些水泥厂、钢铁厂和煤矿因中国经济放缓而倒闭。

“现在又有了这件事,我觉得那些公司老板不会再回来了,”她说。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295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

    关于凤凰周刊 |广告服务|订阅凤凰周刊 |配送方式 |付款方式 |联系我们 |邮政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