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奥巴马与罗姆尼的历史学家

影响奥巴马与罗姆尼的历史学家

近来,巴拉克·奥巴马和竞选对手米特·罗姆尼的共同点之一就是对新保守主义派历史学家罗伯特·卡根的欣赏。在罗姆尼的竞选活动中,卡根已经被作为一名外交政策顾问留了下来。而奥巴马不久前在一个公开场合肯定了罗伯特·卡根的一篇文章《美国衰落之谜》。奥巴马之前在国情咨文演讲中说:“那些告诉你美国正走向衰落,或我们的影响力正在减弱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篇论文是根据卡根的新书《美国制造的世界》而写的。与杂志上的文章相比,这本书则显得随意得多。含糊其辞的概括、有待争论的断言以及妄自尊大的声明都极其明显,渐渐破坏了具有说服力的论证。例如其中提到,“上万年的战争结束之后,几十年的时间和一些技术创新就可以改变人的本性以及国际关系的本性——对于我们来说,这结论下得还太早。”

“民主、繁荣和持续的强权和平是现今世界最重要的特点,他们直接和间接地依赖于美国的权力和影响。”对于该见解,本书的确提出了一些具有说服性的案例,并且暗示“当美国的权力衰落时,受美国权力所支持的制度与标准也将随之衰落”。

卡根还发现,美国从来不是全能的。他写道,学者和外交政策制定者们常常为过去国内外不断攻击美国的问题而惋惜。他还指出,最近一些评论员快速地转变了对于美国命运的看法。他举例,2004年,法里德·扎卡瑞亚形容美国是在享受“完全单极化”,但仅仅四年之后,他却开始写关于“后美国时代世界”的文章。

但如果卡根从历史的角度来看美国现在面临的种种困难,例如今天的中国给冷战时期的苏联危机所制造的挑战,那他的努力不会白费。“对于很多议题,美国缺乏的是一种固执己见的能力,”卡根写道,“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它享受成功,同时它也会像过去一样承受失败的痛苦。”

他说,“在所有这些争论当中,美国对伊拉克问题的处理比对越南更加成功”——不得不说,关于演变中的伊拉克局势,这个结论下得太早。卡根认为,任何人如果真诚地回忆70年代——水门事件、越南问题、经济不景气、能源危机——那么目前美国遇到的困难没有理由是无法解决的。在这本新书中,卡根作了许多断言,比如他用很多篇幅说,“大国很少会突然衰弱。”

与卡根时常动摇的推论相伴的是他难以准确地抓住美国今天所面临的关键问题,例如国内政治僵局、教育学分下降、社会流动性削弱以及最重要的——不断膨胀的赤字。

卡根略过这些问题并且迅速改变了方向,将重点放在了军事力量方面,以此为标准来衡量一个国家的兴旺与国际影响力。

在书中的另一章节,卡根写道,美国享有一种独一无二、史无前例的争得国际认同的能力。他说,对于国际在美军事干涉方面的支持,美国所抱的期待“实在太高了”,以至于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从战前到战后只有38个国家参与。“法国、德国这样的民主同盟国竟然选择保留意见,美国对此几乎无法忍受。”

至于美国对于自身在世界所扮演角色的认识,卡根试图反驳共和党候选人罗恩·保罗及其支持者所表达的孤立主义者意见。面临当今在国内受到更广泛关注的众多问题,美国应该重新评价激进主义分子在国际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卡根写道,虽然有担忧,美国实际上“在增进满意度方面起到了特殊作用”。   

这本书最恼人的逻辑问题之一大概在于卡根喜欢设置一个他可以轻易击倒的假想敌,或者辩驳那些他认为太过简单、不需要解释的观点。然而,在他之前的思想家们都已经证明他所指摘的这些理论是错误的。

卡根嘲笑那些“国家和人民已经社会化,热爱和平,痛恨战争”之类盲目乐观的观点;他说:“现在,人们经常听到,美国不用担心中国和俄罗斯”;“不能再为领土而引发战争,因为在经济相依的数字化时代,领土已经不再重要”被他称为“普遍价值观”。

这种屈尊纡贵的口吻在书中占有很大比例,连同那些不够清晰连贯的推理,使读者难以专注于卡根原本新颖、有益的观点。这种古怪的发展方向值得读者深思——恰恰是这位历史学家在近来的竞选中既帮了奥巴马又帮了罗姆尼。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链接:http://www.51fenghuang.com/news/zhong/786.html【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 部分信息来源于网友读者分享,如有不良或侵权信息,请书面联系纠错
  • 阅读排行